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一将难求(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纳税是企业最基本的社会责任,这是一句书面语,用李家明的话来说,这叫给政府交保护费;用他父亲李传林的话来说,这叫给政府上贡。还真以为那多交的三十万,李传林交得那么心甘情愿,那是没有办法的事,他搞不掂平时里跟他称兄道弟的柳大局长!

    当然,有大领导在场,李传林得按标准答案回答,然后再解释道:“蔡书记,您以前是我们的老书记。托您的福,以前我们用煤油灯,现在都是用电灯,所以我得跟您讲实话。

    钱谁会嫌多,但要赚得心安理得,要赚得能睡得着觉。我这厂子吧,采购的大部分木头都是偷逃了林业规费的,我若是赚不到什么钱,那肯定不会主动多交税;可我的厂子经营状况不错,那就不能沾政府太多的便宜。做人、做事都要讲究,不能光沾便宜不做贡献。”

    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同,拍个马屁都能拍出新花样,而且搔到了蔡书记心里的痒痒处。

    靠一县之力,建起一个大型水库,解决全县人民的用电问题,还能把多余的电力卖出去,每年赚回来几百万,这可是他最得意的地方。建国五十多年,包括期间的革委会主任,同古的县委/书记不下十任,可乡下老表能记得住谁?还不是他蔡某人?

    “老李,过奖过奖了。”

    李总升格到老李,这可是天大的面子,李传林依然憨厚道:“蔡书记,我是个粗人,初中都没读过。要是讲话直了点,您也别见怪。

    前几日,我打电话骂森林公安的张局长,也就是我老婆的远房侄子。我骂他站着讲话不腰疼,他捉的那些木头贩子,该罚钱就罚钱、该判刑就判刑,莫全部拖着不放啊?我厂子里一天要十几立方米好木头,总不能让我的工人去挨家挨户采购吧?要不是柳局长帮忙,从几个林场里帮我尽量调老山材暂时顶着,我这早停工了。

    蔡书记,您是大领导,得管管这事。杀人不过头点地,眼看着快过年了,那些混混是罪有应得,可那些生意人莫总关着了。即使犯了事,也得给个说法吧?

    我昨日还跟钟县长讲,要是解决不了我的原材料问题,明年的税收我可不会再交那么多了。蔡书记,不是我老李没觉悟,不帮政府分忧,而是交不起啊。我们做高档家俱构件的,只能用那些树龄长、硬度高、韧性好的老山材,否则达不到质量标准。领导可能不清楚,外贸单子不比我们内贸,质量不行不会要,即使蒙混过去了,以后还会让人索赔的!”

    务虚的领导喜欢听漂亮话,务实的领导喜欢听实在话,而实在话往往是最难听的。得到了柳局长提示的李传林,可谓是大实话一堆一堆,而且句句透出农民本色,着实入了这位地委、行署大领导的法眼。

    做事的人嘛,要是客话、套话连篇,还做什么实事?不过,这人看似粗鲁,其实精明过人,可能是他的某个亲戚朋友被关起来了,在这变着法子求情。这个无所谓,只要有本事、能做事,卖个人情又如何?

    “小柳,听到没有?老李将你军了,得给人家解决啊!老李可是给你们交了一百多万的税,交足了保护费的哦。”

    大领导的调侃,让柳局长心里暗喜,连忙道:“传林,明日我跟仁全他们打招呼,崇乡几个木头贩子交笔罚款,这事就算了,行不?”

    这次卫民兄弟可算是脱身了,看似憨厚的李传林大喜,连忙感谢道:“谢谢蔡书记、谢谢柳局长,不是我要麻烦领导啊,没那些熟悉情况的人,我拿着钱都收不到合适的木头。我们厂子生意好,利润比其他厂子高,就是凭着高档家俱的构件单子,要是质量不行了,哪拿得到订单哦?”

    政府是办不好企业的,李传林有本事把家俱厂经营得红红火火,肯定就有本事把其他厂子也经营好。蔡书记是老书记,知道县里几个竹木加工厂都半死不活,不但不能给政府上缴利税,还得每年财政补贴其工资。究其原因,还是那些厂长、经理只会当官不会做事,总躺在那吃老本,现在老本吃光了,就屁用都顶不得。

    “老李,你别把我当领导,我也不把你当老板。你给我说说,县里的那几个竹木加工企业,要是由你来经营管理,有希望扭亏为赢吗?”

    这事不能乱接应的,看似憨厚实则精明的李传林明白对方的意思,可他仔细想了一阵,还是不想接这种烫手的活,摇头道:“裁掉那些闲杂人员,再对成本进行控制,保本经营应该不难,但要有赢利不太可能。现在纤维板、密度板的市场已经饱和了,各地政府都对厂子进行补贴,可以说销售价已经接近成本价。”

    柳本球倒是想起了前几天,李家明跟他争论的话题。那小子肯定是有解决那些问题的办法,而且凭他那脑袋瓜子肯定有相当把握,可那么大风险的事,他也不敢乱插嘴。最重要的是,自己已经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没必要再继续表现,官场上有些事是过犹不及的。

    可蔡书记很想拿出一两个企业,给李传林去试一试,这位农民出身的企业家能做事,而且头脑灵活、做事有韧性、有魄力。更关键的是,他刚才自己说的,一天消耗十几立方米木材,除掉节假日,一年不过四五千立方米木材,却给政府上交一百多万的税收。

    按这个比例算,一立方米的利税达到了两百元左右,而且解决了一百七十多号人的就业问题。明年他们扩产一倍,就能上缴两百万税收,并且解决三百多人的就业问题,还只消耗万把立方米的木材。若是这样的话,木材的砍伐速度可以降下来,让它们慢慢长成老山材,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蔡书记以前当县委/书记时,只想着本地多建厂子、多生产产品,既可以提高gdp,也能创造更多的财税。可到了更高的层次后,他才发现不但是本地区,而且是全省范围内,大家一窝蜂地办竹木加工厂,产品类型都一样,不是纤维板就是胶合板或密度板,都是一些低附加值的东西。

    从去年开始,全地区七个林业县,所有的竹木加工厂,几乎都出现了同样的问题产品滞销。产品滞销、降价销售,然后形成恶性竞争,所有的企业陷入严重的亏损状态。

    若是能在同古这打开突破口,把企业交到私人手上,哪怕他们开发不出高附加值产品、交不了多少利税,只要保住数以千记的工人的饭碗,这对政府来说也是极大的帮助。再说,私人企业不比国有企业,他们接下这摊子,就会想方设法开发利润更高的产品,这又可以带来新的机遇。发展经济,得靠这些能人,而不是那些只会写材料的官员!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在世上不就是追逐名利?等从李传林厂里出来,坐上了四个圈圈的奥迪车,后座上的蔡书记突然道:“小柳,你去跟李传林谈谈,看有没有办法开发出新的竹木产品。

    你可以跟他直说,即使开发不出新的产品,只要他能兼并掉一家国营竹木加工厂,并且扭亏为盈、每年上交二百万税收,我保他一个县政协委员。若是他能把剩下的四家竹木加工企业全部兼并掉,只要他能保证那些工人的饭碗,再每年交一千万的税收,我保证他能当县政协副/主席、还能当地区政协委员!”

    “领导?”

    柳局长愕然,这事谁能办得到?李传林是有本事,最多也就是兼并家把厂子,交二百万的税。可听领导的话音,不单是这二百万的事,他的希望是一千万!一千万的税收啊,去年吴老板的药厂交了六百万税收,全县工业税收才堪堪过一千五百万。这一千五百万还没刨掉财政给的补贴、银行贷款,若是刨掉这些,全县连一千万都没有!

    “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呗,要是真能交一千万,一个连工资都不发的副处级帽子算什么?”

    蔡书记看着后视镜里灯火通明的厂子,突然又沉声道:“小柳,这个李传林看似憨厚、粗豪,其实是个精明透顶的人。他既然能有本事拿那么多订单,还将质量卡得那么严格,那就一定能把企业做大。地方经济要发展,必须要有龙头企业,政府办的企业,除非是垄断行业,否则是挑不起大梁的。

    哎,本来田依林是个不错的苗子,可惜走错了路,不想着如何把企业做大、做强,成天就琢磨赚快钱了。”

    这些话都对,罐头厂的老田挂了个工商联副主席后,每天吵着要便宜地皮盖宾馆,可柳局长一时间琢磨不到领导的真实意图。李传林虽然有本事,厂子也发展得非常快,可还没有本事到让一个副厅级领导如此看重的地步。虽说他接得到粤省那边的订单,可他自己都说那是不长久的,随时都可能被人取代。莫非领导认为,李传林真有能力把这厂子做成大型厂子?

    坐在后座的蔡书记也不解释,自顾自地闭目养神。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工厂建起来了,工人也招进来了,若是厂子大量破产,后果将不堪设想。得赶在情况还没彻底无法收拾之前,把那些跟风建设的厂子处理掉,免得成为政府的负担。别的县自己没能力管,同古不能出现问题!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