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刀与羔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月光如水,洒在阳台上如霜,楼下的花园金菊怒放,柳局长坐在他的书房里,还能闻到淡淡的幽香,书桌前则毕恭毕敬地站着一身便装的张仁全。

    柳局长是老烟枪,桌上扔了包‘芙蓉王’却没给客人发一支,反而透过袅袅的青烟盯着客人,脸上阴沉沉得能拧出水来。他是林业局副局长兼森林公安分局局长,却让一个外人把走私木材的情况查了个底朝天,这让他这位身兼两职的大局长情何以堪?

    “去,给我把李家明叫进来”。

    “是!”

    腰杆挺得笔直的张仁全双脚一并,举手敬了个礼,转身出了书房,好象他一个副科级派出所所长,却是同为副科级局长柳局长的手下一般。

    没半分钟,神情自若的李家明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个啃了一大半的‘黄元帅’苹果,一屁股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好奇地小声道:“柳老师,他跟你谈什么了?”

    阴沉的柳局长脸色不改,瞪着自己学生道:“收人家什么了?”

    吓唬谁啊?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毛伢都能打听到的事,您老人家会查不出来?只不过,在林业规费上发财的人太多,您老人家不敢贸然动手,既怕手下不得力,又怕不得自己善终而已。现在好了,现成的刀把子送上门来,您老人家能不接过去?

    李家明腹谤几声,几口啃完手里的苹果,佯装无奈道:“我也没办法,当初关在高斌那时,他帮过我的忙。突然跑到我那去,求我带他来见您,我不好意思讲不行啊。”

    虽然年龄是最好的伪装,而且高桥的所长管不到崇乡,柳局长甚至心里还暗暗赞许,可疑心依然不散。

    那个张仁全帮过这小子,于情于理人家求上门时,总得尽份力,反正事情成与不成都不归他说了算。只是这伢子太早熟、聪明了,恐怕不单单是因为欠人家的情才上/门。莫看这伢子才十五岁,可在旧社会这年龄都可以当爹了,能逼着人家曾宁生求饶的人,又怎么会如此简单?

    不过,话又讲回来,这事对自己有害吗?学生害老师,这小子又不是蠢货。

    “张仁全这人怎么样?莫把他是你阿姨的堂兄考虑在内。”

    这事成了,早就知道这事肯定能成的李家明,诚恳地小声道:“柳老师,他这人还算不错,上次帮了我后,我送他两条‘芙蓉王’,还求我二婶借给他一万块钱跑关系。后来我耶耶讨亲时,他来送了五百块钱礼,还把那一万钱还给了我二婶。”

    “就这些?”

    “还有”

    李家明挠了挠头,好象是回忆一阵,才继续道:“哦,我听人讲他小时候很皮,是张自礼老师压得读书,才考上警校的。上次因为我阿姨的两个哥哥,不想把田土交还他们侄子,跟张老师起了冲突,我听和伢讲,他关了那俩家伙一个星期。对,今年我跟我哥哥他们去张老师那拜年,正好遇到他也在拜年,送了两条‘白沙王’还有两瓶‘四特老窖’酒。”

    这些话有些散乱,但落在柳老师耳朵里却非常有用,热衷功名、勤于钻营不是什么坏事,关键是要知礼义、做事有底线。上次背着上司私下活动,确实很犯忌讳,但若是把张自礼跟这伢子的关系考虑在内,那又情有可原。

    “哎,上次我让你来二中读书,你心里真的是那么想的?你真信神信鬼?”

    这话题够跳跃的,可李家明依然跟得上,苦笑道:“柳老师,我妹妹没见过我姆妈,她想要一个姆妈正常。我阿姨只比我大六七岁,来了同古住在一套房子里,有意思不?”

    确实别扭,李家明的坦承,让精明的柳老师消散了不少疑虑。这事就是张仁全自己想钻营,这伢子是让人情债逼来的?或许这伢子还念了几分张自礼的人情,真要说起来他跟张仁全都是张自礼的学生,多少有几分师兄弟感情在。当初张仁全那么帮他,也有看在老师份上的原因,光一个远房堂姑的继子的关系,还不足以让一个分局副职背着上司干那些事。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那个张仁全也算不错。

    “你想要什么?”

    “啊?”

    若李家明只是一个早熟的伢子,在柳大局长这突然的声东击西之下,肯定会露出点破绽,可惜的是这种技巧,他甚至比柳大局长还娴熟,愕然道:“我不要什么啊?”

    这小子没搞鬼,柳大局长没发现异常,脸上的阴沉消散了,旧事重提道:“家明,你不想跟你阿姨住一起,那就别住一起。这样,县中也在搞集资建房,我去帮你搞个指标,你还是早点来县城读书吧。”

    “不来”

    “滚!”

    “哎”

    李家明答应一声,起身走人,当官的人心眼太多,可别在最后时刻露出马脚。

    等听到房门开关声,刚才还阴郁的柳局长脸上笑意盈盈,重新续了根‘芙蓉王’坐在书桌边吞云吐雾,等着书桌上的电话响。

    刚才张仁全违纪报告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其实没有任何价值,该知道的东西他都知道,人家不知道的他也知道,连哪几位大领导牵涉其中都清清楚楚。正如李家明猜测的那样,他最缺的就是一把刀,既能劈荆斩棘,也能震慑住对手或敌人。

    林业县的80%财政收入来自于林业,而林业的90%收入来自林业规费,上上下下有多少人在这上面发财?再往大处想,袁州地区十县一区,七个林业县,每年又少收、漏收多少?

    小河不满大河枯,行署的财政收入靠各个县财政上解,县里少了自然也就行署日子不好过,而靠行署上解财税的省里又会宽裕?还不是一级压一级呗,日子难过啊,上面强压、下面跟你耍赖撒泼。

    难啊,这几年虽然竹木价格上涨,但山上的资源也越来越少。若是不能及时整顿林业规费乱相,真等到山上资源越来越少,收取的规费不足以支撑财政时,县里的财政会枯竭、紧接着就是行署。到那时,莫说行署的书记、专员们日子不好过,就是县里的书记、县长也会睡不着觉!

    当初柳本球为什么从个小小的初中校长,一蹦成林业局副局长,还兼着森林公安分局局长?就是因为高升的蔡领导,县里的钟县长及新上任的曾书记,都觉得他跟其他官僚不同,只要接下了任务就会不管不顾地干到底,哪怕是赔上他自己的政治前途!

    当领导的,不但需要听话的奴才,更需要能干活的人才,才能干出政绩往上升。而柳本球,就是领导们眼里的干将,只要他能干出成绩,权柄重点怕什么?能给他权柄,自然就能收回来!

    柳本球也不蠢,知道鸟尽弓藏,尤其是自己已经到了相当地位,行事更要有分寸。若真是象当崇乡中学校长那样不考虑方方面面地蛮干,整顿完林业规费收取秩序,也就是他柳某人养老之日,所以他需要一把锋利的刀,甚至他还需要一只背黑锅、能替罪的羔羊,李家明给他送来的张仁全,无疑就是合适人选!

    如今好了,刀送上/门来了,向县委辞掉兼任的分局局长职位,让张仁全去劈荆斩棘,功劳是自己的、黑锅是他的,这多好?

    害人?

    不不,这叫丢卒保车,只要自己在位,即使暂时保不住他,也能让他东山再起。这些道理,他张仁全敢主动上/门,就应该早想清楚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