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讹诈与反讹诈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家明?”

    “哥哥!”

    听到张象枫的惊呼,正在客厅里逗婉婉的小妹尖叫着扑上来,慌得正脱鞋的李家明连忙抱住她,免得两兄妹摔成一团。

    “哥哥,想我了不?”

    “嗯”

    “骗子!莫以为我不晓得,你跟毛砣哥哥他们在收笋,明明在街上都没来看我!”

    脖子上吊着只树袋熊,李家明撑着墙壁换好拖鞋,将小妹整个抱了起来,陪笑道:“哥哥不赚钱,你怎么做得起一幢这么大这么大的屋?”

    “有几多,够我做一幢这么大这么大的屋不?”

    “嗯”

    旁边的张象枫连忙拉了拉李家明的衣袖,小声道:“柳老师来了,正跟你耶耶喝酒,快过去打个招呼。”

    他怎么来了?

    李家明稍稍思忖,猜出了柳老师的几分来意,连忙放下小妹去餐厅。

    要说李传林这套房子不错,四室两厅够大,装修得也相当不错。棂子雕花的屏风、隔窗,酸枝木的古典家俱、瓷器、字画、卷轴、盆景,没有丝毫暴发户的气息,反而有浓郁的文化韵味,这应该是父亲从他老板那学来的。

    “柳老师好”

    可算是等到正主了,正夹着花生米的柳老师嘲弄道:“哟,小富豪来了?

    传林啊,你不晓得,你这儿子可不得了啊!这伢子要是生在古代,那就是苏秦、张仪式的人物。他这张嘴巴啊,不但能把死的讲活,还能骗得人溜溜转,把一帮人耍得团团转!”

    穿帮了,纸还是没包住火,李家明尴尬地挠了挠头,自己坐到餐桌边给老师斟酒陪罪。

    “老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要让我选择,我宁愿让别人吃点亏,也得让一帮发小走正途。”

    正陪酒的李传林不清楚情况,不好插嘴,连忙给老师陪罪道:“柳老师,这伢子要是做错了,你该骂就骂、该打就打,以前王老师、张老师来屋里家访,我也是这么讲的。老师打学生是为了学生好,我师傅以前就常把烟筒敲我脑壳的,要是当初我师傅不蛮得我学手艺,哪有今日的好日子?”

    “乱讲”,酒意正酣的柳老师摆了摆手,有几分得意道:“传林,我教十几年书,也就教出这么一个争气的学生。你以为我今日特意过来寻你?我是来堵这家伙!”

    可话一说完,柳老师又阴沉道:“家明,给我讲讲,冬笋有这么赚钱?能让你不惜把张仁全毁了?”

    李传林夫妇愕然,震惊地看着自己儿子(继子),这家伙把张仁全给害了?天哪,那是罗坊张家最争气的子孙!

    “明伢,你想死是吧?”

    父亲一发怒,李家明本能地蹦了起来,等站了起来才回过神来,连忙将吓倒了的小妹抱住,解释道:“耶耶,你莫听柳老师诈人,我一个伢子,还能害一个森林公安分局的局长?”

    “是嘛?”

    柳老师冷笑一声,沉声道:“等过了年,仁全就要荣升到政法委去,职位是综治办副主任。对了,那个办公室现在一正三副,总共五个编制!”

    倒霉的张大局长,这就是不听上面招呼、利欲熏心的下场,俑作始者李家明暗叹了一声,可嘴里却不在乎道:“柳老师,你莫吓我耶耶、阿姨。连陈副校长,你都帮他搞个校长的位子,全哥帮你立了这么大的功,你还会亏待他?”

    “哼,你以为县委是教委啊?”

    或许吧,但父亲、继母在这,而且小妹也在这,李家明是不会认这个错的,强辩道:“柳老师,你那副局长职位哪来的?你上面那位领导,能把你从中学校长的位子上,强行提拔到林业局副局长的位子上,安排一个小小的张仁全,还不是他一句话?

    要我讲,如果我是那位大领导,张仁全这种硬脾气的人,只嫌少不嫌多。当官嘛,手下要有听话的人,更要有能做事的人。”

    硬脾气?柳老师冷笑一声,张仁全是什么货色,自己心里还没底?能力是不错,胆子也有,就是私心杂念太强,虽然他这次帮自己上位,但也改变不了他的本质。那种人能用、能重用,但要时刻控制,甚至关键时刻不惜毁了他!

    极会察言观色的李家明,很容易猜到柳老师心里的想法,帮忙解释道:“柳老师,人非圣贤。我觉得吧,天下没有无用之人,关键是看将他放在什么位置,如何使用他的专长,限制他的短处。”

    妖孽!

    被说破心思的柳校长收起了脸上的阴沉,换上一张笑脸道:“不错不错,可以出师了。传林,你有福气啊,生了个好崽。”

    刚才还怒形于色的李传林松了口气,关切道:“柳老师,仁全真没事?”

    “没事,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仁全也算有本事,但性子还不稳重,正好去坐两年冷板凳,磨磨性子。”

    “那就好,那就好”。

    柳老师一笑,李家明怀里身体发硬的小妹软了下来,连忙跑到客厅里去帮哥哥沏茶。

    “家明,我很好奇你搞这么大的动静,甚至可以说手腕耍尽,真有那么赚钱?”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能不说吗?李家明打了个埋伏,苦笑道:“柳老师,冬笋确实赚钱,今年没人跟我们竞争,大概赚了六十来万吧。”

    “什么?”

    李传林夫妇一声惊呼,可柳老师却端着酒杯笑而不语,这伢子是不骗人,那是关键时候才骗。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李家明这次是小看了柳老师,还画蛇添足道:“这只是毛利,分到我头上,能有个七八万就不错了!我、姐夫、毛伢、毛砣,还有洪伢、庙伢他们一帮人,摊到个人头上有几多?要不是那帮伢子成日瞎混,怕他们走歪路,我用得着费尽心思耍手腕吗?”

    柳老师露出个欣慰的表情应个景,甚至还教育这伢子道:“嗯,是这个道理。家明,人啊,能力有几大,责任就会有几大。现在街上的混混没几个了,王富生他们那帮伢子,又没几个老实听话的,你要好好管着他们,莫让他们惹是生非。莫搞到以后别人一提起崇乡来,就是讲我们那出的混混多。”

    这话语重心长,但柳老师和李家明心里都清楚,混混是消灭不了的,只能加以控制,莫让他们破坏社会秩序,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更何况利字当头,李家明折腾出这么大场面,没有把利益榨干净之前,不可能让毛伢他们转型,只会在后面推波助澜,加速这一过程。

    “柳老师,我尽力引导他们做正当生意,莫搞些上不得台面、见不得光的东西!”

    “要的”。

    喝足吃饱了的柳老师将半杯残酒倒进嘴里,喝了小妹端来的热茶,夸奖了几句乖巧的小妹,这才起身告辞,顺便道出他的真实来意。

    “传林,我先走了。家明,跟我去一趟,你小子有商业天分,帮我看看几份材料,提供点参考意见。”

    “哎”

    自己这老师可真不是好糊弄的,故意提起冬笋的事,还把张仁全的事挑破,搞不好又出什么难题来为难自己。李家明答应了一声,连忙跟着老师出门,去当他所谓的参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