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通风报信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一个篱笆尚且要三个桩,何况是想干事的人?

    柳本球接纳了主动投靠的张仁全,连一个星期都没有,就借公安局和组织部的手,将他调入森林公安分局任副局长(副科级),简直是跌碎了一地眼镜。林业系统的森林公安分局副局长、未来的局长宝座,就这样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所长抢到了?

    紧接着,这位张副局长又拿着公安局、林业局联署签发的调令,将徐立成等十二名干警陆续调入森林公安分局。至此,这个刚成立一年的强力单位全额满编。

    事情还没完,又不到一个星期,县委免去柳大局长兼任的森林公安分局局长职务,由刚刚当上副局长的张仁全接任。

    妈的,这还让不让人活啊?一时间,县城里小道消息满天飞,好事者甚至不无玩笑地猜想,该不是那位柳副局长做生意做坏了脑子,忘掉多给领导进贡吧?森林公安分局局长位子,哪怕不搞什么名堂,一年下来往少里算,也至少几万块钱油水咧!

    这事跟崇乡人没多大关系,平静的生活依旧,也就是分局里的干警们多了些妒忌,街坊们多了些谈资,反倒是张卫民这个木材贩子闻到了丝不对的味道。

    “大哥,你怕个屁!这么多人吃木头,柳局长又不是蠢牯,还会去做让人挖祖坟的事?”

    “你讲得轻巧,森林公安成立一年多,几多人送礼、走路子,柳本球都卡着不进人。今年突然满编,他还把位子让出来,这还不是要有什么事了?”

    “切,什么让啊?那是辞职,我听说那是书记跟县长打斗,他不想夹在中间难受。再说了,全伢子不是当了局长吗,他还会来捉你?我就不信了,关键时候还会自己人捉自己人!”

    对于堂弟的愚蠢,张卫民非常无奈,真不晓得当初这家伙怎么考上农校的?

    这都是些什么屁话,柳本球能上去,后面就是有地区的大领导帮他讲话,他会怕书记、县长?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是以前的老书记器重他,人家突然辞职,搞不好搞不好。

    正抽着烟的张卫民突然一惊,妈的,该不是柳本球想下狠手了吧?咬人的狗不叫,莫看柳本球平时笑眯眯的,没点真本事,能爬得到那位子?

    “大哥”

    “嘘”,见打完电话的李家明和张绍龙下楼,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张卫民立即打了个眼色,示意堂弟闭嘴。同样坐在沙发上的张建军,见李家明下楼,连忙道:“家明,过来,三叔问你点事。”

    “哎”

    “今年还收冬笋不?”

    哎,只要有好处,苍蝇总是会叮上来的。

    “三叔,你要是想做这生意,你就全部接过去,莫亏待那伙小伢子就行。去年累死累活大半个月,就赚了万把块钱,还成天提心吊胆生怕那边的价钱跌,又怕车子路上出事耽误了交货,还不如我多睡两觉。”

    “啊?”

    刚听到电话内容的张绍龙最看不惯的,就是他三叔这样,有点好处就盯着,好象谁欠了他的似。

    “三叔,你以为家明是你啊?婷婷姐电话里讲,那边今年卖五块八一斤,要不你去收?哪怕是按家明给和伢他们的价两块钱一斤收,也能赚三块八呢!”

    “死远点!”

    两块钱一斤收,加上运费就是四块多钱,运到那再让批发商赚一道,还赚个屁啊?

    “家明,我听人家讲不是往羊城卖,你不再打听打听?”

    “无所谓,婷姐讲她帮我打听一下,知道哪价更高就让我们往哪卖。她们大城市里的人,耶娘(父母)、兄弟姐妹又在铁路局上班,消息比我们灵通多了。”

    李家明随口应付了几句,谈起今天的真正来意。张卫民对他不错,张绍龙又把自己当兄长样敬这,眼看着要刮风下雨了,得帮人家遮挡着点。

    “卫民叔,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婷姐讲她们那边有几个厂子要樟木,好象价格还相当不错,比前两年高蛮多,不晓得你有兴趣不?”

    嗯?张卫民立即来了兴趣,樟木价高但不好卖,要是这生意能做得成,那会发大财的!

    “我们哪晓得这些,你要是有兴趣,还不如跑一趟东莞。哦,婷姐的表哥就在深城火车站上班,让他带你去问就是了。”

    “要的要的,我还是自己跑一趟!你帮我打个电话讲一讲,再把号码给我。”

    “哎,婷姐调到赣昌铁路局来了,正好让她帮你买票,省得你去排队。”

    李家明连忙拿起茶几上的电话一通叽叽呱呱,又将姜婷婷的电话号码写给他,旁边的张绍龙把嘴巴闭得紧紧的。个子矮小但人聪明的张绍龙看香港录像看得多,听得懂刚才李家明在楼上说的半吊子粤语,他不知道自己老大为什么要骗他父亲,但既然这么做肯定就有老大的道理。

    处理完小弟的事,李家明告辞走人,张绍龙这次没跟着一起走。等李家明走了,张建军也走了,张绍龙连忙拉着他父亲上楼。老大是老大,父亲还是父亲呢,张绍龙分得清谁更亲。

    “什么?龙伢,你没听错吧?”

    “是真的,我看那么多录像,还听不懂他们在讲什么?”

    张卫民的脸色一下凝重起来,李家明为什么要骗自己跑这么远?只有一种可能,那小子或许在柳局长那听到了些什么,不方便直接跟自己讲,才让自己躲远点!

    快走!

    顾不得再多想,张卫民低声交待了老婆、儿子几句,收拾了几件衣服,拿了几千块钱,骑着他的摩托车就往柏木去。只要出了省,即使有事,公安也短时间内拿自己没办法。这个世道,就没有花钱摆不平的事,但要是自己没走得脱,不要讲吃苦受罪是肯定的,即使钱也肯定要出得更多!

    没错,是应该快走,回到家的李家明站在书房的窗户边,看着张卫民骑车往柏木方向去,这才完全放下心来。一年多近两年的时间,足够让精明强干的柳老师收集完证据,自己又送了他一把刀,再加上森林公安分局突然全额满编,他还主动扶张仁全当代理局长,要不是这段时间就动手才怪呢!

    “毛砣,请到了假不?”

    “请到了,我们现在走不?”

    “嗯”

    两兄弟背着背包下楼,跟正在择菜的兰姐打了个招呼,骑着摩托车去县城,路过花山时在盘山公路上,跟等在那的徐立成聊了两句,塞了个厚实的大信封给他,又继续上路。

    深秋的天冷啊,即使俩人戴着头盔、手套,身上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到了毛伢租住的地方时,也已经冻得牙齿直打架。

    灌了一杯热开水下去,暖和了点的李家明打量了下环境,周围道路四通八达、人家又多。这地方好,哪怕是有事,逃得快不说,即使被捉住了,人家也不敢做得太过分。

    见李家明兄弟来了,正从外面回来的毛伢象是见到救星一样,急步过来小声道:“家明,事情不好,姐夫打电话过来了,那边的价钱比去年更低,几个老板都只开价九块八。他还让我跟你讲,要你给他回个电话。”

    预料之中的事,去年那边的价高,今年湘赣等地的货就都会往那边运。物以稀为贵,何况今年又是冬笋的当年(丰年)产量又高,还想维持去年的高价是不可能的。

    “仓库找好了吗?”

    李家明的镇定自若,让急躁的毛伢也冷静下来,即使九块八的售价,这生意也是翻倍地赚,只是想要象去年那样赚不可能而已。

    “嗯,我们在仓库对面的楼里租了间房,正好可以看到仓库。老九跟蚊子定的地方,大家按地盘收,不能擅自抬价。他们把崇乡、港口划给了我们,高桥、幽居、茶山划给了老九。”

    呵呵,还真以为他们是谁呢?暖和过来了的李家明掏出张小纸条,递给毛伢道:“这是袁州火车站岳科长的电话,这次我们运到袁州直接上火车。这个关系好好处,莫舍不得花钱,以后你会用得到的。”

    毛伢大喜,火车可比汽车的运费便宜一半!

    一会儿,洪伢端了两碗方便面过来,李家明他俩吃完,骑车到了临时住处。等安顿下来,毛伢小声建议道:“家明,我们还是先莫收别处的货吧?要是这两日端伢他们剁不翻蚊子、老九,肯定会打架的。你放心,我安排好了,他们的货出不了县的,到时候还是我们的!”

    “你怕了?”

    手在微微发抖的毛伢脖子一仰,豪气道:“我怕个屁,我是怕光顾着打架,耽误了赚钱。”

    这话听着爽快,富贵险中求,一无所有的人怕什么?也只有老子这样的人,才能运筹帷幄坐不垂之堂!

    “放心吧,老九、蚊子都会倒霉!”

    刚才还豪气冲天的毛伢立即笑起来,小声道:“嘿嘿,张局?”

    “闭嘴!”

    ‘见惯了’更大场面的李家明训斥了一声,看向对面的货场。端伢他们三个光头正蹲在自家地盘上吃饭,旁边还放着三根铁棒,另外几个货场里,也是三四个混混手执铁棍,一派严阵以待的架势。

    有点‘三十年’前的味道了,已经修炼得凡事都风淡云轻的李家明,难得有了点小激动,满意地又看了看远处的县城。已经是路灯初上,桔黄色的灯光昏暗,楼房里也开始灯火通明,也不知道这几天有多少人要倒霉。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