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喜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偏僻的黄泥坪就是不折不扣的深山,可李小兰的婚礼很热闹,不但同古街上的生意伙伴、关系不错的领导们来送礼、喝酒,连远在修水的族人也来道喜。婚宴的那天,门前停了七八辆吉普车、桑塔纳,都是一水的官车。本属远亲的游学权都特意从高桥过来,帮着李传猛、李传健陪远道而来的贵客。

    迎亲的队伍来了,吃完了喜宴,一对新人在祖厅里给祖宗磕头、告别父母。这本应是母女、姐妹抱头痛哭的时刻,可惜的是三个想发财想疯了的小家伙一涌而上,吵着闹着要新郎倌发红包。包好的一百不够,昨天灏姐夫都给了一百,大毛伢姐夫怎么也给一百呢?

    “不行,你不给两百,我就不让你讨我大姐!”

    “对,最少给两百,这么小气,以后兰姐肯定会”

    幸好细狗伢见机快,连忙捂住小妹的嘴,才没让后面的不吉利话往外蹦,抱着小女儿观礼的张象枫也连忙过来做思想工作。可三个小家伙铁定了心要勒索一番,平时干家务活累又赚不了多少钱,这样的机会还不抓住,那不是蠢牯?

    “不行,灏姐夫都送我们布娃娃、新衣服,上次大毛姐夫来,没给我们见面礼!”

    “对,这次要补上!”

    “不补上,就不准讨我兰兰姐!”

    三个小妹子声音又大又尖,冲淡了母女离别的哀伤。一身吉服的李小兰也让三个磨人精气乐了,莫讲哭一场的心思,连装模作样的心情都没了。要不是今天是她的好日子,她能揪着三个小妹子的耳朵,好好说叨这一年多来,从她这勒索了多少东西走。

    好在邓灏反应快,见三个铁定要捣乱的姨妹不依不饶,连忙塞了一卷钱给以前的朋友、现在的连襟,身上一百块钱的红包都有数的大毛伢才如释重负,连忙一人加一百块钱打发她们,连带着大姐、二姐她们都沾光。

    “这还差不多。”

    “嗯,姐夫,明年你再来”

    这下李家明也不淡定了,赶忙捂着小妹的嘴巴,否则’再来讨一次兰姐‘的话都出来了。

    “好了,红包也拿了,赶紧去给大姐添妆嫁!”

    “哎”

    三个心满意足的小妹子这才作罢,一人掏出一张两块钱的新票子,放在搁妆嫁钱的红茶盘上,捡现成的桂妹也连忙依样学样。四张两块钱的绿票子,放在十一沓红色大钞上,非常抢眼也非常让婶婶、姐夫们想笑。农村里有姐妹们给出嫁的姐妹添妆嫁钱的习惯,昨天大妹、二妹、红红她们就合伙添了一万,可这八块钱添得真大方!

    告别完了父母,新郎倌给完了父母衣、兄弟衣之类的,新人也得上车了,李家明他们几兄弟扛起嫁妆装车。

    这嫁妆气派,彩电、冰箱、洗衣机全套电器应有尽有着实让旁人艳羡,尤其是放在红茶盘里的十一万妆嫁钱更吓人一跳,当然那四张两块钱的绿票子,也让宾客们发笑。

    兄弟迎亲,姐妹送嫁。

    送走了迎亲队伍,也送走了几个已经发了大财、还想去发小财的妹妹,各路宾朋纷纷告辞,热闹了几天的黄泥坪也开始安静下来。等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累得够呛的叔伯、婶婶们稍事休息,也开始商量李家明大姐、大姐夫的亲事。

    前面有李小兰的模式,腰包鼓起来的二伯、二婶自然想大操大办一番。办吧办吧,结婚是人生大事,总要热热闹闹一番,赚来的钱不就是花的吗?

    早有心理准备的邓灏,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意思,对长辈们的要求全盘接受。这对得到父母、长辈们祝福的情侣,到村上、乡上散了一圈糖,开出了结婚证明,这事也就算是圆满了,只等着来年办酒席。拿到了结婚证明,邓灏心里的那根弦也终于松了下来,挎着未婚妻回粤省梅州注册结婚。

    ‘哎’,送走了女儿、女婿,二婶突然叹了口气,跟着她送人的李家明揽着她肩膀,安慰道:“婶婶,莫难过了。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去看大姐,我们就去住一段时间!”

    “你们不要读书了?”

    “寒暑假去呗。”

    “哎,以后你们一个个往外头走,还不是我们几个大人在屋里养老?”

    这话题有些伤感,李家明连忙陪笑道:“婶婶,以后大姐生了小人,你不要去帮着带啊?你以为城市里跟农村里样,女子人能不上班,呆在屋里带人?我们六姐弟,以后光带人,你就得轮七八年!”

    “也是哦,明伢,早点考大学、早点结婚,趁着婶婶还带得动,去帮你带人!”

    “嘿嘿”,转移了话题的李家明陪笑几声,回了书房看书,二婶也连忙去择菜,顺便让大着肚子的李小兰莫乱跑。

    “婶婶、嫂嫂,家明在不?”

    “在,毛伢、龙伢,中午在这吃饭不?”

    “哦”

    一会,毛伢跟张绍龙进了李家明的书房,将房门关拢了,小声道:“家明哥,告伢今日找我借钱,开口就要五百,他不是出了什么事吧?我听人讲,他经常跟端伢他们耍在一起的。”

    不争气的东西,李家明暗骂一声,小声道:“借了吗?”

    “我哪有那么多钱?身上就五十,全部给了他。”

    “嗯,以后他向你借,就让他来寻我。”

    “哦,家明哥,你们去年贩笋不是赚了钱吗?”

    刚才没吱声的毛伢骂道:“不争气的东西!还不是跟端伢耍钱,输了个卵毛精光?家明,不是我讲闲事,你真要管教管教,这样下去,以后不变成个滥赌鬼才怪!”

    不错,这家伙还念着几分兄弟之情,可李家明摇头道:“莫管他了,人不跌痛来,管也没有用的。龙伢,去喊毛砣过来。”

    “哎”

    等正在乡政府球场上玩得正高兴的毛砣回来后,李家明从抽屉里拿出五百块钱,吩咐道:“毛砣,去跟端伢讲一声,告伢跟他们耍钱我不管,但不能借钱给他,更不能放印子钱。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再有这样的事,就莫怪我翻脸了!”

    “哎”。

    大汗淋漓、粗壮得象头牛的毛砣拿过钱,带着张绍龙去了寻人,毛伢又把房门关拢来。

    “家明,街上的事查清楚了,那两个菜贩子被我们打服了,答应今年收到的笋全部卖给我们,剩下两个头头我没办法。”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