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站着说话不腰疼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能者多劳是真理,也被远在深城的李传林和在本地的李传猛他们,运用得炉火纯青。又到了傍晚,跟人唇枪舌剑了一天的李传健、李家明两伯侄,踏着随处可见的鞭炮屑,打开房门坐在沙发上不想动弹,原以为今年父亲不能回家过年,没想到连自己都被卷进来了。

    跟在后面进屋的王主任,将今天的谈判记录放在茶几上,恭敬道:“李老板、家明,记录放这,我明日再过来。”

    虽然累,可李家明两人还是起了下身,将王助理送到门口,正在厨房做饭的大姐听到响动,连忙出来留客吃饭。

    “不了不了,屋里还等着我吃饭呢。”

    今天都二十七了,哪家不要吃年饭,好客的大姐连忙道:“那我就不留了,等我三叔回来,再请你吃饭。大过年的,还要辛苦你,真不好意思。”

    “应该的应该的”,也累了一天的王主任,说了几句客气话想告辞,可李家明却强行留客。

    “王叔叔,您再等一会,我问您点事。”

    “家明,好吧。”

    李家明也不等人家同意,抬腿就进了自己书房,他父亲的厂办主任也只好跟着。端别人的碗,就服别人管,何况小老板给自己包了一千六的大红包,在厂里那是独一份。

    系着围裙的大姐连忙送了两杯茶进去,出来时还将房门关上,关切道:“大伯,顺利吗?”

    谈判这种事,身体不累可脑子累,正揉着太阳穴的大伯苦笑道:“呵呵,跟柳老师那样的人打交道,你讲会顺利不?”

    留在这侍候老大的毛伢,连忙端了杯热茶过来,不满道:“我真想不通,又不是他自己的事,用得着这么认真吗?”

    “你懂什么?要是他不这样认真,能当局长吗?林业局的局长,你以为是档案局啊?”

    心情不好的李传健难得训了他几句,见没看到毛砣,毛伢连忙解释道:“毛砣跟大狗伢去了送货,说今日夜边回来。”

    聪明人都心思重,发作了毛伢两句的李传健喝着茶,狐疑地看了几眼书房门,猜不透侄子的心思。

    其实也没什么,李家明觉得这个王主任、王贤成是个人才,头脑灵活、处事得体,能时刻摆正自己的位置。可这几天的谈判,他居然一言不发,只闷着头做记录,这太不合情理。

    “王叔,我问您个问题,您若是觉得不方便,就当我没问过。”

    敬语都用上了,坐在书桌对面的王贤成可不敢托大,这少老板莫看才初三,可比老板还精明,不愧是天才。

    “你讲,只要我晓得的,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不愧是林校毕业的,李家明笑了笑,不急不缓道:“王叔,按您的学历,应该能坐机关,怎么就到纤维板厂去了?就算是后来改制,您也应该是事业编干部,怎么又会下岗呢?”

    “哦,这事啊?”

    精干的王贤成叹了口气,说起他的糊涂事来。

    还真是个糊涂事,刚毕业的时候,赶上县里办纤维板厂,他一时热血沸腾,跑去厂里当技术员,后来又当厂办主任。按说领导也够器重了吧,可他看到领导们一些违纪行为,脑子一发热就嘴巴乱讲,结果又成了技术员。等下改制时,局里胡乱把他塞进林业公司,一个月拿着一百五的基本工资。

    “讲起来,我还得感谢柳局长。要不是他让我停薪留职,又推荐我去家俱厂,我现在还拿着一百五十块钱的基本工资,连老婆崽女都养不活。家明,我们是有家室的人,已经冒不起大风险了。”

    那就难怪了,一边是恩人,一边是现在的老板,也够难为他了。父亲也够粗心的,走的时候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要不是自己谨慎惯了,这个王贤成也是个谨慎人,还指不定会多被动。

    “王叔叔,谢谢您的坦承,时间不早了,我不留您吃饭了。”

    “没事”

    送走了王贤成,李家明跟大伯说了一声,虽然信任别人够聪明,但小心总不会错的。

    一会饭菜好了,李家明也讲起毛伢他们的事,这几天太忙了,实在是抽不出空来处理。

    “毛伢,看这样子,估计要等到除夕,才能谈得完。我们的事要先拖一拖,等过完年,我们再结账?”

    “没事,我又不急。”

    真没事?这小子就是想沾点光,才守在这的,好笑的李家明打趣道:“毛伢,这次我们厂里账上没钱了,要不你那些钱,先借我周转一下?”

    这次贩笋,毛伢能分到十多二十万。钱是很多,但他还真不在乎先给老大周转。

    “你讲了算,我拿着钱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先给表叔做正事。家明,柳老师这么认真,还会升官吧?”

    提到升官,李家明倒想起今天来找柳老师签字的年轻人,扒了口饭又回想了下,突然心里一喜。等吃完了饭,大伯去了对面房间里休息,李家明拉着大姐、毛伢商量。

    “毛伢,你上次跟我讲的那些生意,我估计一半钱都不要。现在有个路子,跟贩笋差不多,不过更累人,有兴趣不?”

    刚陪大伯喝了三四两酒的毛伢大喜,家明的脑袋是什么脑袋?有好处,还不赶紧答应?

    “你是老大,你讲了算!”

    “嗯”

    李家明想事情的速度快,刚才吃饭时就理出了个大概。这事还跟贩笋一样,本地要有人收购、加工,要有人运输,那边还得有人联系销路,现成的班子移过去就是。

    “大姐,你们在那边买香菇,一斤几多钱?”

    跟二姐合伙开小饭店的大姐回忆了下,不太确定道:“生(新鲜)的价钱不稳定,高的时候七八块钱,低时候三四块钱,一般情况下三块五至四块八;干的更稳定,一般都要七十多块钱。”

    毛伢有些摸不着头脑,同古也有人种香菇,都是用板栗木、椴木种,一根一米长的木头几年扔在那,几年时间才能出几斤菇,那东西都是种来自己吃的,还能贩到外地去?

    那是两码事,李家明解释道:“林业局准备跟农业局联合推广袋装香菇种植,一亩产量估计有千斤。”

    “啊?”

    这也太吓人了吧?毛伢和大姐惊呼一声,连忙道:“家明,你从哪晓得的?”

    “哦,今日在林业局时,他们林科所的人跟我讲的。我估计明年只是推广,全县可能会有几十万斤。那东西赚钱快,等大家尝到甜头,就会大量种,估计以后每年最少会有上百万斤。我们收购过来后先挑选、分级,一部分用冷藏车运到深城往香港卖;一部分加工成干,争取卖到国外去,那边的价钱肯定更高。”

    妈呀,这生意要是做下来,还不晓得要发几大的财!

    “吃头口汤才能发财,所以要快!毛伢,你过完年,就盯着那些林科所、农科所的人,他们在哪做示范,你们就要主动去联系。不要怕吃亏,先付定金都没关系的。

    柳老师那人精明,肯定会让林业局、农业局的人成立农贸公司,专门搞这些生意,所以你们更要耐得了烦。”

    在山里做生意,其实就是做关系,跟人家交上了朋友,只要价钱不比别人低,那这生意别人想抢都抢不走。一亩产量有千斤,收购价还不就是块把两块钱?这生意要是做下来,比贩笋是比不上,但比那些偏门生意赚钱得多!

    “晓得!”

    “大姐,你回去后,申请个商标,嗯,就叫‘山里人家’……”

    李家明事无巨细,将企业化经营的那一套给大姐解释一遍,大姐越听越兴奋,这可比开小饭店赚钱多了!

    …………

    李家明还真猜错了,等到腊月二十九,大家还没把木器厂破产后的收购案框架谈完,柳老师主动拉着他谈香菇收购的事。

    老师太精了,李家明佯装不解道:“柳老师,既然你们这么看好,那就自己搞个农贸公司啊?”

    “你晓得个屁啊?这种是资源消耗的产业,几年之内把栗木、椴木砍完了,就不能再做的。要是成立一家这样的公司,几年后人员安置怎么办?再说,公家做的生意,哪项能做好的?”

    说的是在理,可李家明也不上他的当。

    “柳老师,你不会是想让我们付定金,让老表吃个定心丸,方便你们推广出政绩吧?香菇那东西我晓得,深城那边价钱最低的时候才三块多钱,要是加上交税、运费,这边要几多钱收才划得来?”

    这伢子太精了,无奈的柳老师苦笑道:“正常的农业生产,只要交了公粮,还要交什么税?这是提高农民人均收入的办法,你们去帮着寻寻销路,要是有可能的话,给农民付点定金,也让他们吃个定心丸。”

    这确实是好事,而且是老表们的大好事,但李家明也得把丑话讲在前头。

    “柳老师,既然是为老表做好事,那这事我干了。我们一家出一千块钱订金,到时候拿香菇来抵,当年不够抵数就第二年。不过丑事讲在前头,收购的时候要随行就市,不能由你们规定价钱。”

    李家明聪明,柳老师也不蠢,而且还足够老辣,这伢子得了便宜还不卖乖,立即拆穿了上次的谎言。

    “林科所、农科所提供菌种都只收成本价,你们也莫赚得太恶。莫以为我不晓得,你们的冬笋不是卖到羊城,而是卖到沪市,两块三收、九块八卖,今年赚饱了不?”

    妈的,忘记了人家手里有枪,还关押了一批混混头子,三木之下,何求不得?当初不揭穿,就是等着今天这机会吧?

    得,既然人家什么都清楚,只差不知道姐夫做礼品笋的事,李家明也干净利索得认栽。要是不认,恐怕明年毛伢他们就会跟老九、蚊子样,被这位老师找个理由关几日。莫以为他做不出,连坑骗银行的事,他都敢做,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这种人,李家明太了解了,只需要一个高尚的理由,就没他们不敢干的事。

    “你是老师,你讲了算。只要冬笋由我们包下来,香菇的事好说,那边卖多少价,我们保证只要30%利润,其余的都给农民。”

    “20%!”

    做生意不是这么做的,见柳老师如此不懂,当学生的李家明苦笑道:“柳老师,香菇不比冬笋,不耐贮藏。要是路上堵得日把两日的车,不管我们保温措施做得几好,一车香菇都会烂在路上。”

    “你们做干呗”

    话一出嘴,柳老师才知失言了,人家就是小本生意,还能压得了几十上百万的本钱?

    “行,30%毛利!”

    这生意真没办法做,李家明双手一摊,干脆利落地拒绝。

    “柳老师,算了,你明年不如把毛伢他们关起来。”

    “这还不够?家明,你不要跟我打马虎眼,这事对我很重要!”

    哦,这是老师的政绩工程。

    仔细估算了一阵,李家明还是苦着脸答应了,知道其中难处的柳老师拍了拍他的肩膀,欣慰道:“家明,做人不能光顾自己的,有能力就要多出力。”

    哎,站着说话不腰疼。30%的毛利也就意味着堪堪20%的纯利,这么低的利润又有风险的事,毛伢、大狗伢他们还会愿意干?到时候,他们跑来跟自己讲,一个是堂兄一个是发小,莫非自己还能要求他们,也象自己样帮老师做政绩?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