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老大的当法(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冬笋是由秋季的毛竹竹鞭侧芽,发育而成的笋芽,这种笋绝大多数是长不成竹子的,不过因其肉质鲜嫩、营养丰富,因而极受人们的喜爱。同古盛产毛竹,山里人也喜欢在冬季挖点冬笋,用于炒腊肉之类的。

    不过,冬笋有当(大)年背(小)年之分,意思是丰收一年歉收一年,今年正是冬笋的背年,产量低价格高。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有了钱的诱惑,银子滩和游沅十几个半大伢子,在几个伢子头的带领下,在周边几个县到处乱蹿。刚开始还好,单李家明带着个伢子在县城里、城边上的乡镇转了转,就收到三四千斤,可他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黄师傅,你莫骗我,世上都是量大从优,还有别人买你笋多,价钱反而出得越高的事?”

    要说李家明的卖相不错,虽然长相一般,但衣着整洁得体,身上有股书卷气,一看就是个可靠人;而且出手也大方,敬的烟都是‘芙蓉王’,还开着辆从药厂借来的皮卡,更是得那些小贩的信任。

    温泉街上收冬笋的黄师傅,麻利地把刚收来的两三百斤冬笋过秤,接过他手里数好的一叠现金,小声道:“王老板,我真没骗你,要不是你出现金,人又实诚,我也不跟你讲这些事。我们街上的黄毛来讲过,我有几多他就要几多,超过一万斤就出一块五的价。”

    今年的产量,一个乡能收得到一万斤?真不愧是混混,有肌肉没脑子!

    “黄师傅,你开玩笑吧?”

    旁边端滚茶过来的老板娘也小声道:“真的真的,我们做生意的人,就怕欠账,黄毛的话能信?那个打短命的,连在店里吃餐饭都不付钱的!”

    这是第二个这么说的冬笋贩子,那就肯定是真的,除了自己这一伙人知道这消息外,最少有两拨人也知道了!好在那些混混名声太臭,又个个牛皮哄哄,没看到现金,没哪个生意人敢卖给他们。

    “谢谢嫂子”。

    外表温文尔雅的李家明双手接过茶、道了声谢,附和道:“也是,一百赊账不如五十现,那些混混的账就更作不得数。黄师傅,我先走了,有了货打电话给我。要是我不在,洪生又过来收的。”

    这年轻人一看就是正经人,还能开车来做生意,肯定是个有钱人,敦厚的黄师傅连声答应。

    “哎哎,还是跟你做生意痛快,明年我收到了笋,肯定会给你打电话的。”

    赚了七八十块现金的黄师傅满脸堆笑,帮着李家明他们两人上车、送出院子。自从那个黄毛带人来说过后,他收来的冬笋都放屋里,不敢放店里。

    李家明带着打下手的洪伢,上了从董昊那借来的车,等关上了车门,洪伢担忧地小声道:“家明,同古的混混都听到了风声,毛伢和毛砣他们不会有事吧?”

    见惯了风雨的李家明打着车子,不在乎道:“没事,大不了让人揍一顿,还会死人啊?想赚钱,不吃苦怎么行?”

    黝黑、粗壮的洪伢咽了口唾沫,小声道:“家明,我不是说人,我是说钱,他们身上带了那么多钱呢!”

    可怜的伢子,恐怕见过最多的钱,也就看过自己身上的万把块钱吧。

    “没事的,抢了就抢了呗。这是做生意,又不是你们平时耍钱,只要是用于正事,赚和亏都是赚!”

    “啊?”

    “经验啊,不管做什么事都可以长经验,不会亏的!洪伢,你想跟毛伢出来混,就要记得钱那玩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莫太看重了。”

    习惯了当老师的李家明解释了两句,将车开出了这个农家小院,还真是躲什么来什么,车刚上机耕道,就让后面追来的一辆摩托车拦住了。

    “妈的,想死是吧?”

    性子烈的洪伢操起一把扳手,推开车门就往下面跳。李家明仔细看了眼拦在车前的摩托车,觉得那后生有点眼熟,连忙叫住毛伢,探出头去打个招呼。

    “老兄,你有事?”

    让正想打架的洪伢没想到,拦在前面的后生,居然停好摩托车跟车上的李家明打招呼,而且态度好像很谦卑。

    “家明,我是姜景山,以前我们见过面,能聊几句吗?”

    有点意思,李家明再看了看那张还算俊朗的脸,终于想起了他是谁,笑眯眯道:“洪伢,你骑他的车子跟在后头。景山是吧,你上来坐我的车。”

    “哎”

    见大家是熟人,刚才还气势汹汹的洪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拍了下姜景山的肩膀,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我还以为寻我们打架呢。”

    “没事,没事,我性急了点。兄弟,车子给你了,这车子挂档有点问题,慢一点挂。”

    等这姜景山上了车,李家明重新挂档开车,玩笑道:“景山,你是单位上的子弟吧?看你这样子,父母是老师?”

    “你怎么晓得?惭愧,我爸是初中老师,我妈妈是小学老师,我不争气,丢了他们的面子。”

    还真是教师子弟,那这小子怎么跑街上去混了?

    “呵呵,北平有个很出名的公园,就叫景山公园。公园中心的景山,曾经是全北平最高的地方,要是没读过点书,哪晓得景山这个词。说说吧,你寻我什么事?我记得你以前是老九的手下吧?”

    厉害!天才就是天才!姜景山暗赞了一句,感激道:“家明,我现在不跟老九混了,那人不地道。还是托你的福,我赚了点小钱,才敢回来过年的。”

    有点意思,李家明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见他不是说笑,试探道:“景山,你该不会看了我上次打游戏机,就自己琢磨出点什么,跑到外面去赚钱了吧?”

    人是要见世面的,见了世面的姜景山嘿嘿直笑,感叹道:“家明,我还真服你。上次在老九店里,十几岁的伢子能镇得住老九,真不愧是崇乡之虎。”

    嗯?能抓住一个小机会的伢子,也算是脑子不蠢的了。

    李家明眼睛余光瞟了一下,这伢子该不会是也听到点风声,跑自己这来要好处吧?

    姜景山还真不是却也是,他在沪市靠打电子基盘赚钱,无意中也看到了这条财路,但回家一打听就死了心。这种生意,已经有人插了手,那就不是他这样势单力薄的人干得了的。

    “家明,莫误会,我没那个意思。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我刚才看到像你,才过来打个招呼的,虽然上次你不是特意帮我,但事实上也帮了我。”

    有意思,李家明将车停在马路边,后面的洪伢立即停车,不过来也不超车,看得这姜景山打心眼里服气。这种驭下的手段,莫说老九、蚊子没有,就是沪市、江浙那边的老大都不常见。

    “家明,小心点,老九、蚊子都晓得这门生意,都在暗地里收笋。只是他们的手下人都名声不好,收笋的人看不到现金,不愿意卖给他们。”

    “嗯,谢了”。

    李家明不置可否地谢了一声,等着这小子说正事。自己又不是没根脚的人,只要自己主动不惹事,凭老九、蚊子那样的角色,也敢惹自己?真要起了冲突,莫说父亲和叔伯们有钱有人脉,就是自己几兄弟带帮伢子,都能操翻那两个混混头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