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老大的当法(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冬日的乡村很萧瑟,田里只剩下枯黄的稻茬、路边的茅草也枯黄不见绿色,只有远处的大山苍翠。

    李家明坐在温暖的驾驶室里,饶有兴致地看着姜景山,看得他心里发慌。再见过世面,姜景山也就是个十九二十的后生,能有多少城府?

    “家明,你真莫误会,我真没有别的意思。想讲有事,也是我想求你。”

    “电子游戏的事?”

    “不不,那事来钱是快,但风险也太得很,搞不好连命都会没有的。我也最多是再搞年把,再赚几万块钱起手本就会收手。钱是好东西,也得要有命来用。”

    这伢子还不错,晓得见收不好,估计在外头钱没少赚,打也没少挨。

    “嘿嘿,我以前跟家仁一个班。我没他厉害,也不想补习,就在老九店里做事。我这次在外头玩了大半年,赚了点小钱也看了不少事,总算是想明白了一件事,人要想混得好,就要有朋友,而且是那种信得过的朋友。

    家明,讲老实话,我觉得你够义气,会劝朋友上进,才赶出来交你这个朋友的。”

    这伢子确实历练出来了,还晓得如何攀关系,不跟那些混混样,牛皮哄哄却没办法让人相信。

    “行,你跟我大哥是同学,以后我们就是朋友。我最喜欢交朋友,以后寻我有事,直接去寻我大伯就是。”

    “多谢你看得起”!

    多个朋友多条路,何况这小子也算是头脑灵活的人,李家明听完嘿嘿直乐。

    “什么看得起看不起,莫欺少年穷,汉太祖年轻的时候,还是个流氓呢!”

    两人聊了几句,姜景山也不耽误人家忙正事,提醒道:“家明,小心点,老九那人看着豪爽,其实是个两两三刀的人,做过蛮多恶事的。你们这生意赚钱快,多提防点没有错的。”

    “嗯,多谢,下次跟我大哥来寻我玩。要是街上有事,看到外头那伢子不?那是我表哥王洪生,摆不平就去寻他”。

    一会洪伢上了车,也不问刚才姜景山什么事,李家明也不说。两人把车开到了临时租来的民房前,趁着夜色立即卸货。没多久,军伢带着个徒弟崽仔,开着装得小半满的卡车来了,几人将万多斤冬笋全部装好车,已经很少干体力活的李家明都累瘫了。

    赚钱不容易啊!

    “家,明,毛伢打电话,过来了,他那收,到了一,万三,我的车要三、四日,才能回来,要不,喊四叔帮着送,下一车?”

    开什么玩笑?自己连父亲那都避着,还让四叔知道?这种生意赚钱是快,可也就是年把两年内好做,以后会成为混混们的敛财之道,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叔伯们有正行生意不做,还来这里搅什么混水?

    “不用,就你俩送”。

    李家明将下午刚取出来的一万块递给军伢,小声道:“小心点,让毛伢跟车过去,灏哥在那边趟好了道的,你们到那下完货就马上回。”

    “哎”

    休息一会,几人吃完几盘炒粉,军伢他们开车走了,大姐长舒了一口气。

    “明伢,邓灏打电话过来说,价钱又涨了两毛钱。”

    “好事,要过年了,市面上缺货自然就会涨价。”

    “那我们不是发财了?”

    李家明帮着姐姐收拾卫生,小声道:“过瘾吧?打工能赚什么钱?我们这一车过去,就能赚几万!”

    “嗯,就是有点不踏实,邓灏在电话里说他跟我一样,这几天都睡不着觉!”

    没办法,还是那个没野心的大姐夫,前世小富即安,这一辈子恐怕也是个富贵闲人。这样也好,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只要不为钱操心,喜欢安稳也不是什么坏事。

    接下来的冬笋不好收了,即使李家明开着车在全县各乡镇转来转去,开到了三块五的收购价,一天也收不到一百斤。看来今年是背年,冬笋产量比想象中的还低。

    还好,各乡镇收冬笋的小老板都知道了有个王洪生做这生意,而且给钱大方、不赊账。做生意信誉第一,只要自己付得是现金,而且价格优惠,那些声名狼藉的混混,如何跟自己竞争?即使明年风声泄漏出去,光凭自己的信誉,也能分到一大杯羹!

    ………………

    这年头没有高速公路,来回两千多公里的路程,军伢他们人歇车不停地赶,终于在三天后,风尘仆仆地带着一张十二万多的汇票回到了同古。那边的收购价又涨了点,未来的大姐夫虽然不喜欢冒险,但毕竟是靠他自己奋斗出来的,讨价还价的功夫相当不错。

    “军伢哥,顶得住吗?”

    “没,事,车里,可以睡觉的。”

    眼睛里布满血丝的军伢答了一声,狼吞虎咽地扒着一大盘炒米粉,一身都有了臭味的毛伢端着盘子过来,将李家明拉到旁边小声道:“家明,宜风收不到了,除了我们还有人在收。要不是我们付现金,那万多斤都收不到。”

    这是肯定的,同古都有人听到消息,何况是交通更为便利的宜风。

    “嗯,大狗那边也差不多,你们送完这一车就不收了。再收下去,莫出事。”

    “没事吧?我们出钱,人家卖货,这还会打架?”

    打架算什么,有这样的发财机会,那些穷疯了的混混提刀砍人都敢!这小子若没自己搅局,不就两年后带着洪伢他们,砍翻了街上三个混混,才抢到崇乡、高桥那一片的冬笋收购地盘?

    “差不多了,在人家地盘上抢食,要有个分寸!”

    “哦”

    在夜宵摊上吃了点东西,五六个人将这几天凑出来的两千多斤冬笋装上车,毛伢带着想去见世面的洪伢继续上路,李家明也带着大姐打道回府准备过年。

    等到大狗伢、毛伢他们都从沪市回来时,已经是小年二十四,几人进了李家明的书房,落在后面的大姐连忙将门插上,激动得有些哆嗦的毛伢连忙报账。

    “家明,三车货路上总共用了两万六千八百三十二,还有三千一百六十八。”

    “嗯”。

    不同于眼睛通红的毛伢、告伢他们,见惯了大钱的李家明对小半个月赚了十多万并不怎么激动,而且对告伢他们这帮伢子还非常失望。

    崇乡附近四乡一林场,竹林数以万亩计,哪怕是背年也不应该只收到几千斤。这帮伢子还是吃不了苦、耐不了烦,脑子又不好使,教给了他们方法都不会用。

    不行啊,明年得让毛伢另起炉灶,不能靠帮半大伢子了。既然不止自己这一伙人干这买卖,首先要抢到手的就是崇乡的地盘,靠这帮半大伢子是靠不住的。

    暗自失望的李家明,拉开抽屉拿出三叠没拆的百元大钞,放在那三千多块钱上,一起推到熬得眼睛通红的军伢面前。

    “军伢哥,这是三万块钱运费,其余的算你的辛苦费。”

    三千多块钱很多了,毛伢、告伢都咽了咽口水,可忠厚老实的军伢涨红了脸,慌忙将钱推了回来。

    “家家明,这,怎么,行?说好,了三,万就是三万!要不,是,没有回货,我跟,传田叔,也不会,要一万块钱,一车。”

    自己这个堂兄太本分了,不过本分也好,自己这样的人就喜欢本分的人,李家明压住他想推回来的大手,解释道:“莫推了,这事莫乱讲出去,你那徒弟十几日跑了三趟羊城,这么辛苦也得给个红包。”

    ‘这这’

    明明去的是沪市,可李家明却偏偏说是羊城。红面涨颈的军伢结巴了几声,见堂弟坚持如此,也只好把钱放进有了臭味的棉袄口袋里,下楼去找四叔算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