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老大的当法(一)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快过年了,黄泥坪的喜事还在继续,游小红虽然进县委办不到一年,但因工作勤勉被评为先进个人、再加上订了亲扯了结婚证能算是已婚,因而分到了一套三室一厅的大房子。据游小红自己讲,县委办除了新来的曾书记书记和况副书记高风亮节表明不要外,其他的正科级、副科级领导、普通工作人员,只要结了婚的都有份,但也是件大喜事!

    上次家里买给伢子、妹子们读书的房子,地段没那么好、面积没那么大,都花了三万七一套,这还不是大喜事?

    “请客!”

    已经习惯了勒索的小妹她们,非常顺利地从小两口那勒索到了每人一套新衣服,外加一大堆的零食。

    自己家开装修店,又开着家俱厂,自然家居之类的不用军伢和游小红操心,平时‘亲兄弟明算账’的传猛伯大手一挥,决定以成本价送他俩装修外带全套家俱。其他几个叔伯也附和,还强调要是生了长孙,大家得去修水正式分香火过来,也在黄泥坪盖间大祠堂。

    眼热的李小兰去找她父亲,也想沾沾成本价的光,没想到被他一句话就噎回去了你生的崽姓李不?

    没错,在农村里传宗接代永远是最重要的事,后代就意味着香火、祭祀!外甥孙确实比堂孙更亲,可堂孙会一年三节给堂公公上坟,外甥孙却没那个可能。就如姑表兄弟与堂兄弟在血缘上一样亲,可当姑姑、母舅过世后,姑表兄弟也就是逢年过节、红白喜事才会来往,只有堂兄弟虽然争争吵吵,可大事小事都会在一起。

    不过,凡事也有例外,刚刚从外面赶回来过年的毛伢就是个例外。回到家里,孝敬了父母一人一件百八十块钱的好衣服后,连他正忙着做屋的亲哥哥那都没有去打个转,就跑来了李家明这。

    刚做完一张物理试卷的李家明将卷子随手扔一边,抬起头来准备揉揉酸涩的眼睛,才发现大狗伢、毛砣带着毛伢、细狗在隔壁的房间里剥花生,调侃道:“哟,大侠回来了?打得几个人赢了?”

    见里面的老大忙完了正事,熟不拘礼的毛伢蹿了进来,吹嘘道:“嘿嘿嘿,我刚把毛砣放倒几次,打大狗还是打不赢”。

    不会吧?一米七多一点的毛伢,能放倒差不多一米八、粗壮得象头牛的毛砣几次?

    “切,你那都是些阴损招式,不是扭指头就是捉麻筋!”

    “输了就是输了,你以为麻筋那么好捉?”

    那不错,这小子确实学到了真本事,估计他那师傅了得,教的是擒拿术。李家明自己不懂这些,但‘以前’有两三个手下会,制服对方快而且不伤人。

    见堂弟有客人,说的又不是自己感兴趣的话题,也在这看那些复习资料的李家德,打了个招呼夹起本资料起身下楼。熟知他清冷性子的毛伢也不以为意,人家是天才,能跟自己打个招呼,那就很给面子了!啧啧,初中读两年、高中读一年,就能想去清华就清华,想读北大就北大,厉害!

    等听不到了李家德的脚步声,刚才还嘻笑的毛伢蹿起来关门,看得大狗伢、毛砣和细狗一愣一愣的,连李家明也疑窦顿生。

    这小子可不是告伢,莫看他吹起牛皮打得狗死,做起事来却稳稳当当,跟他哥哥有得一比,而且还狠下心、霸得了蛮。这样的家伙就是个天生的坏胚子,该不是在外面惹了事,回来躲难的吧?

    还真不是,李家明难得猜错了,这小子能说会道又会讨好人,极得他武校的师傅喜爱,还带他去了趟外地玩。跟他那粗豪的师傅不同,这小子心思更细腻,而且在李家明面前沾染到了些生意眼光,觉得看到一条财路才急急忙忙跑回来。

    “家明,前段时间我跟师傅去了趟沪市,看到个发财路子,你教教我。”

    嗯?李家明狐疑地看了看这急切的家伙,突然想起这小子是如何起家的。难怪前几天自己看到毛砣去挖冬笋,就觉得自己好象遗忘了些什么,后来去阿婆屋里,看到冬笋又觉得不对头。

    “冬笋?”

    “啊?你怎么知道?”

    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李家明终于想起来了,在自己前世读高一的时候,这小子带着游沅几个愣头青,砍翻了同古街上三个老牌混混,最后他也进了看守所进修。

    也正是那次惨烈的群架,奠定了这小子的江湖地位,一出来就成了全县混混们都认可的头子之一。当时只会玩的自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砍人,只知道跟在大狗伢和这小子后面混吃混喝,直到看到他们冬天里收冬笋时,才反应过来他们根本不是想出头想疯了,而是因为当时冬笋收购是暴利!

    ‘时过境迁’,现在轮到自己当老大了,当老大是如何当的?有好处,老子要分一份,跑腿、顶缸那是小弟的事,只有小弟摆不平了,才轮得到老大出马。前世当惯了老大的李家明,对这些事太清楚了,若毛伢不主动来求教,他一时半会还想不起来,毕竟时间太‘久远’了。人家将财路送上门了,虽然他看不上这种生意,但规矩就是规矩,他这当老大的不分一大杯羹,那还当什么老大?

    只是这事得想周全来,可不能因为钱沾染上打架斗殴的事,父亲和叔伯们可指望着自己兄弟考大学,要是惹了这些事,自己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听懂。莫看现在父亲不管自己,若真是惹了事,照样揍起来不手软的。

    “冬笋在那边叫玉兰片,你不看报纸、电视的啊?”

    神色自若的李家明佯装回忆,不确定道:“我记得好像在《文汇报》还是什么报纸上瞟过一眼,说江浙一带毛竹大量开花。那边的毛竹开花,那冬笋价格肯定会涨,你也想做这生意?

    呵呵,我前阵子还想去寻趟王端,教他去做做这生意,当还他以前的人情,后来被四哥一天两张卷子给忙忘了。”

    这盆冷水浇得刚才还兴致勃发的毛伢浑身冰冷,还以为寻到了条发财的路子,没想到家明从报纸上就知道了。

    上次家明打架欠了人情,能帮自己当然就能帮人家。跟有两三个手下、又跟各乡镇的混混们都熟悉的王端比起来,自己就是条小毛虫。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应该去找哥哥偷偷干,而不是来寻家明。

    被李家明蒙了的毛伢一下颓了,大狗伢是脑子反应慢,可毛砣和细狗的兴致上来了,他们就是在挖冬笋赚零用钱,对冬笋的价格非常清楚。

    “家明,冬笋在同古卖一块八毛钱一斤,可在乡下收却只要一块钱,要是能运两车过去,还不得发大财?”

    消息还没传过来?李家明心中大喜,这可是块大肥肉!大姐正愁二婶不会同意她远嫁,这下可是解决大麻烦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