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蝴蝶的翅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山里的日子单调可也过得飞快,仿佛昨天还是酷热难当的盛夏,转眼就是寒风凛冽的深冬。

    开学、期中考试,伢子妹子们的生活平淡无奇,可黄泥坪李家的喜事却是一件接着一件。除了军伢、小兰订亲之外,小妹她们三个代表小学三年级去县里参加竞赛,虽然最终和去年的桂妹一样空手而归,但在学校里风头照样出尽,让叔伯们笑得合不拢嘴;李家明代表学校去竞赛,再次拿下全县语文、数学第一、英语第二。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可在家的二婶、红英婶她们依然杀鸡杀羊,犒劳犒劳这个带着弟妹们勤奋向上的大功臣。

    最重磅的当属李家德那不折不扣的天才,他代表全县高二学生去参加全地区的数理化竞赛,破天荒地为县中接二连三拿了三个全地区第一回来,在学校里轰动三时,每次回到家里也让叔伯们欣喜若狂。他母亲激动之下,不但每次在供在窗台上的观音菩萨面前多磕了几个头,还每次都嚷嚷要回崇乡,去苦竹滩观音殿还愿。

    山里人信神鬼,要不是李家德参加完地区里的竞赛,马上又要代表地区里去省里参加全国的竞赛,叔伯们也真会集体回家祭祖、拜神还愿。去省里竞赛啊,听三伢说要是再能考得过别人,就被被选拔到北平集中训练,以后能代表国家参加全世界的奥林匹克竞赛呢。

    啧啧,去北平啊,代表国家啊!

    有了李家德这种连县委、县政府领导们都震惊的喜事,在家的李家明又开始复制兄长的奇迹,两门亲事多少显得有些暗淡无光。大毛伢和军伢这对姐夫、妻弟先后订亲时,主角本应是他俩,可亲戚朋友谈论的先是李家明后是李家德。

    “厉害,又是全县第一!”

    “这还要你说,街上人都说家明是懒鳞(潜龙),以后会化龙的!”

    “啧啧,李家的祖坟真葬得好啊!”

    “真厉害,今年刚出两个大学生,后年又要出两个,等家明他们这帮伢子、妹子长大了,黄泥坪还不成了大学生之家?”

    ……

    “啧啧,李家德真是文曲星下凡啊!”

    “就是就是!”

    “啧啧啧,三个全地区第一!不得了不得了,大毛伢也命好,居然攀上一门这么好的亲。”

    按说订个亲去祖宗面前报喜,最多是在祖厅里杀只大公鸡,可最后订亲的李小兰和大毛伢愣是去了祖坟前跪拜。高兴过头的李传猛还特意扛了头猪上山杀,带着准女婿去上坟报喜时,只是礼数性地先报儿女亲事,接就是对两个侄子的荣耀大书特书,鞭炮香烛烧了整整一担。

    按说,这样报喜是不合礼数的,可即使在大毛伢家的定婚酒上,除了他父亲多谢了几句张象枫这个媒人之外,大家在席上说得最多的就是李家兄弟如何不得了。

    当然不得了,全县第一肯定是名牌大学,全地区第一那就是板上钉钉的清华、北大。在见识不广的农村人嘴里,正牌子的大学就是以前的进士,清华、北大就是老辈人口里的状元。这要是搁在前朝,黄泥坪李家的牌坊,得修几多座?自崇乡有记载起几百年,也只有游家人出过举人、中过进士、立过牌坊!

    一辈子在山里的老人、没出过县的大人们由着性子吹捧,反正都是老辈人说的,那还会有错?年轻人见过世面,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可也不去败兴。李家的伢子、妹子确实了得,不但几个兄弟会读书,连几个妹子都是在中心小学前几名。也就是毛砣、细狗伢差些,可听人说他们是要考体育生的,看他俩的体格,还真是练体育的料。

    不过,李家德的奇迹,到快期末考试时也嘎然而止。虽然他天资出众,可同古的教育水平毕竟太落后,又没有专门的人训练他,还提前一年去竞赛,最终还是没能干过那些大城市里的天才们,成绩比李家明的前世差了不少。

    一个全省三等奖、一个二等奖,虽然让学校里的老师欢欣鼓舞,可叔伯们欣喜之余多少有些失望,连一直习惯了拿第一的李家德都若有所失,成天闷闷不乐。

    虽然多少有些失望,但这也是光宗耀祖的大喜事,照例要上坟祭祖,还得去苦竹滩观音殿上香还愿。为此,叔伯们又齐齐回家,连怀胎六七个月的曾金华都挺着大肚子回来了。按说虽然没有希望中的圆满,但也是大喜事了,可李家明心里长松口气的同时,也隐隐约约有些发慌,因为自己这只小蝴蝶肯定影响了四哥。

    四哥没有象前世样光彩夺目,日后自己读高中时表现差一点,应该不会让父亲、小妹过于失望,这让李家明松了口气。可这也给他敲了警钟蝴蝶的翅膀扇动的动静有点大了,学术上的创新或发现具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四哥没有那种幸运的偶然性,或许就无法象前世一样令人炫目。

    青烟袅袅,信女们在菩萨面前跪拜、虔诚祷告,连只敬祖宗不信佛的李家德和李家明都勉为其难地拜了拜。

    跪完拜完,两兄弟站在天井里晒太阳,看着殿里的长辈们求签、解签,脸上古井无波。

    “四哥,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什么?”

    李家明佯装犹豫了一阵,小声道:“我觉得啊,当初你决定跳级是错的。你既然觉得人要有完整的童年、少年、青年,就不应该抱着功利目的跳级。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如果不是大伯能赚大钱了,恐怕今年你会参加高考对吧?”

    “嗯”。

    跟过于聪明的人说话有一个好处,只要你给他启了个头,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往下想,而且越想越复杂。四哥是个偏执的人,这一点李家明心里非常清楚,要是给他心里种下的这颗种子没用,那一切都只能说是天意了。上天只给李家这么多,有了富贵荣华,就不能再有旷世荣耀。

    礼佛与敬菩萨不同,不烧纸不放鞭炮也不能大声喧哗,大人们的还愿终于完了,可这两兄弟还在那发呆。一会,跟着婶婶们凑热闹的小妹、满妹跑过来,拉了拉正发呆的李家明兄弟,小声道:“四哥哥、(五)哥哥,大婶婶喊你们过去。”

    “哦”,虽然不信佛,但长辈信,李家明兄弟也就要陪着,醒过神来的两兄弟连忙去佛像前。

    居养气,移养体。虽然终日劳碌,可生活富足、诸事顺心又儿子争气,昔日尖酸刻薄的大婶依然头发斑白,可人白净富态多了,还隐约有了一丝雍容。

    “家明,这是我让你大伯在省城法圆寺求的,你一个、家德、三伢一人一个,观音菩萨会保佑你们平平安安的。”

    李家明看着大婶手里的玉观音发了下愣,玉不是什么好玉,青白玉而已;雕工也不甚精致,甚至还有粗糙之嫌,可腿脚不便的大伯,为了区区几个观音像,居然去了法圆寺?他前世在省城读过书,知道法圆寺在哪,那是一座深山古刹,下了公路还要走十四五里山路。

    “谢谢大婶婶!”

    心里一暖的李家明深深一躬,低头让大婶帮自己戴上,小心地放进棉毛衣里贴肉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