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暗流涌动(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上晚自习了,下晚自习了,快熄灯了。

    教室里,坐在最后一排的李家明依然在愁眉苦脸,跟一道立体几何证明题较着劲。教室外面,一个鼻青眼肿的粗壮伢子焦急地总往里张望。

    这可怎么办哦?

    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告伢一定会去买一包,去年辛苦贩笋赚了一万块钱,自己留了两千块钱私房钱。没想到两三个月时间,那两千块输个精光,还欠了人家三千五。

    终于熄灯了,眼前一黑的李家明才醒过神来,坐在那又想了一阵,最后还是毫无头绪,这才就着窗外的月光收拾桌上的试卷、文具。

    “家明,告伢在外头等了蛮久。”

    李家明微微皱眉,小声道:“什么事?”

    “不敢跟屋里人讲,想跟我们借钱,还挨了餐打。”

    活该,李家明见坐在前面的王聪菊她们开始点蜡烛,拎起书包起身出教室,等在外面已经半个多小时的告伢,仿佛看到救星一样央求道:“家明,帮下我。”

    “怎么帮?你又不是不晓得,我们屋里不准耍钱,也不准借钱给赌鬼。”

    “家明,我求你了!”

    “我真帮不了,要是耍钱的事我都帮,以后毛砣、细狗他们也去赌,我怎么管他们?”

    “那你帮我给端伢他们讲讲,容我一段时间。”

    李家明扒开拖着自己的手,冷声道:“不行,别的事都好商量,只有耍钱的事不行。告伢,你算是运气好,不姓李。要是你姓李,我今日就断你手脚!”

    “家明!我求你了!”

    悲切的叫声吓了教室里的人一跳,也吓了走廊里的学生一跳,更让李家明兄弟恼怒,还真‘斗米仇’了?

    身高已经蹿到一米八的毛砣,抬手叉住告伢的脖子,将他顶在教室外的墙壁上,沉声道:“告伢,自重点。你自己作死去耍钱,怪得了谁?你要是我们李家的子孙,今日要是不打断你的手脚,我就不姓李!

    你以为你是谁?要不是看在桃香阿婆面子上,哼!”

    这个时间,还能在教室学习的学生,都是成绩不错的。李家明在学校威信太高了,他的跟班毛砣在发火、揍人,正从楼上下来的几个初三伢子都不敢吱声,想缩着脖子往前走、或退回去,可李家明把他们全部叫住。

    “全部过来!”

    “哎”

    李家明指了指被毛砣叉在墙上的告伢,不急不缓道:“告伢来求我借钱,因为他耍钱输了让人逼账。你们平时在屋里也会耍一耍,大家都这么大的人了要晓得轻重,耶娘辛辛苦苦供你们读书,不是让你们来学堂里耍钱的。”

    给同学们解释完,李家明让毛砣放开手,理都懒得理会这个不争气的发小,带着自己兄弟回家。

    年轻人犯错不要紧,脑子蠢一些也不要紧,要紧的是没胆、没血性!挨了打,不是想着打回来,反而来求人借钱?平时牛皮哄哄,有事的时候,就想着躲在别人后面,顶不得屁用。

    两兄弟并排着走上学校通往街上的水泥路,毛砣开始例行每天的功课,给李家明背诵着英语单词。走过以前的敬老院如今的实验室时,正在背单词的毛砣突然停了下来,小声道:“家明,端伢在前面。”

    确实在前面,远处的三个光头在月光之下也太显眼了,李家明不屑道:“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两人继续背单词,走到三个光头前面时,特意等在这的端伢扔掉烟头,走过来笑道:“家明,今日对不住了,我也是没办法,谁让我吃的就是这碗饭。告伢太不讲究,免了他一千多块钱,桌子上还要欠。”

    “不关我事,莫说是打他一餐,你们就是打死、打残他,都跟我没关系。”

    “呵呵呵呵”

    清冷的月光之下,尴尬的端伢笑了几声,李家明兄弟已经与他们擦身而过。等他们走远了一些,被李家明呛了几句的端伢无奈道:“鹏伢,打电话去催下你老弟,看他打听到了不?”

    平时喜欢出两个馊主意的鹏伢,压根就不信从告伢嘴里撬出来的消息,“端伢,你真信?”

    “黄毛讲的也是羊城,还讲年底大家合伙。”

    更为良善的强伢连忙劝说道:“端伢,跟黄毛那些牛皮鬼搞,还不如寻家明。他不理我们,我们就自己收,再加价卖给他就是。”

    两个不认识的人都讲是羊城,那就有可能了,自诩更聪明的黄毛抢白道:“你晓得什么?”

    强伢是直肠子人,看不惯黄毛那种欺善怕恶的人,争辩道:“我是不晓得,我只晓得家明仁义!黄毛就是个牛皮鬼,他讲的事连放屁都不如。”

    眼看着两兄弟要吵起来,端伢喝止道:“莫吵,黄毛是代表老九来的。”

    一提到老九,刚才还争的强伢闭上了嘴巴,黄毛就是个杂碎,分分钟能捻死他,可老九却是树的影人的名。

    “怕了?”

    诈诈呼呼的鹏伢不作声,可平时憨里憨气的强伢脖子一梗,硬气道:“怕个屁!烂命一条,只要他敢挡我们财路,一刀捅翻他就是!”

    这话说得豪气,鹏伢也不甘示弱道:“没错,做人就要硬气,求人不如求己!端伢,哪个敢挡路,捅翻他就是!”

    “蠢货!”

    黑着脸的端伢骂了一句,骑上摩托车往街上去,两个手下连忙也发着车子跟上。

    回到三人的住处,脸黑的端伢躺倒在沙发上沉默不语,两个手下都坐在那抽闷烟,等着老大的主意。要讲端伢也算有本事的人,出来没几个月就从王丛树手里搞到一幢屋,虽然让那些打短命的搞走了店面和一层楼,好歹也留下了这层屋,三人算是有了个落脚处。

    思前想后一阵,端伢从旧沙发上坐了起来,从睡房里翻出告伢打给他的借条,又数了两千块钱出门,帮他出了个馊主意的鹏伢连忙道:“端伢,人家看穿了,就不会记人情的!”

    “记个屁的人情,你聪明还是人家聪明?你这只蠢货要是有人家一半脑子,我跟强伢认你当老大!”

    “端伢,不行的!”

    鹏伢连忙按住门锁,小声道:“端伢,你是街上的老大,要是听家明的,以后谁把我们当根葱?”

    老大?端伢苦笑一声,难得没有骂人,反问道:“鹏伢,你今年二十七了吧?”

    “啊?哦,是二十七。”

    “强伢也是二十七,我二十八,除了这几间屋外,我们三个人连老婆都讨不起,想操块逼,还要去同古寻小姐。

    你以为贩笋那么好贩的?李家明只要在楼下放块牌子,莫讲我们收不到一斤笋,街上哪个人又收得到?要是别人,我们还能打,换成他,你敢动手不?”

    不能也不敢,上次老大在拘留室里熬十几日,要不是人家帮忙扔包子,不死都要脱层皮,要是这样的人都去打,以后在街上就莫混了。何况人家势力吓死人,莫讲那些当官的跟他熟,单就毛伢那一伙伢子,都不是自己三个人摆得平的。要不是晓得告伢胆子小,又跟家明关系铁,自己不会出那主意,想让人家记个人情。

    “我们去高桥、去港口”。

    “没用的,老九他们既然派人来跟我讲,又不会派人去跟别人讲?剁翻老九容易,无非是坐几年牢的事,可赚不到钱,剁翻他又有什么用?”

    “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求人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