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扭乾坤(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夜深了,远处点点灯光将黑夜划成泾渭分明的几块,有了几分官威的柳本球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如墨夜色发呆,等着捷报传来。

    《新闻联播》时,张仁全来了一趟,虽然没有明说,却透出想强行将龚局长拉下马的意思。老龚跟那个绰号‘老九’的洪赳霖是发小,据说两人在公安系统时,老九还替他挡过灾。老龚能上位,后面也有公安局邱政委、老九的姐夫使了力,而邱政委是前任杨常务副县长的表弟。

    烟灰掉在地上也没察觉的柳局长,他不怀疑张仁全的能力,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反而感激这位主动投靠过来的手下,对自己忠心耿耿,关键时刻强行将自己推上位。

    各人所处位置不同,考虑的东西就不同。自己只是一个副局长,考虑的是林业系统的事;张仁全只考虑木材走私越来越严重的问题;而领导们则要通盘考虑。稳定是压倒一切的大事,若对此事穷追猛打,会将多少官员牵连进来?若是牵连的官员过多,本地官场岂不是要引发地震?这么多官员有问题,那从这里荣升走的领导们,又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这下好了,手里的刀主动砍向了自己的绊脚石,还主动当那只替罪羊。拿到了证据,老龚将黯然引退,自己将再进一步;拿不到证据,秋后算账也是张仁全来扛,跟自己一个分管副局长关系不大,一切都是立功心切的手下擅自行动,自己最多是一个管束不严的责任。

    哎,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关键还是一个度的问题,要将碍事的人踢掉,又得保持官场的稳定,上面的领导也难啊!揭盖子容易,可万一收不了场,莫讲自己这样的副职,哪怕是曾书记那样的县委一把手,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柳本球心绪纷乱,一会替他自己打算,一会又替领导着想,他的手下可不管这一套。徐立成吃完晚饭就带了两个心腹直扑邻县看守所,只把十八般本事使出一两分,就把老九的牛黄狗宝全掏了出来,连在他姐夫那听到的内幕都不敢隐瞒。

    这一记录就是几个小时,记得徐立成两个手下都胆战心惊,趁他着撒尿的时候跟出来,小声道:“徐头,我们是不是惹祸了?这要是交到检查院,全县都会地震的!”

    “怕了吗?”

    溜出来的干警脸色发白,点完头又连忙摇头,引来徐立成的狰狞一笑。

    “小宋你记住了,要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要是熬资历,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提拔?我还好,跟对了人,你们呢?老子上不去,你们还会有机会?

    操,这次操翻这么多当官的,大把的位子空出来。上面的领导吃肉,我们这帮立了功的萝卜头总要喝口汤吧?”

    领导都不怕,自己一个萝卜头怕个卵!

    既然不怕,那就搞,往死里搞!

    拿到了翔实的口供后,张仁全、徐立成直扑银行,用地区公安处、林业公安局的红头文件当令箭,将涉案人员家属的银行户头纪录全部拿到手。

    等柳大局长等来消息时,一条完整的证据链已经形成,不但坐实了龚局长受贿,还将其他两位副局长及公安局、各林场的不少领导都牵涉其间,桩桩件件都铁证如山。哪怕是涉案领导们抵赖都没用,照样可以用新刑法里的‘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逮捕。

    “仁全,看守的人可靠吗?”

    “可靠,全部是地区公安处的人,我们的人也盯在那。”

    脸上阴沉沉的柳局长发了支烟给他,示意他坐下,沉声道:“仁全,晓得这意味着什么吗?”

    “晓得,个人前程尽毁。”

    是啊,不听上面招呼,就是不服从大局,若自己是曾书记,也一定饶不了他。

    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柳本球沉默一阵,挥挥手示意张仁全出去,将桌上的宗卷原件装入一个文件袋,站起身来拔通了蔡常务副专员兼副书记的电话。

    “领导,案情已经全部清楚了,内容骇人听闻。嗯,我听从您的指示,是,是,是,我马上去向曾书记汇报!”

    一个多小时后,棘手的宗卷副本交到上任了两年的曾书记手里,这位县里的一把手就如柳局长猜想的那样大为头疼,久历宦海的他来说,拿下这些蛀虫不是什么难事,哪怕这里头有他的心腹,难得是如何善后。当初提拔这些人的领导都高升了,拿下他们也就意味着领导们当初识人不明。更要命的是,官场内关系盘根错节,触到一个就是连着一大片,若是拔起萝卜带出泥,冒犯了不该冒犯的人物,那又怎么收场?

    一把手看似大权在握、威风凛凛,其实很多时候是在螺丝壳里做道场,一举一动都得小心翼翼。

    “小柳,这些是真的吗?”

    真与不真还需要问?刚在文印店里把所有事情都捋得清清楚楚的柳局长恭敬道:“书记,仁全他们政治是可靠的!这些宗卷原件锁进了保险柜,除了经手人外,外人看不到的。”

    躬身而立的柳局长答非所问,让曾书记心里极为不满,却轻轻点头、挥挥手示意他出去。

    什么叫政治可靠,什么又叫原件锁进了保险柜,这就是逼宫!妈的,看过跑官要官的,就是没看到这种伸手抢帽子的!

    半个小时后,向主子汇报完了的曾书记召集两个副书记开碰头会,接下来的事,发展得令人瞠目结舌。林业局龚军局长调任政协担任民宗局局长,由柳副局长代理局长,其余两位副局长调任文化局、档案局…………;森林公安分局副政委徐立成代理政委,而张仁全脑袋上的代理二字依然……。

    紧接着几个混混头子及心腹手下,从邻县看守所转移至本县看守所,并由公安局继续调查其刑事犯罪行为……。

    这事成了,但立下大功的张仁全十有八九完了!这才是真正的官官相卫,符合国情的结局。

    一直猫在临时住处等消息的李家明终于放心了,事情已经向自己预想的方向发展,牺牲了张仁全的前程,却把几个头子都按在监狱里动弹不得。等七八年后他们再出来时,若是毛伢还斗不过几个过气的混混,那他也别想着以后混社会了。

    “家明,这下好了,嘿嘿”。

    坐在火盆前烤手的李家明也笑了几声,才正色道:“毛伢,接下来的事,还要我教吗?”

    不用了,自己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还收拾不了那些手下两三个人的小混混头子?

    “嗯,收到二十六,二十七大家回屋里过年,你自己来我屋里算账。另外,叫洪伢、庙伢一起来,大家商量一下投资做生意的事。”

    “哎”

    毛伢答应得非常高兴,家明的生意眼光那是一等一的,收笋再赚钱也就是这两三年,正经生意才是稳定的财路!

    等手烤热了,李家明拿起自己的背包,接过摩托车钥匙,自己骑车去父亲家。出来近两个月的时间,前段时间还有个生意的托词,现在生意不忙了,于情于理都要去父亲那住几天,再和大家一起回崇乡过年。

    一家人嘛,哪怕是自己跟阿姨、婉婉再疏远,也不能让父亲和小妹为难。男人嘛,可不就是委曲自己,让家人舒心?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