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挨打要立正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家的家务事,若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李家明理都不会理会。

    今天堂姐跑回来告黑状,莫说她理亏,就是她占了理,也得先去寻大狗伢,而不是来寻自己这个堂弟。当然,要是大狗伢捋袖子,那自己这当堂弟的也只能跟着上,先把毛伢揍一餐再说。可李家明打错了算盘,明明听到了大狗伢出了门,那只动拳头不动嘴的家伙居然没揍毛伢一餐?

    还真没揍,当初李家仁兄弟气得李传健昏迷时,李传猛就给几个伢子立过规矩,以后‘家’字辈的子侄,除了李家德、家道兄弟外,其他的都归李家明管教。今日亲姐姐受了气,按大狗伢以前的脾气,先打了再说,可李家明没发话,他就不敢动手。堂弟打不过他,可他耶耶不但讲话算数,而且打起人来死恶死恶的。

    还真有这么回事,无奈的李家明只好去管别人家的闲事,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他居然站在了毛伢这一边。

    “兰姐,这事不能怪毛伢。他不要你们那层屋,这是有志气的事,最多是讲话不太好听而已。真要讲起来,他们兄弟之间吵架,你一个当嫂嫂的夹在中间做什么?

    以前四叔跟传猛伯伯吵架,红英婶婶不也当作没听到?毛伢既然不要你当嫂嫂的帮,他的事你就莫管,由他去呗。”

    “明伢!”

    李小兰的尖叫声,李家明毫不在意,堂姐又不是大姐。帮亲不帮理是一回事,讲道理又是一回事。只要大家没动手,那就得讲道理,总不能因为你们拌几句嘴,就先将并不理亏的毛伢训一顿、或捶一餐吧?

    可楼上的尖叫声,惊动了楼下的婶婶、妹妹们,聊天声瞬间就没了。李家明是婶婶们最信任、宠爱的侄子,本能地认为是习惯了称王称霸的李小兰在跟侄子无理取闹,红英婶立即在楼下吼道:“兰妹,新年正月莫不自在啊!”

    这吼声有威慑力,楼上的李小兰闭上了嘴巴,哪怕她气得呼呼响。

    惊动了婶婶们,李家明也只好耐着性子说道理:“兰姐,毛伢要是敢动手,不要你作声,我也饶不了他。

    清官还难断家务事,你跟毛伢拌几句嘴,就跑回娘家来,你讲要我们怎么办?做人要讲道理,长嫂如母长嫂如母,讲的是嫂嫂对叔子有抚育之恩、帮衬之情。你既然没扶养过毛伢,也没帮过他成家立业,怎么能要求他对你恭敬?

    当然,毛伢也有错,不管如何也不能嘴巴乱讲,嫂嫂训你几句怎么了?不晓得她怀了小人,那是你们王家的孙子孙女,她脾气本来就不好,你在这骨节眼上让不得啊?”

    哦,原来是跟毛伢吵架了,家明讲的是道理,楼下的红英婶有心想上去教训女儿几句,可转念一想又不上去了。小辈人的事,大人莫乱多嘴,毛伢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要是自己上去骂女儿,以后还指不定如何。

    楼上的李小兰虽然被她母亲的积威暂时震慑住了,可堂弟明显的拉偏架还是让她火冒三丈,低声怒斥道:“行,你李家明胳膊肘儿往外拐,我惹不起你,躲得起!我自己亲弟弟大狗伢在这,老娘可不担个不帮兄弟成家立业的冤枉。

    毛伢,当初我是想分家,姆妈的脾气你也晓得,耳朵软、听不得好话。大毛好赌,要是你姆妈管钱,保证没几日就背着我去拿,到头来莫讲做屋,就连做生意的本钱都会让他败光!

    我晓得菊妹那两只蠢货肯定给你讲了什么,你自己回去问耶娘,我跟大毛去讲亲事的时候,我就保证过:以后你结婚,屋里只要养头猪、出担豆子、几百斤米,其余的都归我跟大毛出!”

    “我当嫂嫂的,做到这个份上够了吧?不是我李小兰吹牛皮,全崇乡的女子人,除了我姆妈外,哪个会这样帮小叔子的?”

    这这,这怎么跟二姐、三姐讲的不一样?脸上隐隐发烫的毛伢看向李家明,相比之下,他更信任名声极好的老大。

    李家明也觉得事情不对,有这事?应该有这事,难怪前世毛伢跟兰姐处不来,原来心结在这啊。也是,两个硬性子的人,有了误会不沟通,自然误会就越来越深。要怪只能怪毛伢两个姐姐,添什么乱呢?即使要告状,也不能打乱话,给弟妹身上泼脏水吧?娘家兄弟不和,她们当姑子的能有好处?

    不可理喻的村妇!

    “没错,我阿姨讲的媒,兰姐跟大毛摆不平你屋里,还跑到我这来讨主意。毛伢,要是你二姐、三姐打了乱话(胡说八道),那这事还真是你错怪了我兰姐。”

    家明是不撒谎的,小时候偷了人家作种的黄瓜都敢认,何况是跟他没关系的事。表姐也是说得出就做得到的脾气,她既然这么讲,就肯定会做得到。

    哎,二姐、三姐哎,你们害人不浅啊。

    刚才还觉得理直气壮的毛伢,脸上立即涨得通红,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洪伢二哥结婚,他大哥都只出两千块钱;自己亲都没看,嫂嫂就答应做屋、彩礼、做酒钱都归她出,自己还想怎么样?

    错了就要认,挨打就要立正。

    在武校被师傅、师兄们用拳头教会了规矩的毛伢一咬牙,‘噼啪’两下将自己脸扇得红肿两片,清晰可见的巴掌印吓了怨气冲天的李小兰一跳,也让李家明愣了一下。嗯,这小子还不错,晓得认错。

    “嫂嫂,我错了!”

    若没有这一出,李小兰会象李家明的前世那样,跟小叔子关系越闹越僵,最后闹得两叔嫂形同陌生人。可如今毛伢狠扇他自己两巴掌,不但把她心里那点怨气给扇没了,还煽出了以前的亲情。李小兰是阿婆家长大的,小时候没少欺负毛伢,也没少偷他家的黄瓜、挖他家的番薯,更没少帮从小嘴巴甜的毛伢揍洪伢他们。

    “疼不?算了,你一个毛伢子晓得什么事?以后多听家明的,他脑子比你聪明得多,晓得不?”

    “多谢嫂嫂”

    自己扇了自己两巴掌的毛伢看向李家明,跟嫂嫂的过节是自己不对,可嘴巴乱讲的事还没完。家明再三交待大家管好嘴巴,结果自己还是没管住。

    刚才那两巴掌极得李家明欣赏,做人就是要这样,错了就得认。既然这小子知道错了,扇了他自己两巴掌,那就不必再罚了。

    “行了,晓得错了就行。以后话到嘴边多打个圈,该讲、不该讲的都过过脑子。在屋里你错了,无非是扇自己两巴掌、道个歉,出了门再错,搞不好就会出大事!”

    毛伢大喜,连忙躬身道:“晓得,下次不会再犯了!”

    他这一躬,又吓了两个女的一跳,这皮伢子让家明收拾得这么听话了?

    “兰姐她脾气不好又有了身子,你当老弟的要顺着点,莫让侄子侄女以后笑你当叔叔的。”

    “哎”

    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灵醒的毛伢连忙帮大家续热茶,本想着沾点光的大毛伢见状,也觉得有些愧疚不提那事。各人的心思各人心里有数,大大咧咧又护弟妹惯了的小兰没那个心,他自己心里就真没那个意?

    不提也好,本就不想多管闲事的李家明也不问。等毛伢他们走了,又把大狗伢他们轰下楼,只剩下自己两姐弟的时候,李家明小声道:“大姐,我送你一笔钱怎么样?”

    农村里,兄弟姐妹没成家之前,钱财都是交给父母管的,姐妹帮兄弟成家立业,兄弟帮父母嫁姐妹,这都是常有之事。这两姐弟感情比亲姐弟还好,要是大姐找的对象是普通人,李家明给多少钱,她都敢接、敢要,可找了个性子倔的对象,大姐就不敢随便要。

    “明伢,先讲好来啊,借你的钱可以,给我就不要了。我无所谓,我没嫁出去,你又没讨老婆,你的钱我用了就用了,反正你会赚钱。阿灏那人自尊心强,我可不想拿了你的钱又去给他陪笑脸,要不是上次我理亏,搭都懒得搭理他。”

    也是,大姐夫就那性子,说他大男子主义吧,‘几十年’让大姐管得死死的;说他老婆奴吧,大姐做错事的时候,又敢跟她摆脸子。

    “行,姐夫有志气,我就不多事。这样,这次你们赚了七八万,加上以前你们自己存的,你们买套大屋给伯伯婶婶看,省得他们担心。”

    大姐就是个毛燥性子,大大咧咧惯了的,被李家明两三句就带进沟里了。

    “是哦,要是阿灏买套屋,耶耶、姆妈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不就是十几万块钱?反正这次赚了七万多,加上以前存的,买套小点的也差不多够了。”

    呵呵,这不就行了吗?姐夫那人虽然比较死板,搞技术可是一把好手,用将来的高薪买现在的便宜房子,可真不是什么大事。关键是要让他立即买,还得买能升值的大房子,不要总想着先存钱结婚、后买房,靠存钱买房,跟得上房价的上涨吗?

    做通了大姐思想工作的李家明,小声道:“大姐,我在农行存了十万块钱,你全部带过去,我教你怎么跟他讲……。”

    原以为就是万把块钱,虽然多也就是弟弟收个月的房租,可一听是十万块,大姐连忙拒绝。

    “大姐,你就当借喽,我放在银行里又没几多息。我读大学不愁钱,等我大学毕业后要做生意、要结婚,你们再还我呗。我跟你讲,买屋是一世年的事,你们买屋不能太小了,最好是买两套大屋打通来。以后你们有了小人子,可以接伯伯婶婶过去住,等侄子或侄女大了,把墙一封就是两套屋,还省得你们住在一起不方便。”

    那个理由强大,李家明大学毕业都是七八年后的事,这么多钱放银行里才几个息,还不如先借给自己用。再说,屋里就四姐妹,要是耶娘想过去养老,还不让他们跟自己住一起?这次赚了七八万,明年又能赚这么多,再加上两个人的工资,还怕买不起两套屋?

    “要的,等兰姐过门时我们回来,我让阿灏给你打借条。”

    这个无所谓,只要你们去买大房子就行,李家明眉开眼笑道:“行行,你讲了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