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今年烟花特别多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是需要精神导师的,在崇乡街上混了十几年的端伢没有精神导师,所以他付出了三年自由代价,才在监狱里想明白人是不能混一世年。因此,他出狱后,虽然依然靠强蛮吃饭,却开始为以后打算,不再今朝有酒今朝醉,甚至不惜在拘留室里硬扛十几天,也要为他自己争取到一层安身立命的屋。

    另一个混混毛伢不同,五年级的时候他就被李家明耳提面命,早就知道不管是读书、当官、做生意、混,其实都是为了出人头地。

    ‘本事不硬就要身段软’,‘先当孙子后当老子’,‘同行是冤家要狠,不同行能当朋友要软’,这些世故透顶的话,都由李家明的嘴里说出来,成为毛伢信奉的金科玉律。因此,毛伢与那些混混冲突时,能毫不迟疑地拔拳相向,碰到当官的、做老板的,又能放下身段讨好谄媚。

    若是端伢不投诚,想联合外人搞事,毛伢毫不迟疑地会带人搞翻他,让他在崇乡都没得混!不为别的,只为今年的冬笋收购,只要吃下这块肥肉,毛伢他们就能完成原始积累,由混混嘴里的‘生哥’直接变成王大老板!既然端伢主动来找李家明谈,意味着投诚,也就意味着年底的冬笋收购,在崇乡地面上再没人敢跳出来捣乱,哪怕是县城街上的混混想插手都没机会、没理由。

    确定了老窝没事的毛伢带着洪伢他们回到了县城,又开始了他的混混生活,照旧是跟混混打架斗殴,照旧是对当官的、有钱的奉承讨好。对付混混很简单,先打服他,再扔根烟给他,他就会认你当老大。要是不服,继续打就是,打到他服、他认。

    李家明则更悠闲自在,口头答应端伢的合作要求之后,一脑袋又扎进了书堆里。象这样的事,手下又有帮兄弟,还用得了他瞎操心?

    单调而规律的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又到了高考、中考的时候。

    李家德不出意料地考上了北大,李欣华则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绩考上了重点高中。

    考重点高中不算什么,但考上北大就是大喜事,哪怕是预料之中的事,李家明的叔伯们照样欣喜若狂。而李家明大婶那个辛苦半辈子的农村妇人,当众痛哭流涕,惹来跟她相濡以沫的大伯也直抹眼泪。不容易啊,十几二十年来,他俩也就这两年日子好过点,以前连过年都在愁学费。

    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天,装修店、家俱店、文印店前鞭炮震天响,生意伙伴、叔伯们的朋友都拎着鞭炮来恭喜,连正在开会的曾书记、钟县长听到突然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听说是县里破天荒地出了一个北大生,也连忙带着一帮局长、主任提着大盘鞭炮来祝贺。

    不容易啊,建国四十多年,总算是出了个北大生!这不但是学生、家长、学校、老师的光荣,也是县里的脸面!

    两位大领导一带头,其余的领导就要紧跟领导,络绎不绝的领导来放鞭炮祝贺,搞得狭窄的街道都堵起了车,最后还是交警一边恭贺一边指挥才算是告一段落。

    这是争了脸的事!

    七兄弟在县城里接受完街坊、生意伙伴、朋友们的祝贺、恭维之后,居然醉薰薰地带着让他们脸上放光的李家德,坐上李传田新买的大卡车,连夜去修水开祠堂报喜。也亏得军伢不喝酒,否则就李传田那样子,李家明说什么也得拦住一帮高兴坏了的叔伯。

    叔伯们在修水如何风光李家明不知道,反正他带着一帮兄妹、及一帮伢子和婶婶们张罗着酒席,饶是早有准备也忙得手脚不停。每日吃饭的人都好几桌,借来的桌椅板凳堆积如山,估计银子滩、游沅两个屋场的人这几日都得站着吃饭了。

    等到第三天,叔伯们终于从修水回来了,还带来了太公那一房的几个叔公,他们个个象年轻了十几岁,肯定在那边没少得意。报完自己屋里的喜,还得去大婶娘屋里报喜,去她们曾家的祠堂报喜,几叔伯带着猪羊一去又是一整天,幸好他们还晓得屋里要做酒,没喝成七只醉猫回来。

    大人们回来了,那就大宴宾朋、老师呗。

    北大可不是一般的大学,莫讲亲戚朋友,就连乡上的熊书记、孙乡长都来了凑热闹。这次的流水席足足吃掉三头猪、七只羊,还有其他菜肴、烟酒无数,晚上还放掉两千块钱的烟花。

    苍茫群山,静寂了无数岁月的天空,突然爆出绚丽的火树银花,看得没见过如此场面的乡亲们如痴如醉。

    乖巧的小妹趴在李家明背上,仰望着绚丽的夜空,赞叹道:“哥哥,真好看!”

    “嗯,等你考上了大学,哥哥给你放更多。”

    “有几多?”

    李家明象她以前一样,张开双臂笑道:“这么多这么多。”

    “嘻嘻嘻,你又笑我!”

    小妹确实开朗了,幼嫩的胳膊用力圈紧他的脖子,扼得他装作咳嗽才作罢,而且允诺道:“哥哥,等你考上了北大,我就给你放这么多这么多!”

    “牛皮鬼,你哪有钱?”

    “你自己讲的,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还是我的钱!”

    也许是现在经常性不在一起,回家度暑假的小妹更粘哥哥,哪怕是大热天也喜欢爬到他身上,这让他感到很幸福。

    “还有我!”

    “还有我,你说了以后我们考上了大学,会一人送我们一幢屋的!”

    “对,你要是讲话不算数,就是小气鬼、牛皮鬼!”

    满妹和金妹一叫嚷,让看烟花的人群莞尔一乐。家和才能万事兴,大人们会赚钱,伢子、妹子们会读书还感情这么好,黄泥坪要成为名门望族喽!

    放完了烟花,庆祝活动也就走向了尾声,随着叔伯们继续去赚钱,家仁、家和兄弟去打暑期工,热闹了几天的黄泥坪又恢复了平静,李家明也继续钻进了书房,重复着他单调甚至是枯燥的学习。

    书中自有千钟粟、颜如玉、黄金屋、车马多如簇,在这个时代都是骗人的,但父亲掩饰不住的殷切目光,及小妹的盼望眼神,都是他所不能拒绝的。

    压力大啊!

    读吧,钱是赚不完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有家人的期望,才是真正应该放在心上的。

    人家说山中无岁月,其实书中也无岁月,转眼又是开学。李家明除了帮着四哥,劝说大婶跟大伯一起去北平送他上学之外,几乎就是闷在书里,为了叔伯们、小妹的荣耀而努力学习,直到上次给他打下手的洪伢半夜三更找上/门来。

    “家明,出事了,毛伢他们让公安捉起来了!”

    “怎么回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