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死道友不死贫道(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暑期生活对于李家明来说,那是非常惬意的,除了上次在县城碰了次壁外,每天除了监督妹妹们做作业,就是自己看书做试卷。要是有做不出的题目,就去问妖怪四哥,不用再象以前样挠破头皮也想不出来。

    至于兰姐和大毛伢的婚事,他是一点都不操心,人性是没办法用理智克服的。对于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爱情比亲情重要得多,为了让人昏头昏脑的爱情,有点小狡黠的大毛伢还想躲清闲?

    不过作为李传猛指定的媒人张象枫,还是放心不下,特别是听到大毛伢跟他父母闹翻了的消息,急匆匆地上楼来找李家明。

    “家明,大毛跟他耶娘(父母)吵架了。”

    这事李家明知道,昨天大毛伢让他父亲扇了一耳光,还被他拿着棍子象追兔子一样追。而且李家明还知道,大毛伢跟他三个姐姐也吵翻了天,细狗伢被兰姐支使去他阿婆家看动静,而那小子是不敢瞒自己任何事的。

    “好事”

    “啊?”

    虽然心理上没办法将人家当后妈,但周全的礼数还是要的,正做眼保健操的李家明睁开眼睛,起身倒了杯温热的茶给她,笑笑道:“阿姨,莫操心。大毛伢看起来象愣货,其实心里比谁都晓事。”

    “也是哦,你不晓得,大毛学手艺很聪明的。”

    那是当然,要是那家伙不聪明,能追得上长相甩他八条街的兰姐?只是那家伙偷奸耍滑,没有他弟弟那么豪气、敢博而已。

    “兰姐呢?几天都没看到她了。”

    “哦,她去了同古。看样子,大毛不搞掂他屋里,她是不准备回来了”。

    “聪明”

    见继子刚学习完在休息,张象枫也乐得在这聊会天,正好商量下屋里的事。共同生活了大半年,她算是摸透了李家明的脾气,只要不踩他心里的红线,万事都好商量。而这天才继子心里的红线,对于自己这个后妈来说,就是自己老公、文文跟后山上他的亡母。

    “家明,你跟乡上的人熟,能不能帮大毛在街上批块地皮?”

    嗯?李家明疑惑地看向张象枫,反问道:“阿姨,大毛伢开口求你了?”

    朋友不比家人,张象枫也实话实说道:“那倒没有,只是话里有那意思。他刚才来寻过我,见你在读书,就没上来跟你讲。

    家明,我是这么想的,以后你跟文文、婉婉都肯定会有出息,会去外头工作。我跟你耶耶是要在这里过日子的,你耶耶比阿姨大这么多,万一以后有个急病之类的,还不是指望大毛、小兰他们帮忙?”

    这是正理,但帮忙不是这么帮的。或许大毛伢没有拿父亲养老的事拿捏自己的心思,就是想搞块地皮,去说服他父母、姐姐们,又怕自己不愿意帮忙,才在阿姨面前暗示探探口风。

    今时不同往日,想在焕然一新的街上搞地皮有难度,李家明更没大度到,让人使点小伎俩,就能支使他帮忙的地步。何况人心是没有止境的,太容易得到,只会催生人家不该有的心思。

    “阿姨,莫搭理他。要是他还暗示,你就跟他直讲,就讲莫跟我玩心眼,他玩不过我的。”

    “哦”

    张象枫也不觉得李家明说错了,以前她在工厂里,那些现场干部对她们这些操作员哪会客气?骂都是轻的,甚至还会抽你两耳光!既然家明比大毛更厉害,想求他办事就老老实实来,只要事情办成了,丢点面子算什么?

    没错,大毛伢能在别人打死工的时候,跑去学门有前途的手艺,那就证明他的脑子比大多数人聪明;能在管理方法粗暴的厂子里呆几年的人,肯定也不会把面子看得多重。

    面子不值钱,搞到地皮摆平父母,那才是大事!

    当鼻青脸肿的大毛伢听到张象枫支使毛砣传的话,当天晚上就拎着些水果来找李家明。当然,他还是避开了做作业的几个小家伙,该要的面子还是要的。

    “家明,这次你真要帮哥哥一把,哥哥是真没办法了。”

    不错,这脑袋本来就大,如今肿得更象猪头,李家明嘿嘿直乐道:“你说得轻巧,你以为乡政府是我开的啊?”

    有了张象枫传给他的那句重话,本就没玩心眼的大毛伢更不敢跟李家明玩心眼,一五一十地把昨天的父子反目倒豆子般地说。

    “家明哎,不是哥哥讲话难听,你也是当崽的人。耶娘(父母)发了狠,我们作崽的有什么办法?我姆妈上午来街上寻我,撂了句狠话,说除非我帮毛伢在街上做层屋,否则分家的事就没商量。他们不要面子可以,只要小兰也不要面子!

    算了,我是怕了我耶娘,反正层把屋也就是万把两万块钱的事,就当我帮毛伢一把。省得他以后赚不到钱,讨不起老婆,又去磨我耶娘。”

    李家明对揣摩人心很有经验,仔细看了看大毛伢的表情、细微的肢体动作,确定他没有撒谎之后才暗暗点头。人有点私心杂念是正常的,但为人子女要孝,当兄长的要悌。只要做到这两点,这人就值得帮一帮,何况还有个亲戚礼道(情谊)在。

    “我兰姐同意了不?”

    面带猪相心里嘹亮的大毛伢大喜,街上的地皮太难搞了,要是没熟人帮忙,张建军那死贪活要的人,还不知要张多大的嘴!

    “同意了,同意了,这事就是以前兰妹自己讲出来的。”

    也是,兰姐有什么不同意的?大毛伢骂挨了、打挨了,再闹下去大家都没面子,好歹花万把两万钱,可以分家另过。

    再说,以后若是毛伢不争气、赚不到钱,要娶亲的时候,她当大嫂的还真好意思一分钱不出?现在大家手里慢慢宽裕了,彩礼是水涨船高,等毛伢结婚的时候,还不晓得要花多少钱。与其以后不知要帮多少钱,还不如现在帮他做层屋,以后不想出力的时候也有个说法。

    李家明又看了看大毛伢的卖相,觉得在张建军面前更有理由了,爽快道:“带了钱不?”

    “啊?哦,只有四十一、二,四十三块钱。要几多,我去象枫那先借。”

    呵呵,看来兰姐说的是真的,这小子身上永远都不会超过一百块钱。

    “嗯,去借五百块钱,等下买两条‘芙蓉王’。”

    “哎”

    十几二十分钟后,李家明拎着大毛伢送自己的水果和两条烟,带着他进了张建军的家,正巧孙大乡长也在,他俩正跟熊书记、许行长打麻将。政党一把手尿不到一个壶里,但面子上还是要维系的,今天估计就是斗争之后的缓和。

    妈的,运气不好,本来好办的事,可能要麻烦了!但愿孙大乡长托人给的那包‘芙蓉王’作用,莫让这不熟的熊书记借机跟乡长大人过招,殃及了自己这条小杂鱼。

    “哟,家明来行贿了?”

    “熊叔叔好、孙叔叔好、许叔叔好、三叔好,熊叔叔,你莫笑我了。我今日是没办法了,看到没,这是我未来的姐夫,刚被他耶耶一餐狠揍!”

    有意思,四人听完李家明的诉苦,乐得哈哈大笑,尴尬的大毛伢搓着手陪笑。

    笑归笑,白白净净、脸上笑眯眯的熊书记,还真想借机敲打下孙乡长和张建军。不过想起这伢子不忘发包喜烟给自己,后面又站着柳本球那混蛋,这位去年才上任的一把手,还是惋惜地放弃了这个好机会。

    “拿好你的烟,滚蛋!”

    骂就是好事,若是领导笑眯眯地皮笑肉不笑,反而是麻烦事,李家明连忙惫赖道:“熊叔叔,我喊您叔叔,您可从没不让我喊过。既然是叔叔,这点小忙,您总得帮吧?”

    “让你滚蛋就滚蛋,再不滚蛋,莫说地皮,你的皮都会让我扒掉!”

    “哎,谢谢熊叔叔、谢谢孙叔叔、谢谢三叔。”

    感谢完的李家明连忙将两条烟放在领导面前,陪笑道:“熊叔叔、孙叔叔,上个月给二位准备的喜烟,正巧赶上了村上来闹事,被孙叔叔发给村上的人了,今天当我补上。”

    这伢子还真是块滚刀肉,难得的是还极会读书,以后有出息是肯定的。本就不想为难李家明的熊书记,拿起麻将桌上的两条烟递还给他,语重心长道:“家明啊,你会读书就好好读书,这些事少花心思。你喊我跟老孙当叔叔,我们还会不帮你的忙?你要是以后有了出息,帮我们山里人争了光,那就是对叔叔最大的感谢了,晓得不?”

    “书记讲的没错,家明好好读书,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叔叔们会帮你处理好的。我们山里伢子,想要有点出息,也只有读书这条路,晓得不?”

    投资潜力股是人之常情,可人情依然是人情。人情练达的李家明束手而立,恭敬道:“谢谢熊叔叔、孙叔叔,家明一定努力。”

    基层领导没有大领导的风度,但私下场合更有人情味,觉得满意了的熊书记扇了李家明后脑勺一巴掌,笑骂道:“行了,明天去找建军办手续,现在给我滚蛋!”

    “哎”,李家明脸上适时浮起感动之色,留下一大袋水果,拿着两条烟带着大毛伢走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