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人不强蛮,不得敬重(三)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放寒假了,要过年了,在外打工、求学的人都往家里赶,可李传林带着李传祖去了东北,走的时候还带了十几万块钱,细木工板的技术没难度,但工艺流程肯定要参考人家正规厂家的。这年头的国营厂子,只要有钱送过去,哪有搞不到的技术?

    父亲走了,李家明这少东家就得去厂里主事发红包。

    腊月傍晚,下了工的一百七十八号工人、干部,打扫完车间、办公室、厂房卫生,齐刷刷地站在办公室前,按车间排好队,兴高采烈地等着少东家来发红包、宣布放假过年。私人企业可没那个春节放七天假的规矩,他们过年一放就是半个月,忙不过来的时候,接连一两星期连轴转也是常事。

    去年厂里欠了贷款,还遭了场大水灾,过年时给工人的红包才一百块钱,今年光税收都交了一百多万,再包一百块钱可就不象话了。当老板的不能太抠门,交税都能多交三十多万,给工人太少了影响不好。何况大家准备吞掉县里几家竹木加工厂,更得给那些国营厂子的工人信心。

    奖金是学药厂,每人多发一个月工资,这叫年底放双粮(双薪);红包每个包六百六十六,这叫六六大顺,讨个好口彩!

    特意穿着正装、打着领带的李家明往台阶上一站,气质沉稳又有股书卷气,把旁边刚得了一千六红包的王主任比了下去,更博得工人师傅们暗暗喝彩。老板的崽就是要的,一看就是读书人,难怪能年年拿全县第一!

    “各位师傅、叔叔、伯伯,我父亲有事去了外地出差,委托我来给各位发点奖金、红包。今年辛苦大家了,谢谢大家的努力工作,让我们厂的业务蒸蒸日上,谢谢大家”。

    李家明冲工人们鞠一躬,下面响起热烈的掌声。读书就是读书人,说话都是标准的普通话,比李老板的崇乡话好听得多。

    工厂不是机关,不是口才好就有本事,更没必要站在台上滔滔不绝,也没什么好处。李家明鞠完躬拱拱手、说点吉利话给大家拜个早年,然后就给大家发红包。

    “张叔叔,辛苦您了”,李家明双手递上红包深深一躬,慌得第一车间主任连忙扶住。给大家鞠躬是礼数,给个人鞠躬就是尊重,这个年龄跟李家明父亲差不多的男人,眼睛里都发热。

    “家明,莫莫”

    “张叔叔,您是长辈,当得起!这厂子由我父亲创建,却是大家努力的结果,您也当得起!”

    李家明一个个红包双手递、一个个躬诚恳地鞠,鞠得这帮大老爷们都感动异常。

    这是尊重人咧,莫看那些国营厂子的工人端铁饭碗,号称是工人的主人,可官是官、工人是工人,有哪个厂长、书记把工人当人?还不是当官的抽‘芙蓉王’、下馆子、坐小车子,工人连工资都发不出?

    小县城只有那么大,少东家破天荒给工人鞠躬,一石激起千层浪。哪怕是工人们炫耀他们的年底双薪、大红包,替给他们鞠了躬的少东家辩解,街上照样说收买人心的有、说少年心性的也有、甚至还有说故意给政府出难题的。除了华居家俱厂的员工外,好象没几个人说这是真的,那个据说是天才的伢子是真的尊重工人。

    这还真不是李家明惺惺作态,而是真正的尊重人。做企业不比当老大,得尊重人,不管是顾客还是员工,都要给予足够的尊重。人心,才是第一位的!只要有人心,大家团结一心,没钱、没技术照样可以成事;但若没有人心,其他条件再好,也最多是赚点钱,建不起伟大的企业!

    不过再怎么讲,工人拿到的双薪是真的,六百六十六的大红包也是真的,着实让在等过年工资的几个厂里的工人羡慕。当然,调任了民宗局局长的龚军突然被纪检人员带走,也着实让已经两个多月没看到工资的工人们大快人心。龚军外号太监,在局里一向口碑不好,那是个宁愿装修办公室、买空调、买轿车,也不愿给职工报医药费的贪官!

    当然,还有件事也是真的,银行停止了给厂子贷款,哪怕柳局长带着几个厂长,天天在银行磨、求,也贷不到一分钱。连由政府直接管理的信用社,几个主任、副主任都对他们都避而不见,还让信贷科长提醒他们,林业局欠他们一百多万呢。

    眼看着没一个礼拜过就要过年了,工人的工资没着落,局长、厂长们那个愁啊?

    “柳局长,银行不肯贷,要不局里帮着先从财政局借点钱?”

    刚从银行受了一肚子气的柳本球,瞪了陪笑的竹器厂厂长一眼,没好气道:“朱卵,你去给我借万把块试试?局里今年帮你们借了三百万,现在连退休老子的医药费、救命钱都卡着不报!

    操,黄鼠狼还真是翻脸不认人?老郑,把他女儿调到竹器厂下车间,年终考核不合格。还有那个钟莹,一起调过去!”

    瞬间,会议室里鸦雀无声,柳局长比龚局长可霸蛮、匪气得多,黄局长、钟行长的女儿,说整就整而且是明里整、撕破脸来整。谁要是得罪了他,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可整归整,再整人家的崽女,也只能出口气,变成不出钱来。一会议室的领导愁眉苦脸,最后还是柳局长骂骂咧咧的拍板定音。

    “抵押,把你们的车抵给银行!你们这帮混蛋,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上,坐着车招摇过市,想人去举报,想丢帽子啊?蠢货!”

    抵押车?几个企业上的领导脸上不太好看,可柳局长的话又不能说没道理,龚老大都进去了,鬼知道下一个谁倒霉。要是发不出工资,那帮工人可是敢去堵书记、县长的,到时把帽子一摘平民愤,更是碰到了鬼。

    “柳局,那也不够啊?”

    “张仁全呢?”

    局里一正两副、党委委员、班子成员一堆,还有个党委书记,以前郑书记觉得自己当过乡镇一把手,成天笑眯眯的柳本球突然从副局长蹦成了压他一头的局长,多少有点不服。当头的不霸蛮些怎么行?现在郑书记见一把手如此果敢,他那点小不服瞬间即逝,连忙提醒道:“柳局,他只是代理分局长,还不是班子成员。”

    “我晓得,喊他跑步过来!”

    “哎”

    一会,接到电话的张仁全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立正敬礼。

    “那些木头贩子莫关了,崇乡的张卫民、曾志祥几个要给家俱厂送木头,一人罚五万,其他人一人十万!交不出钱的,全部送检查机关起诉!”

    这可,这可真过分,哪有这样不公平,连表面文章都不做了?何况张卫民他们偷逃的税费,比街上几个贩子还更多。

    已经得到张象枫通风报信的张仁全,对领导的关照那是感激涕零,可也不敢执行这样的命令,连忙提醒道:“柳局,这是违反纪律的,再说那些钱要交财政。”

    这世道不蛮横点,是没人会敬重的,哪怕这几个厂个个是窝囊废,那也是林业局的窝囊废,要处理也得自己来动手,柳局长咬着牙指着最肥的竹器厂厂长道:“交个鸟!朱卵,仁全搞到钱来了,你们马上去打借条,再把条子交到财政局去。

    还有,这个月林业规费不交,先把离退休干部、职工的医药费报掉。

    操,黄鼠狼还真以为他是财神爷?没老子给他搞钱,他就是个叫花子!行了,就这样,老郑,跟我去找领导作检讨!”

    满会议室的领导干部面面相觑,可又有种慕名的兴奋,一把手都不怕事,自己怕个鸟啊?以前当过乡镇一把手的郑书记也彻底服气了,当一把手的就要有股蛮劲,吹牛皮拍马屁能升官不假,可能做事、能扛事不?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