第242章 不得不受的窝囊气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月色如水,山风清凉吹去了白日的酷热,黄泥坪的五幢泥巴屋一砖小洋楼,在月色之下显得影影绰绰。若不是其中一幢白墙青瓦的泥巴屋里传来喧闹声,这就是一幅幽静的山乡月色图。

    “五哥哥,你耍赖!你说了我们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的!”

    “对,哥哥你耍赖,说话不算数!”

    刚给几个妹妹算完账的李家明乐了,自己爽快地给了二百四十七块钱,只是不答应带她们去县城买溜冰鞋,就成了说话不算数?

    “哎哎,讲点道理好不好,你们都能自己赚钱了,当然车费要自己出喽。没道理,你们在我这赚了这么多钱,还要我另外出钱买车票吧?”

    满妹和小妹的小脸纠结起来,要是她们自己出车费,两个人来回就是二十块钱,溜冰鞋又买不成了。溜冰可好玩了,上次在县城,莎莎姐带她们去玩过,穿上那种带轮子的鞋子蹲在地上,由她拉着跑象开车一样。要是学会了,那就更好玩,轻轻一滑就可以跑得飞快!

    差不多了,再逗就得撒泼耍赖了,这么热的天,可别让她们起痱子。李家明刚想答应她们的要求,一阵脚步声传来,眉飞色舞的大毛伢和兰姐上楼了,两个最小的妹妹立即向大堂姐求援、讨公道。

    “嗯,就是家明不讲理,他是哥哥,就应该带你们去买!”

    可李小兰听完旁边更懂事的金妹小声解释,不禁吓了一跳,一双溜冰鞋就要二百四十块钱?明伢也太宠她们了,那可是二百四十块钱,买成米都够她们吃大半年!

    “好了好了,我给你们一个选择,是想要一双还是两双?”

    刚才还愤愤不平的两个小家伙立即扑了上去,搂着哥哥的脖子撒娇,李小兰连忙道:“家明,太贵了!”

    确实太贵了,两双就是四百八,别说节省惯了的李小兰,就是能赚更会花的大毛伢都劝阻,可李家明依然笑眯眯道:“没事,你们是想要两双对吧?”

    “嗯!两双!金姐,你要不要买,一百二十块钱买一双哦。”

    两双比一双多,她俩又不是不识数,立即要求要两双,李家明这当哥哥的在她们眼里信誉还是相当不错的。用辛苦半年的钱买双溜冰鞋,金妹犹豫了一阵还是坚决摇头。

    “哥哥,金姐不要,我们明天就去不?”

    哪知李家明摇头晃脑道:“不,把钱寄给大姐,让她帮你们买。”

    “啊?那不是要很久吗?”

    李家明将两个热哄哄的小脑袋瓜子从脖子上扒开,打趣道:“那就随你们喽,我们县城卖二百四的东西,在她们那边肯定只要百来块钱的。想好了,一双还是两双?啧啧,两个人玩一双多没意思,两双就不同了,想什么时候玩就什么时候玩。”

    大一两岁的金妹眼睛一亮,立即拉着两个妹妹到角落里去,三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一阵,很快达成了统一意见。不用偷听,李家明都知道她们打的什么算盘,肯定是想用二百四买三双。就大姐那大方性子,妹妹们会读书,家里又不要她寄钱养家糊口,还不是一人奖励一双,钱不够就自己贴?

    “行行,你们自己写信,钱和信都让毛砣去帮你们寄。”

    哄走了三个想买溜冰鞋的小家伙,李家明起身倒了杯凉茶给大毛伢,过户就是客,这是山里人的礼数。

    “大毛伢,你不去寻我阿姨,跑我这来干嘛?”

    “毛砣、细狗出去!嘿嘿,家明,表哥寻你有点事。”

    别看毛砣比大毛伢高出一个头,还粗壮得多,可旁边站着个李小兰,他就不敢不听未来姐夫的话,连忙跟想听八卦的细狗伢下楼。不过,这两家伙肯定是下楼后再溜上来,躲在吊楼上听动静。

    听完未来姐夫、姐姐的烦恼,李家明忍俊不禁,好笑地推脱道:“兰姐,我一个伢子,哪懂你们女子人的事?”

    李家明这堂姐不说话的时候,也有几分颜色,算得上水灵灵的山里妹子,可她若是性子上来了,那就是个毒舌泼妇。在她心里,既然自己是堂姐,那堂弟就应该帮自己,如今见他推脱,眉毛一竖说话就难听了。

    “明伢,你少来这套,屋里就你最聪明、最有办法,我不来寻你寻谁?明伢,我跟你讲,以后你跟文文肯定在大城市里做事,等传林叔叔老了,还不是指望我们在面前的侄子、侄女来端茶送水?你今日要是不帮我,以后传林叔叔的事,你也就莫怪我不管!”

    这话听着就有气,可又不能不说人家话粗理不粗,就父亲那闲不住的性子,日后在黄泥坪养老是板上钉钉的事,还真得靠在家的堂姐、堂兄们时常照看着。

    “兰姐,你说话可真难听,也亏得大毛伢受得了你。”

    “不要你管闲事,给我想办法就行!我晓得你脑壳好用,这些事难得住我们,还难得住你?”

    确实不难,儿大分家、树大分杈,这是常有之事。难的是大毛家父母不同意分家,农村里唾沫星子都能杀人,兰姐、大毛伢都不想落个不孝之名,才想寻个两全齐美的办法。要说起来,大毛伢家里不愿意分家,说了那么多理由、道理,其实就是利益之争,只是这种利益之争与亲情纠缠在一起,让人没法干脆利落地处理。

    大毛伢生意做得不错,一个月能赚千多块钱,这在农村里是不得了的大钱。兰姐跟大毛伢肯定在他父母面前允过诺,可那管什么用?农村里为了钱米打架的兄弟多了去,人家哪会信你几句空口白牙的诺言?

    为人父母的、当人姐姐的,当然想着有能力的儿子(兄弟)帮没能力的儿子(兄弟)成家立业,钱在他们手里就能尽可能帮还小、没本事赚钱的毛伢,真要是全到了媳妇手里,那就得看人脸色喽。

    真要是说起来,王家的几个姐妹、姨娘也真有点心眼,吃准了李家小姓人家更重名声,对孝字看得重,才拿这事来逼兰姐。

    权衡了半天,李家明无奈道:“兰姐,我要是说,让大毛伢在毛伢结婚之前,交一半钱给屋里,你们想在街上做屋肯定不愿意;可要是不答应表叔他们的条件,他们心里也不放心,这事真没办法两全齐美的。”

    这话说得很委婉,也说中了大堂姐的小心思,帮兄弟也要力所能及,自己连幢象样的屋都没有,哪有交一半钱出来的道理?再说了,农村里帮儿子成家,那是父母的责任,哪有全部推给兄长的?

    当然,这也未必不是大毛伢心里说不出口的心思,人非圣贤,哪能没点小算盘?兄弟感情再好也得明算账,没道理父母都在又正当壮年,还要他这当兄长的管弟弟成家立业。

    沉默了一阵,李小兰的泼辣性子上来了,也不管堂弟说得句句在理,霸蛮道:“明伢,我不管那么多,你跟我想个办法出来!”

    求人得有个求人样,要是旁人说这话,李家明能甩手不管,可大堂姐刚才都说等他父亲老了,得靠她们在面前的侄子侄女照看,就不得不受这窝囊气。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