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人不强蛮,不得敬重(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柳局长,柳县长,柳书记,你可真有本事哦,要不要你来当县长?”

    “柳本球,我不听你解释,马上把罚没款、规费交到财政局去!马上!”

    ‘咣’一声巨响,紧接就是杯子的爆裂声,吓得去书记办送文件的秘书一跳,连忙又退了回去。小说

    县长在书记这咆哮,这还是县委办头一遭,坐在秘书股等着书记召见的几个领导,连忙凑了过去。

    “梁秘,怎么了?”

    “哎,柳局长挪用了这个月的林业规费,还有森林公安的罚没款,钟县长正在骂人呢!”

    “啊?”

    胆子够肥的啊,敢跟县长、书记来这一手?要是没了一两百万林业规费,各单位部门过年喝西北风啊?

    “嘿嘿,柳本球还真有种!也是换成我们,帽子都没喽。”

    轻闲衙门的二轻局郭局长看不惯,嘲讽道:“胡检,你也莫讲风凉话,一千多工人两个月没发工资,又眼看着马上要过年,换成你去当局长试试?”

    胖胖的检察院胡检察长笑了笑,不往下接口了。确实不能再接话了,要是跟上次粮食局样,工人又来堵政府、堵路,谁吃得消啊?粮食局好歹还有政策,即使工人闹一闹,上面也能理解,林业部门可是没任何借口的。

    “你少跟老子来这一套!你柳本球,哪次不是诚恳检讨,坚决不改?滚,你要是交不出一百八十万规费,我也来蛮的,先卖你们林业局的车!”

    行了,二百万变成了一百八十万,而且没提罚没款,毕恭毕敬站在那挨骂的柳局长、郑书记连忙告辞。

    等两个主动来挨骂的干部走了,刚才还雷霆万钧的钟县长颓然叹气,接过曾书记递过来的‘大中华’,商量道:“书记,上解财政资金的事不能再拖了。上次是我作检讨,再拖下去,板子可就真打下来了!”

    是啊,曾书记对这事也头疼万分,今年要上解地区一千六百万,可还差着六百多万呢。

    自己的运气怎么就这么背?以前蔡书记他们在的时候,厂子能赚钱不说,林业规费又多;轮到自己,厂子亏损不说,连林业规费收取越来越严格,都快顶不住财政支出了。

    已经愁了几天的曾书记实在是想不出办法,只好丢卒保车,拿起电话让等在秘书股的胡检察长、法院姜院长进来。

    “老胡,案子怎么样了?”

    胖乎乎的胡检察长、精干的姜院长立正,见钟县长在这愣了下,还是小声汇报道:“报告曾书记、钟县长,龚军、邱政国、梁炎、……,随时可以提起公诉,涉案金额达到五百零十七万四千元。”

    嗯,勒勒裤带,年关能过了。

    “先将查抄的资金立即上交财政,起诉、审判的事你们自己处理。”

    “是”

    两位司法口的领导立正敬礼,心里可是一阵阵发寒。旁人不说,龚军是林业局前任局长、邱政国是公安局政委,这可都是第一批投靠书记的人,就这样被严肃处理了?涉案金额几百万,现在又正是风头上,进入了司法程序,那就是不是调职、免职,不进去关几年都不可能!

    脸色发黑的曾书记也为难,前几天去地区开会,虽然开的是经济工作会,作检讨的是老钟。可书记、专员话里话外都在骂自己无能,治下出了那么大案件,居然连个说得过去的罪犯都没有。

    上解资金解决了大头,钟县长也不想参乎其它的事,踩着地上的玻璃渣子就想走,可曾书记又叫住了他。

    “老钟,企业上的事,你们政府要拿出行之有效的方法来,不能再拖了!”

    这下轮到钟县长发愁了,千多号工人看似一个月只要百把几十万的工资,可生产得越多赔得越多。不生产,gdp又太难看,到时莫讲升官,就是这位子都会保不住。哎,以前县里资源多,可以用林业规费补贴,可现在山上的资源越来越少,已经快补贴不起了,这可怎么办啊?

    今天骂柳本球一顿,那是替他解围,千多号工人要过年,他不那样处理,怎么处理?难道还看着工人举着横幅,来政府闹事?这次还能有百多万罚没款顶着,下次不会有这样好运气的!

    ‘咚咚咚’敲门声响,秘书进来了,帮领导换了杯热的茶水,小声道:“老板,我刚才听说家俱厂发红包是李传林的儿子,还有李传猛他们急匆匆地去了外地。”

    正在发愁的钟县长没反应过来,沉声道:“什么意思?”

    “上次宾馆的小黄不是说,那天晚上李传林在蔡书记那,跟柳局长大吵了一架吗?”

    秘书这么一提醒,那天晚上得了老领导赏的钟县长精神一振。看来柳本球的判断是对的,李传林他们研发出新产品了,否则不会临近年关还往外头跑。

    “去把柳局长叫过来”。

    “是”

    十几分钟后,正在林业局开会的柳本球来了,听完县长的任务苦笑道:“老板,莫想那样的好事了,李传林当着蔡书记的面都敢发火,我能说得动他?那天晚上蔡书记也在,我敢吹牛皮?人家真是那条件,先破产,再由他们收购。”

    “这不可能!”

    接过柳局长敬的‘芙蓉王’,又就着他的打火机,钟县长狠吸了两口,沉声道:“本球,你莫跟我打马虎眼,莫把做私人关系带到公事上来!”

    “老板,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要是公私不分的人,能压得李传林多交三十万?”

    钟县长沉默一阵,不再提这茬,这位下属确实公私分明,可要破产厂子,他又下不了决心。破产容易,而且还可以赖掉银行里的贷款,可一旦破产了,也就意味着政府对企业没了管辖权。私营企业可不比国有企业,很多事得跟他们商量着来,否则人家把设备一搬,另找地方开厂。现在到处招商引资,只要他们有资金、有技术、有设备,在哪开厂不是开?若是把厂子交到人家手上,人家拉着设备一拍屁股走人,那真是让鬼打了!

    “你们局里的意见呢?”

    屁股决定脑袋,柳局长也很纠结,但凡有可能,他也不想那些厂子破产,减小手里的权力。可李传林的性子硬,连迁坟的事都讲得出,还有什么做不出的?眼看着快过年还往外面跑,肯定是搞出点什么好东西来了。等他们回来了,厂子里的事还没处理好,搞不好他们真会继续扩建,到时谁还会接手那几个资不抵债的厂子?

    “撑不住了!这次要不是有罚没款,您又给了二十万,我们拿什么去补贴?开发不出新产品,那就是四个无底洞!老板,我晓得李传林那人,做不出生崽没屁眼的事。”

    沉默良久,钟县长还是决定赌李传林不会做得那么绝,抽完了手里的烟又用烟屁股续了一支,突然沉声道:“本球,马上赶个方案出来,夜边上常委会。”

    “曾书记那?”

    “管他作什么?有本事,他拿出解决方案来啊?”

    只要领导同意就行,柳局长连忙从公文包里掏出早准备好的两份方案,将下面一份放到上面来,小声道:“老板,要做就做绝来,让银行里去头疼!”

    阴着脸的钟县长,翻了下那份特意挑出来的方案,不禁吓了一跳。

    操,柳本球这是做事不规矩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