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暗流涌动(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有走运的时候,也有走背字的时候。走运的时候,事事顺利,想要什么就来什么,走背字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

    在毛砣眼里,王端就算是走运的人,若是今晚这小子不来,明日就会被毛伢他们打翻,以后莫想在街上称王称霸。莫看那三个光头够猛、又能打,对上七八个伢子试试?

    李家明也觉得王端是个运气不错的人,前世对他没多少印象了。只记得他讨了中宵的亲,还在街上买了屋混得还可以,算是街上有点面子的人。这两年多来,这混混运气也蛮不错,虽然被关了十几日,可也白落一层百多平方米的大屋。

    “毛伢呢?”

    “在楼下玩吧,他们几个人凑一起,还不就是打牌,要喊他上来不?”

    “不用,等下你过去跟他讲一声,就说端伢来寻过我。”

    “哎”,壮实得象头牛的毛砣答应了一声,还是抱着胳膊倚在门框上。

    毛伢在同古街上混得不错,敢打、能打,不少伢子跟在他后面喊‘生哥’,这也是端伢他们顾忌三分的原因。李家明的话,让刚坐下的端伢脸上一僵,不高兴道:“家明,我没对不住你吧?”

    对得住、对不住,大家心里都有数,李家明将桌上的钱、借条扔进抽屉,幽幽道:“你是运气好,端伢刚把庙伢他们几个喊回来,正准备跟你打一架。讲讲吧,同古哪个混混头子来寻你了?”

    当混混的人要面子,钱没了可以再搞,可面子没了,街上的事就跟他没了关系。

    “你什么意思?”

    李家明靠坐在藤椅上,笑笑道:“没什么意思,毛伢想在街上混,那就好好混呗。我一个读书伢子,管得了学堂里的伢子莫打架,还管得了街上的事?”

    动物尚且有领地意识,混混更有地盘意识,李家明这么说,那就是说事情没有缓和的余地,觉得没了退路的端伢顾不得多想,立即起身道:“家明,明日中午十二点,我在烈士墓等!”

    “卟哧”一声,刚从楼下回来的毛砣笑了起来,笑得端伢脸上发黑,可这小子嘲弄道:“端伢,莫撑硬气,毛伢带了两伢子进来,又喊了七个。三挑十,你以为你是谁啊?”

    “你们是想以多欺少喽?”

    这话真好笑,连李家明听了都想笑,这又不是演电视剧、打擂台赛,打架还兴一对一的?

    “什么叫以多欺少?他们是准备十个人跟你单挑!要是你觉得不过瘾,他们准备再从村上喊十几个过来。告伢是堆臭泥巴,那也是我们的人,你们既然敢坑他,我们还跟你讲道理?”

    脸色阴沉的端伢很想一巴掌扇过去,可他晓得不动刀子干不过一米八的毛砣,这才忍着火气阴厉道:“毛砣,莫以为人多就了不起。”

    毛伢是自己兄弟,今年冬笋的事关系到他能不能出头,比端伢高出一头壮出一圈的毛砣也寸步不让,上前一步威胁道:“当然没什么了不起,可我们兄弟多,这有什么办法?我要是你啊,就识时务,好好在街上混,不该你想的事少想。吃强蛮饭,也要有那个牙口,莫崩了牙齿再来后悔!”

    “嘿嘿,我等着就是!”

    等个屁,这就是一句场面话,李家明听得太多了。三个人抡起刀子,向十几个人冲锋?这屁话搁在以前他会信,但这混混为了那套房子,不惜在拘留室里硬扛十几天,最后才跟高斌妥协,那就证明以前敢动刀子的王端,已经想清楚了在街上混,到底是为了什么。

    “闭嘴,什么你们我们?要不要我先打断你的脚?”

    李家明一发话,正跟端伢对峙的毛砣立马闭嘴,退回去倚在门框上当门神。

    训完了添乱的毛砣,李家明又好笑道:“端伢,我记得没错的话,你跟张建军是上下届的,今年有二十七八了吧?再过两三年,等你上了三十岁,还想跟帮毛伢子斗狠?

    嘿嘿嘿,不是我讲你,你跟那些脑子有病的伢子不同喽。毛伢剁你两刀,无非是关几年,你剁他两刀,恐怕等你出来时,整个世界都变喽。”

    脸色极难看的端伢把头扭了过来,这话正中他的心病,上次砍伤人关了三年,如果这次再犯,又要关几年?没坐过牢的人,还以为那是混混的毕业证;没在街上混过的人,觉得威风,只有混过、吃过亏,才晓得其中的苦水啊。

    人一世年,没几个三五年的!

    以前读书时,张建军比他高一届,遇到他还要绕着走,现在人家当着官、跟高斌他们称兄道弟,而自己呢?高斌那个打短命的,逢年过节给他进着贡,还关了自己十几日!

    还不错,不是光凭血气之勇的憨货。难怪崇乡这一片四乡一林场,有名有姓的十几个混混,也就这个混混能有个好点的下场。李家明象大人物样指了指书桌前的椅子,象吩咐毛伢、毛砣他们那样,不屑道:“坐,跟我斗心眼有意思不?就你这样的猪脑壳,还想通过告伢来逼我承你的人情?嘿嘿,告伢婆婆借过棺材给我埋姆妈,我欠的是桃香阿婆又不是欠告伢。大不了,等桃香阿婆心疼孙崽时,我喊毛伢他们断你手脚就是!”

    被戳破心事的端伢知道实力不如人,也光棍地认输低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直截了当道:“家明,这事是我错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合伙贩笋。”

    “早说不就结了,钱是赚不完的,只有朋友才是交不完的。弯来绕去,还不如直爽点,行就行不行就不行,都是一句话的事。”

    “你答应了?”

    李家明避无不答,反问道:“谁寻过你?老九?蚊子?”

    玩心眼儿,端伢确实玩不过李家明,一听人家口风松动,就迫不及待道:“都派人来寻过我,后来还是老九争赢了,他说年底两块钱一斤,我能收到几多,他们就要几多!”

    有心计、没气度,李家明暗骂一声,沉吟道:“老九派人来寻你,还答应了两块钱一斤,以你的本事,也肯定晓得了笋往哪边贩。”

    “嗯”

    “端伢,这事我不敢答应你。”

    “为什么?”

    刚才还欣喜的端伢急了,要是论实力,肯定是老九强,可那人不可靠。李家明虽然实力差一些,却信誉非常好,连那帮小伢子都拿现金,收得多的还有奖金!

    “莫急,做生意的事,谁敢打包票?要是今年价钱不好呢?你自己想想,去年是背年,今年是当年,产量能有去年的几倍,价钱还会不下跌?要是跌得多,连运费都赚不回来,你讲我敢打包票不?”

    这就是混混与生意人的不同之处,混混是牛皮吹惯了的,而生意人却从不把话说满,凡事都留有三分余地。涉世不深的人喜欢听保证,而在社会上打过滚的人,反而更信任凡事留有余地的人。

    “家明,我晓得规矩,杀头的买卖有人干,亏本的生意没人做。要是今年你做这生意,你帮我的忙,给我一个市价就行!”

    这个可以答应,也能省不少麻烦,李家明点了下头,话还是没说满。

    “我只能暂时答应,以后的事,谁也不晓得。不过,你也帮我个忙,打听下老九、蚊子的路数,他们既然想伸手进来,以后麻烦事就少不了。”

    “没问题!”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