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预则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南方人有冬至吃狗肉进补的习惯,这一天同古街的狗肉涨了价,街头巷尾都飘着狗肉香。

    可森林公安分局的干警们,没空回家吃狗肉,全部在办公室里待命。待到天色一黑,县委曾书记一声令下,二十多号干警全体出动,带领着从县公安局、各乡镇派出所,临时抽调的一百多警察满街抓人。从老九、蚊子这样的混混头子,到黄毛他们那些的小混混,张仁全他们是见一个抓一个,塞满一卡车就往县看守所送。

    一时间,制服满街、警笛长鸣。

    街上扫荡完了,一身警服的徐立成又带着几辆警车,冲进了李家明他们的货场,将包括端伢、洪伢他们在内的混混一网打尽。

    看着对面货场里鸡飞狗跳,站在窗户边的毛伢直咂舌头,小声道:“家明,这都是你安排好了的吧?”

    李家明笑而不答,吩咐道:“剩下的事你自己安排!”

    “哦,家明,你跟我讲讲撒,你怎么就笃定柳局长会这样捉人?”

    “运气”

    “啊?”

    教兄弟,李家明一向都很有耐心,耐烦地将林业县的财税组成说起,再分析行署、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心理,最后将自己这一伙人的利益与之挂钩。

    “晓得了吧?这就是运气,若不是上面开始忧心以后的财税,我们根本就借不到他们的势。”

    毛伢顺着李家明的思路想了一阵,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电视里总说什么运筹帷幄,家明也有那本事了,去年就开始一步步设计,等再过几年,他会厉害到什么程度?

    “啧啧啧,还是你厉害!”

    李家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事不是自己厉害,而是钱太厉害。其实没有森林公安抓人这一出,光凭口头答应的那价值上十万的诱饵,这帮混混也注定了是这个结局。高斌为了一幢房子,能把端伢折腾得死去活来,送几万块钱的红包,那帮警察能用警车、警棍甚至是手枪替自己开道。

    民不与官斗,混混能跟警察斗?

    哼,自己能想到的东西,估计那个老九也想到了,十有八九也拉拢了一帮公安,否则他没那个底气,要求大家以四块钱一斤的价格卖给他。现在他人进去了,恐怕很多警官同志得急得跳脚了吧?要说起来,也还真是运气,毛伢底子干净,而对手一屁股屎,这才能让自己从容布置,否则难免会误伤自家兄弟。

    “毛伢,你是要当老大的人,得学会动脑子、多动脑子。很多事情,要提前作准备,要多做几手准备,这就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晓得”

    刚才还嘻笑的毛伢躬身受教,他、端伢以及他手下的十几个兄弟,都做好了火拼的准备,甚至准备豁出去蹲年把监狱,也要把这趟横财抢到手。可让他们完全没想到的是,一场眼看着要风波险恶的江湖争斗,被李家明风淡云轻般地变成了警察与混混们的斗争。

    读书人厉害啊!张仁全不过是高桥的派出所所长,怎么就突然成了森林公安分局的局长?还有刚才在货场里凶神恶煞的徐立成,他以前就是崇乡分局的户籍警,怎么就这么恶了,还带人来货场捉人?

    难怪老辈人都说,书生杀人不用刀,就家明这几下子,转眼就把老九、蚊子他们都送进班房了。

    第二天一早,毛伢手下十几个伢子、二三十个混混,揣着现金奔赴各个乡镇。现在头子们被捉了,剩下的小混混还能翻得起浪?一块五一斤的收购价,运到县城就是两块五,这样的钱都不赚,还想着老大发红包?

    等到中午时,冷清清的货场开始热闹起来。去各乡镇靠暴力收冬笋的混混们,开着龙马车、三轮摩托车,将一车车或多或少的冬笋运来,却惊讶地发现自家货场里没人。倒是‘生哥’的店前有人,还停着两辆后八卡车。

    “你不晓得?昨夜捉了几百人,全部都是在街上混的!”

    “嗯,听说老九、蚊子他们都捉起来了!”

    这话一听就是吹牛皮,可混混们能有多少钱?一听毛伢他们的解释,刚收笋回来的混混们,连忙往街上跑,稍一打听就面无人色。完了,老大被抓了,这些笋怎么办?一块五一斤收的,花得都是现票子,可去年市场里零售都才一块八!若不是老九、蚊子他们公开答应大家,承诺四块钱一斤敞开收购,他们也不会跑到乡下去收这玩意。

    “收笋了,两块五毛钱一斤,过秤就给现票子!”

    毛伢的粗嗓门嚷嚷着,两三个真正的农民毫不犹豫地卸货,钱到了手才是真的,那些开价四块的人都被捉了,还等着他们出来给钱?今年冬笋是当年,虽然今年秋季没落多少雨,山上的冬笋没有往年当年的多,但也比去年多得多。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去山上挖,一家人全部去挖,一日挖百把几十斤笋就是二三百块钱咧!

    可混混们不同,他们舍不得按毛伢开出的两块五一斤卖,纷纷围上去说情。没了头子给他们撑腰,这些人对上小有名气而且手下极恶的毛伢,心里还是非常发虚的,何况人家店里七八个粗壮后生在忙碌。

    “生哥,昨日都是四块,你不能让我们白辛苦一场撒?”

    “生哥,帮帮忙,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兄弟,总不能太亏待我们了撒”。

    昨天是昨天,今日是今日,稳坐钓鱼台的毛伢一点也不急。老九、蚊子他们跟隔壁的混混头子,达成了不得越界的协议,如今还能放着现成的钱不赚?

    “各位兄弟莫吵莫吵,我实话实讲吧,这个价钱还是我看在兄弟义气上才给的。明日,明日早上,价钱降到两块三。去年市场里都只卖一块八,我们出到两块五一斤还低?老九答应的事,你们去寻老九,反正我毛伢只收两块三一斤!”

    “生哥,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们可就卖到宜风去了!”

    “随便,我可以告诉大家,宜丰的价钱是两块五一斤。你们要是不信的话,打电话过去问!”

    隔壁县的价格还真是两块五,那边的经济更发达,混混们隐隐形成了帮派,而非象同古样一盘散沙。那边的几个大混混头子坐下来一谈,当然是老大吃肉、小弟喝汤,地位等级泾渭分明,反而价钱不如这边的高。

    “想清楚来,卖的就到那边过秤,拿现票子!不想卖的就请便,莫挡得我们做生意。”

    有人犹豫有人卖,等到吃完午饭时,大狗伢、军伢就开着装满了冬笋的卡车,带着毛伢去袁州火车站。现在的沪市冬笋一天一个价,早到的肯定就价更高,时间就是钱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