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扶人上马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过年了,苍茫的大山里不时响起噼里啪拉的鞭炮声,平时难见行人的公路上也是自行车、摩托车来来往往,一年中穿着最体面的山里人,都带着礼物忙着走亲戚。

    点缀在大山间的各个屋场,也是热闹非凡,来走动的亲戚来了,走动完的亲戚告辞,主家挽留亲戚吃饭,亲戚婉拒赶下一家,大家脸上都是笑,说的都是吉祥话。

    感谢这个时代的经济发展,连最穷的人家也有自行车,家境好点的有了摩托车,以前要走到正月底的亲戚,元宵边就能走个七七八八。剩下的就是吃年饭,本屋场的轮流请,隔壁屋场的也不能漏,附近的亲戚更是不能少,大家约好了日子就得来!

    到了吃年饭的时候,也是山里人最忙或最闲的时候。请饭的忙得手脚不停,家里女子人少的还得请妯娌、侄女帮忙,来吃的万事不管只负责吃。当然,这也是山里人打牌、耍钱最厉害的时候。

    李小兰跟大毛伢定了婚,连过门的日子都定了,过年自然要夫家、娘家两边跑。连带着李家明他们这些伢子、妹子也得去游沅吃年饭,而不是象往年样大人们来吃年饭就行,并且在大毛伢家吃完,还得去他叔伯屋里吃。

    “家明哥”

    “家明哥”

    “家明哥”

    以往李家明他们来拜年,凑在一起扎金花的伢子们,会连带着李家德一起叫。可今年的伢子们只叫李家明,而且是齐唰唰地从牌桌边站起来叫,连比李家明更大的洪伢他们也如此,看得同房不同桌耍钱的大人们、正意气风发的李家仁兄弟一愣一愣。

    跟在堂兄们后面进屋的李家明笑了笑,眼睛瞟了瞟桌上的钱,大多是一块两块的连五块的都很少,不跟银子滩那帮伢子样,手里有了两三百块钱就乱来。

    嗯,毛伢就是毛伢,管得住手下的兄弟。

    大过年的,就应该好好玩,李家明不想搅了大家的兴,随手指了指在桌边凑热闹的八伢,这个外号鼻涕鬼的小子立即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家明哥。”

    “毛伢呢?”

    “六哥去了白沙潭吃午饭,你寻他有事?”

    “嗯,你跟他讲一声,吃完午饭回来,我带他去街上拜年。”

    “哎”。

    这次八伢跟毛砣、细狗伢、和伢一起收了两千八百多斤冬笋,除了赚了五六百块钱辛苦费外,还得了五百块钱奖金,也算是这帮伢子里拿钱最多的人之一,可他却没有跟堂哥们一样耍钱,而是坐在旁边看热闹。他是细狗伢的小跟班,自然处处学老大的样子,认真读书不赌博,以后应该能有点出息。

    八伢一听到老大的老大吩咐,连忙去推自行车,李家明也示意那帮伢子继续玩。他们李家的子孙有家规不能赌博,这样小赌怡情的活动自然不参与。

    大毛伢家的叔伯众多,李家来吃年饭肯定是吃完午饭连着晚饭,可吃完午饭李家明兄弟就准备告辞。他们都是罗坊张老师的学生,以前屋里穷置办不起礼物,空着手不好意思上门拜年。现在富足了,李家仁、李家义又考上了大学,于情于理都要去给老师拜拜年。当然,跟老师是仇敌的大狗伢,这种事历来是有多远跑多远。

    刚从邻近白沙潭屋场赶回来的毛伢,也不问李家明带他去干什么,跟父母打了个招呼,在堂兄那借了辆摩托车跟在毛砣的摩托车后面走了。自己亲哥哥的不骑,大狗伢的新车不骑,却去找堂哥借旧车,好面子的李小兰脸色发黑,却拿这个小叔子无可奈何。

    四辆新旧不一的男式摩托车风驰电掣,先在公安分局门口停下,满面笑容的李家明把牛仔包扔给毛伢,拿出两条‘芙蓉王’夹在腋下,带着他进去找高、许两位领导拜年。这也是一种生活技巧,光明正大地给领导送烟,而且是以子侄的名义,分局里的干警就会敬自己三分,日后毛伢也能跟着沾不少光。

    “徐警官、毛警官……,过年好,祝你们步步高升、莫发财,你们老大在吗?”

    “家明,过分了啊?给领导送好烟、拍马屁,就不要给我们表示表示?莫以为我们不晓得,你去年贩笋赚了大钱吧?”

    “这可不能怪我,我去参加次竞赛,高叔、许叔都给茶钱,也没看到你们给个小红包?”

    “滚蛋,你又不喊我们作叔叔,还想要茶钱?”

    家明开始给自己铺路了!

    师傅果然没说错,想要人家帮自己,就得让人晓得自己值得帮。早有预感的毛伢感激涕零,连忙从牛仔包里掏出条‘芙蓉王’烟拆开,陪着笑见人发一盒,剩下的全部塞给徐警官,倚小卖小道:“徐叔叔好、毛叔叔好……,一点小意思,真是不好意思。莫听家明打乱话,早给各位叔叔准备好了。”

    “这还差不多”,得了包好烟的几个警官这才作罢,跟李家明关系不错的徐警官随手将剩下的半条烟扔进值班室,领着他们上楼找领导。

    许政委不在,估计是值完班找领导拜年去了,轮到应该给上司拜完年的高斌带班。

    李家明进门先说吉利话,然后惫赖道:“高叔叔,去年贩笋赚了点小钱,孝敬您老人家跟许叔两条好烟。哦,这是我表哥王富生,就是那个开修理店的王贵生的老弟,也是我堂姐的小叔子。这混球脑子里尽是屎,不想读书的蠢货一个。以后要是他不晓得轻重惹了事,就给我好好地教训!”

    这伢子不错,有潜力还懂人情礼数,笑眯眯的高斌从茶几上拿起一个山里很少见的新鲜桂圆,冲着他脑袋瓜子砸过来,笑骂道:“哟,你自己是惹事精,还说别人是蠢货?”

    “嘿嘿,我晓得轻重撒”。

    笑容可掬的李家明接住桂圆剥皮扔进嘴里,将手里的两条烟放茶几上,赞叹道:“领导就是领导,连桂圆都搞得到。来您这拜年的人,都是来拍您马屁的,用不着这么好的水果,送我阿婆得了”。

    说完,李家明从扎好的桂圆束里,摘了颗给正敬烟的毛伢尝鲜,顺手把那一整扎全放自己牛仔包里,看得毛伢和旁边沏茶的徐立成直发愣。

    有出息又懂人情世故的伢子,谁都会喜欢。满脸横肉的高斌一瞟眼,见牛仔包里除了两条‘芙蓉王’外,剩下的都是‘白沙’烟、’白沙王‘烟和奶粉之类的东西。估计‘芙蓉王’是准备送给张卫民兄弟的,其余的是走亲戚的礼物,更是满意这伢子对自己的尊重。

    “家明,去年赚了几多钱,出手这么大方了?”

    去年一帮伢子满乡收笋,哪瞒得过这位坐地虎?“嘿嘿”,李家明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胡扯道:“富生这只牛皮鬼,跟我讲羊城冬笋价钱几好几好,结果拖两车过去,价钱早跌了。要不是我留了个心眼,先寻婷婷姐帮着联系好买家,差点让他害死了!还算好,刨掉开销,赚了这个数。”

    “不错了,一万你还嫌少?老子工资才不到六百!”

    “高叔,这可比不得,我们的货要是晚到三日,本都会亏进去!你这工作多好,工资高、待遇好、又稳定,还国家帮你报销医疗费。”

    做生意可不就是要么赚要么亏,这种生意也只有那边有熟人的人才能做得成。换个没路子的人,搞不好货还在半路上,那边的价钱就跌得一塌糊涂了。很满意这小子的坦诚的高斌起身,从隔壁房间搬了个纸盒箱过来,里面是大半箱的新鲜桂圆,估计是哪个有求于他的人送的。

    “嗯,这东西老人家吃了好,我这还有,全给你了。”

    “谢谢高叔”

    “来,拿个红包,好好读书。到时候考个清华北大,也给高叔涨涨脸,晓得不?”

    “哎,您准备包个大红包就是!”

    几人说笑一阵,等高斌对毛伢有了个初步了解,李家明才背着牛仔包,带着搬着纸盒箱的毛伢告辞。到街的房间里放好半箱桂圆,李家明再拿着剩下的两条‘芙蓉王’烟,带着毛伢、毛砣、细狗伢去给张卫民兄弟拜年。到了乡政府门口时,打听清楚了孙乡长带班,又在门口的小杂货店里拿了条‘芙蓉王’。

    想在街上讨生活除了要公安当保护伞之外,还得有方方面面的人脉,尤其是要与官员和生意人搞好关系。当官的有些不方便出面的事要摆平,生意人会有财务纠纷,这就是毛伢他们这种人的生存基础。

    从张卫民兄弟、孙乡长到信用社的徐主任、工商、税务的头头脑脑,李家明带着毛砣、毛伢拜了一圈的年,送出去三条‘芙蓉王’、四五条‘白沙王’烟,收了七八个红包,站在自家的楼道里,低声给毛伢上最后一课。

    当混混的想混出头,光靠持强凌弱、欺男霸女是上不得台面的,也是会引起社会公愤的。若是遇到一个铁腕人物,那些人将会是出头的鸟儿,不是进监狱就是送给武警练枪法。

    这不是亲戚、发小之间的对话,已经在武校学会了懂规矩的毛伢躬身而立,压抑着内心的兴奋与激动,沉声道:“晓得”。

    不错,不愧是天生的坏胚子,也不愧是前世能当混混头子的混蛋。十八九岁的年纪,人家还在傻乎乎地讲哥们义气,他就想着如何出人头地了。难得的是,他还有一份掩藏在粗豪之下的沉稳,难怪这小子在前世能迅速出人头地,但愿他能走得更远、更好。

    “好了,你自己先回去吧,等下我们要去给老师拜年。”

    “哎”

    满心欢喜的毛伢依着跟师傅学会的规矩,冲这位表弟、发小、死党、老大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李家明说的这些,他都听得懂也听他师傅说过,都是混社会的金玉良言。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