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倒八辈子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何苦分三六九等?这只是二十年后,闲散衙门的闲职人员的一句吐槽,却是自改革开放之后的真实写照。

    李家明不太清楚这年头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但知道柳大局长现在抽得的是二十三块钱一包的‘芙蓉王’;高斌也算是有权的,可平时只抽十块钱一包的‘白沙王’。就更别提张老师任教二十几年,连福利分房的影都没看到,而游小红刚参加工作不到一年,却在县城里分到了一套一百二十多平方米的好房子。

    同古是全国重点林业县,财税几乎都是来自林业,那林业系统得多有钱?李家明当初为什么跟柳大局长讨价还价,想帮他表姐弄个林业局的行政编,就是看中了那的超高福利!县委办又比林业局好不少,或许每月、季度、年终的奖金少得可怜,可发到手的福利未必更差,比如工作没一年就能分房子,吃几年苦就能提拔。

    这就是同样为人民服务,却三六九等分得清清楚楚。

    与气定神闲的李家明不同,坐在他对面的张仁全非常纠结。

    整个政府系统内,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差距自不必说,即使是本部门之内也是等级森严,领导与非领导之间、主要领导与分管领导的差距有多大?

    就比如坐在李家明对面的张仁全,以前他是崇乡公安份局的副指导员,虽说高斌待手下人不错,可他平时只能抽五块钱一包的‘白沙’烟,连关键时刻想去跑动,都拿不出急需的那万儿八千块钱!

    或许有人会说,大丈夫立世为功名,岂可只盯着些许钱财?或许有极少数人当了官后,能摆脱对钱财的贪婪,去追求建功立业,可只要你到了那个位置,还怕没钱财?历来只有穷庙,可有穷方丈?

    讲穿了,还是那句老话,‘千里为官,只为吃穿’也许有偏颇,但只要当了官,就能发大财,你想不发都不行。若是你想当清官,对不起,你只有去史志办、档案馆了。

    这些东西,刚毕业时的张仁全或许还懵懂无知,但参加工作后看多了社会的阴暗面,早就参悟透了。想要富贵荣华,就得努力往上爬,想要建功立业也得努力向上爬,只要踏入仕途就只有向前没有后退的道理。

    公安系统福利好、待遇高,可公安系统与行政系统不同,当到所长后再想往上爬,就不单是能力和活动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机会。只要前面的局领导没退休,下面的人再能干,也只能老老实实等着,谁让他们是强力机关,职位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而且很难转行。

    若是能到森林公安分局任职,那就完全不同了,且不论林业系统的富裕,单就一个分局局长的位子,就足以让张仁全冒险博一把。

    森林公安分局虽然行政级别不过是副科,而且由柳副局长兼任局长,还与整顿林业规费收取秩序直接挂钩。整顿林业规费收取秩序,林业县的林业规费会触动多少人的利益,但高风险就意味着高回报。

    只要进了柳局长的圈子,势必会跟以前的蔡书记、如今的蔡常委副专员、副书记接触,那又意味着什么?

    青云之路,金光大道!

    而如今的关键,就是要说服柳局长,将自己收入门下,成为他手里的一把刀,为他和蔡副书记、常务副专员劈荆斩棘!

    可是凡事有利就会有弊,自己就怎么想不到其中之弊呢?

    纠结了半天,苦恼的张仁全还是向李家明请教道:“家明,我总觉得哪不对,世上哪有只有好处没坏处的事?你脑壳聪明,你帮哥哥想想。”

    这有什么难的,不过是这家伙野心不够大,还只想着一个正科级的职位,没想过副处、正处!

    “森林公安属二级单位,由林业局和公安局共同管辖!”

    “对,妈的,还是你脑壳聪明!”

    做人得讲究,哪怕是给人挖个坑,也得事先指出这坑里有什么。当人手里的刀与做人手下不同,握刀的人用这把刀用顺手了,就会舍不得放手甚至是不敢放手,这把刀也就永远属于这个人了,若是刀有其他想法,等待它的命运只能是被毁灭。说白一点,知道秘密越多的人,只能越抱紧主子的大腿,否则会死无葬身之地。当然,以柳老师目前的地位和权柄,还做不到从肉体上毁灭一个人,但若是他想彻底毁掉一个小所长的前程,他有无数种办法。

    李家明拈起茶几上的葡萄,剥完皮扔进嘴里,笑笑道:“全哥,还不单是这个,还有得罪人的问题。那些走私木材的混混,哪个背后没点关系,你要真到那边任职,估计以后有你烦恼的。还有一个事,你要想清楚来,柳老师那人精明啊,你要是不听他的话,估计以后会够呛。”

    “这个我晓得,政治上要忠诚嘛。”

    晓得就好,路是你自己选的,日后会如何那就跟我没关系了。李家明从自己短大衣内口袋里掏出几张折好的白纸递了过去,小声道:“这是那些混混的情况,如何处置就是你的事了。重点是蚊子跟老九,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得送他们进看守所呆几年!”

    张仁全接过那几张折好的纸打开,上面详细地记录了同古街上一些有名的混混的资料,绝大部分人他都认识,而且知道他们的一些情况。

    当公安的人都消息灵通,何况是一所之长?张仁全跟李家明谈妥条件之后,自己也去查了查,自然知道去年除了一伙崇乡伢子之外,还有人在暗地里收冬笋,其中这纸上老九的手下人就有份。只是那些混混比告伢他们更没吃苦精神,只是把菜贩子手里的现货强行收掉而已,才没引起大家的注意。

    这下有点棘手,张仁全沉吟片刻,坦诚道:“家明,蚊子好讲,光凭狠劲的混混一个。这几年开赌、放高利贷,逼得几个生意人都倾家荡产,只要捉起来一审就能关他几年,只是这老九蛮难办。”

    难办就意味着那个前公安在公安部门还有大把的朋友,很可能几年前被开除,也是迫不得已的事。

    “替死鬼?”

    “呵呵,听说是,我们邱政委还是他姐夫。”

    李家明脸色不改,抬手将那几张纸抽回来,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点燃,幽幽道:“跟我有关系吗?”

    张仁全苦笑起来,确实跟这伢子没关系,自己想要进柳局长的圈子,想拿那一斤冬笋五毛钱的提成,就得把前同事送进看守所。人家就是画出一块大饼来给自己看,想吃就得按他的意思办,否则他就找别人合作,比如崇乡分局的高局、许指导员他们!

    上十万啊!要是自己不按他的安排,钱财就化了水。

    苦笑的张仁全一咬牙,沉声道:“家明,这事我来办,你先带我去见柳局长。要是我还在公安局里混,想动老九他们是不可能的!”

    这不就结了,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想发财不出大力是不行的!

    蚊子和老九能通过公家的手送进监狱最好,不行就让端伢他们硬着头皮上,反正只要把有钱的混混头子打掉,剩下的谁还能跟自己竞争?

    “要注意时机,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得让他们先帮我们清场,又不能让他们的货运太多出去!”

    “嘿嘿,家明,谁要是惹到了你,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