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人不强蛮,不得敬重(完)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没几天就过年了,李家明大姐、二姐拖着旅行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刚敲开她们三叔家的门,正看动画片的小妹就扑了上去,抱着大姐的大腿热切道:“大姐、二姐,你们回来了,大姐夫回来过年不?”

    “怎么,想得压岁钱?”

    “嗯,大姐夫比大毛姐夫大方得多,大毛姐夫最小气了,去年过年都只给十块钱,不,二十块钱!”

    刚放下旅行箱的大姐,被怀里的小妹的赖皮兼狡猾逗乐了,冲正泡茶的李家明笑道:“明伢,莫教坏了小妹子,你看文文,跟个小财迷似的!”

    “嘿嘿,这叫聪明,小妹子就要嘴巴甜。二姐,店子生意好不?”

    一说起小饭店,刚换好棉拖鞋的二姐就眉飞色舞,她跟大姐开的那小店刚开始生意一般,可口味好、份量足,没多久就生意红火得不得了。要不是过年,城中村里没几个人了,她都不想回来。

    刚把婉婉哄睡的张象枫连忙从房间里出来,以前她在那边打工时,就跟李小兰她们说那生意做得,手艺差一点都没关系,关键是要饭菜干净、分量足。

    “赚了几多?”

    “嘻嘻,没几多,才六万多一点。”

    “啊?五个月赚了六万还少?”

    “嘻嘻,等过完年,再招几个人,连外卖也送,那才是真的赚钱。婶婶,你不晓得,那些白领真有钱,中午吃个盒饭都十块钱!”

    能赚得到钱就好,大姐、二姐洗完澡,一个去帮着婶婶煮粉当夜饭,一个拉着弟弟进了书房。

    “明伢,三叔那边的事已经搞好了,正跟你姐夫去深城看设备、寻销路。你这边要催着柳局长,我们最多等他个把月,要是实在不行,就要你去求求吴叔叔,请他拿厂里的账本去帮着贷一百万,我们自己扩建。”

    父亲让大姐转述的话不是这意思,而是提醒自己得趁着上面有这意思、县里又遇到了困难,赶紧放风出去,逼得县里贱卖国有资产。

    发财最快的路子不是开厂,而是鲸吞国有资产!

    “嗯,我去寻柳老师打听”,李家明连忙出门,骑车去林业局。

    再次进了柳老师那间气派的办公室,李家明敏锐地察觉到老师有些不对劲,虽然脸色如常,但夹着烟卷的手指有些发抖。

    “柳老师,怎么了?”

    “没事“,有些异样兴奋的柳老师摆了摆手,沉声道:“家明,达则兼济天下,你讲这话错没错?”

    很怪,柳老师整个人都透出怪异,李家明可不会轻易落人话柄,一推二净道:“柳老师,这世上就没有绝对正确的事,书上都讲:真理脱离了其适用范围,那就是谬论。我只是个学生伢子,哪晓得有哪些情况是不适用这话的?”

    不上当?

    “喊你耶耶准备五百万,我把木器厂卖给他!”

    “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木器厂虽然就在家俱厂旁边,可那厂子是四个厂里最小、最差的,就那破厂谁愿意接手啊?李家明立即反对,连老师的异样都不顾了,“木器厂负债一百一十多万,就那些旧设备、破厂房能顶得了六百多万?”

    “你莫管,我保证你们接手时,所有设备都是最好的,只要你们先把信用社的账还掉,其余的账慢慢来还!”

    还账?还是信用社的?

    偷梁换柱!李家明立即反应过来了,老师是想先把几个厂值钱的设备暗地里集中过去,再把木器厂廉价卖给父亲,将其它三个烂摊子全部甩给银行。

    “老师,那是犯罪!”

    精明的柳局长就知道瞒不过年龄小却精明异常的李家明,奸笑道:“谁说的?厂子都是我们的,厂子要上新产品,调换设备违法吗?家明,我教教你,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不对,这事不对!李家明父亲交过底,那四家厂子的设备最少值一千多万,哪怕是半数设备一集中,木器厂资产也将超过五百万。政府有那么好,五百万的设备加上厂房、地皮,一百万现金就先将厂子转让?

    “柳老师,你们还有其他条件吧?”

    ‘铃铃铃’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柳老师连忙拿起桌上的电话,听了几句训斥道:“朱卵,你要是搞不了,明日回茶山砍树!”

    操,他们已经动手了!

    李家明稍一盘算,买的是破产后的企业,自己家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风险,要说有风险也是那几个厂长。

    不对!银行里会那么蠢?

    对了对了,人性啊,还是人性在作怪。现在国有银行还没改革,从行长到普通职工,都在本地扎根了几十年,即使顶班进了本系统的子弟也婚嫁在本地。好象钟行长的女儿钟莹,就是对面那个大大咧咧的钟莹,还是跟四婶学了打字,才被招进农业局当打字员的,一招进来就分了套房子。

    柳老师他们就是拿银行子弟的前途作交易,准备提拔几个干部或帮人家安排点就业,让银行多几笔不良贷款。

    人性本恶,用公家的利益谋私利,这事谁不会满意?

    狠啊,柳老师他们可真够狠的,几顶帽子、几份工作就卖了四五百万!

    “这里有电话,打给你耶耶,喊他回来谈!”

    李家明不接这茬,反问道:“老师,其他条件呢?”

    “你又作不了主,跟你讲有个屁用!”

    正是作不了主,才想问嘛,李家明陪笑道:“我来猜猜啊,你们肯定是想在新厂里占股。嘿嘿,收税哪有分红、看着资产增值好?”

    被说破了心思,柳老师也不忌讳,竖起拇指道:“聪明!那多出来的,算是国资委的股份,我们不要多,四成就行。”

    四成的股份就有话语权,平时还无所谓,一到关键时刻就是个天大的隐患。

    “不可能!柳老师,做人要讲究,上头给你的底线,肯定不是这样的。我还不晓得你,你就是想压榨我耶耶,跟上次逼他多交税一样。”

    柳老师看似斯斯文文,做起事来不论私情不讲,而且也是块地道的滚刀肉。

    “家明,大河没水小河枯,政府的日子不好过,老百姓的日子又会好过?你们有能力,就要多负点责!”

    这是什么歪理?前几年政府日子好过,桑塔纳是买了一辆又一辆,连局长、主任都坐新车子,也没看到免农民几斤公粮?

    “要我来讲啊,政府是官员的政府,独独不是我们老百姓的政府。你想下啊,坐办公室的人那么多,有几个是做正事的?要是全县的干部裁掉一半,我们的提留款就不要交”

    “少讲屁事,莫讲你只是个读书伢子,你就是当了国家主席,这事都摆不平!”

    柳老师打断李家明的满嘴屁话,指了指桌上的电话,被打断的李家明还是摇头晃脑。

    “你要想清楚,那些厂房、地皮不是钱?莫讲老师没照顾你,城边上两亩多的地皮,我们管你们是做商品房还是厂房,反正你们是大股东,怎么处理都是你们的事。”

    在商言商,现在可不是论师生情谊的时候,李家明反唇相讥道:“柳老师,我们做商品房卖,五百块钱一个平方米,你来买不?”

    “买!当然买,只要你做起来,我保证买两套,一套自己住,一套以后给莎莎当嫁妆!”

    无赖,连女儿都能当筹码,李家明暗骂了一句,坚决摇头不愿意。

    “柳老师,钟老师跟我四婶开的文印店,要是哪人出十万块钱,讲要占四成股份,你会愿意不?”

    “家明,要是曾书记说要入股,莫讲是出十万,哪怕一分钱不出,我也保证会痛快地答应。”

    “那行啊,你给我们免掉所有的林业规费、地税?”

    “你怎么不讲连国税一起免呢?”

    那就换个,李家明笑道:“老师,断头的买卖有人干,亏本的生意没人做。这是两利的事,我们帮你们甩掉包袱,而且还得每年给政府交税。”

    “一年交两百万?”

    五百万的资产,一年交两百万的税?那就是没得谈喽,李家明保持着微笑起身,干脆利落地一拍两散。

    “柳老师,这事莫讲我,就是我耶耶都不会答应。随便你们怎么搞,我明日去寻吴叔叔,请他拿我们厂里的账本去银行贷款。”

    诈不住?等李家明到了门口,这当人老师的柳大局长才叫住他。

    “滚回来!”

    现在可真不是谈师生情谊的时候,李家明手搭在把手上,笑意盈盈道:“柳老师,在商言商。现在是以gdp论英雄的时代,政府与企业应该是互惠互利的,若是政府把企业当奶牛,企业就只有退避三舍。”

    妖孽!

    柳老师也暗骂了一声,光棍地认输道:“那讲讲你的条件,家明,莫忘了,你是崇乡伢子!”

    这话李家明爱听,亲不亲故乡人,有本事、有能耐去赚外面的钱,何苦压榨乡里乡亲的?可惜的是,这事自己做不了主!

    稍一思忖,李家明又坐了回来,商量道:“柳老师,我们只能保证,不会做生崽没屁眼的事。其余的东西,即使现在答应了你,也是一句空话。”

    嗯,诈不出底线的柳老师也不废话了,小声道:“那就赶紧去问!夜长就会梦多!”

    “哎”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