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说客与助力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拜年、吃新年饭,本来是个高兴的年,可李家明跟他大伯没这么好命,正月初六就让柳老师派车接去,继续去年没谈完的谈判。山里过年那是要过到元宵边的,初几里连饭店都不会开门,把李家明当块宝的大姐也连忙跟出去,准备去帮他们俩伯侄做饭。

    还是跟上次一样,李家明两伯侄对着林业局几个领导,不管对方如何轮流轰炸,两人就是咬死了不让政府持股、设备折旧、可以接收一部分工人,但绝对不帮工人买养老保险……。

    谈判嘛,本来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只是林业局的一干领导,没想到这个李家明就是油盐不进,而且讲得条条是道。

    又累完了一天,几个没地方吃饭的林业局领导,都凑在郑书记家自己煮面条。就着没葱没蒜的鸡蛋面下酒,半逼着一干同僚闷掉三两多‘四特五年陈酿’,红光满面的郑书记好奇道:“柳局长,那李家明真的才十六岁?”

    同样红光满面的柳老师吃了几口面条下酒,得意中透出苦笑道:“老郑,见识到了吧?这伢子读初一,就逼得曾宁生想哭,就是那个做校服生意的浙省老板。嘿嘿,当时我都看不过去,到了现在,估计曾宁生睡觉都会笑醒!”

    “厉害!难怪你上次讲,总算教出个妖孽来了。曾宁生那的,这几年少讲也赚了五六十万!”

    几个人喝掉三瓶酒,当副职的洗完碗筷,大家又坐在客厅里商量着。

    “莫讲闲话了,大家议一议,明日怎么谈。”

    还能怎么议?上赶的买卖,历来就不是什么好买卖,主动权在人家手里,这谈判还能怎么谈?

    大家又磨了两天,等到吴建国、董昊回了同古,一直言辞锋利却礼数周全的李家明,好象没那个耐心了,直截了当道:“柳局长、郑书记,你们磨得起,我们可等不起。要不这样吧,你们自己内部先商量好,我们也好多作手准备,买卖不成仁义在嘛。”

    这话吓不倒柳局长他们,六七百万的机械设备加上两亩多的地皮、厂房,才要价五百万,对方还会不乐意?

    还真不乐意,这年头的地皮不值钱,那些破旧厂房更是不值钱;就算是那些机械设备花了六七百万买是没错,可使用了五六年,如何还能估值五百万?当天晚上,吴建国请李家明他们伯侄吃饭,笑呵呵道:“阿明,我们当初买下制药厂,也是这么估价的。”

    生意人可以不投靠官僚,却不能不与政府搞点关系,吴建国明肯定得了领导的拜托,这一点李家明非常清楚。

    “吴叔叔,你们接收药厂,除了设备之外还有批文、配方、品牌,我们可只有老旧设备。”

    这孩子聪明,儒雅的吴建国抿了口酒,笑笑道:“那你想怎么办?你们的资金已经使用到了极限,不可能再扩建出一个新厂来。人家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咬定五百万不松口。

    别跟我说‘宁可玉碎’那样的话,能伸能屈才是真英雄!”

    跟政府谈判也不好谈,人家只要打个电话给银行,就能让法律如同无物,把你的资金情况打探得一清二楚。

    生意场上无父子,更得逢人只说三分话,吃饱了的李家明碗筷一放,也笑笑道:“吴叔,您也太小看我了!做企业,压根就不是我父亲那种做法,哪有什么工序都自己做的?

    要我讲啊,我父亲的厂子,除了做点家俱卖给本地人外,不就是替东莞那边的厂子代工吗?我们也可以包出去,让那些在家闲半年的农民伯伯,把最没有技术含量的工作做掉,我们把半成品拿过来再组装就是。”

    这就是趁火打劫,哪有知道了对方底牌,还随便让步的?

    同样头脑灵活的李传健端着杯子,与充当说客的吴建国碰了一下,帮腔道:“吴先生,我们都觉得家明这法子好,即使日后市场不好,也可以降低不少风险。我们虽然手头上资金比较紧,但去银行里贷一点,买主要设备够了,真没必要扛那个贵。

    赚钱没有省钱快啊,以后要是那些设备没人接手,肯定会降价的,何必急于一时呢?”

    两人都这么说,勉为其难来当说客的吴建国也不再说这话题,说起银行的事来。闻弦而知雅意的两伯侄,也不央求人家帮着贷款,如果没有这档子事,人家肯定会乐意帮忙,但政府在这里插了一脚,人家也为难。再说,这话里也未必没有提醒之意。

    吃完饭,饭桌上一直没吱声的董昊,开车将两伯侄送回家,玩笑道:“阿明,这事真不好意思。”

    “没事,吴叔也有难处。”

    “那就好”,喝得红光满面的董昊笑了笑,等大伯上了楼,突然凑到李家明耳边小声道:“阿明,谈判其实谈的是耐心,我们以前可是谈了大半年哦。”

    “谢谢”。

    “没事,我舅舅还让我送你一句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但更要兼济天下!”

    李家明愕然,等董昊开着车走远了,才狐疑地上楼。若不是前世对吴建国的了解,他会将那句转告的话当放屁,正因为了解才觉得古怪,莫非人家看出了什么?

    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正在沏茶的大伯跟他商量道:“家明,要不我们把钱汇到东莞去。吴老板在饭桌上主动提银行的事,可能柳局长晓得我们的资金没动。”

    大伯也是聪明人啊,李家明起身接过热茶,放下心里的古怪,沉吟道:“大伯,先莫急,我们不懂机械,等耶耶回来后再讲。嘿嘿,他跟财政局的黄局长闹过,先让他来逼,再把钱打过去,效果会更好。”

    “嗯,这样更象”。

    两人喝完茶,大伯打了几个电话,夹着他的包出门去送礼,李家明看完《新闻联播》,回书房看书、做试卷。

    等到八九点的时候,夹着一个手包的张卫民,来敲李家明家的房门。上次的事,他可谓是逃过一劫,不但没受那两个多月的牢狱之苦,还比县城街上那些贩子少出五万块钱罚款。

    过年时,李家明说想请他去帮着跑销路,念他情的张卫民自然满口答应。作为崇乡最大的木头贩子,又跟曾宁生关系那么好,张卫民的木头大部分是往江浙那边贩卖,认识不少家俱厂老板。

    客人来了,李家明连忙把房门打开,给客人沏热茶、打开电暖器。

    两人寒暄、说笑几句,身上暖和过来的张卫民正色道:“家明,我没去过东菀,不晓得那边的行情。我在屋里打了电话给几个朋友,问了问那边的情况,2440122014mm的杉木板子能卖到八十多,2440122018mm的能卖到六十多至七十。

    不过那边的厂子,好多是替外国佬代工,对质量卡得严,还有什么环保,你们做出来的东西没问题吧?”

    这么高的价格?

    妈的,还真是喝头口汤的人,才会发大财!

    李家明父亲去东北之前,按朋友报的规格,在厂里手工试制过2440122014mm的细木工板,即使把极有可能减免一部分的林业规费刨掉,也只合到五十块钱左右的成本。这也就是说,不包括运费在内,一张2440122014mm细木工板能赚到三十块钱的毛利!

    这是大好事,办成了不但自己家能赚钱,还能带着阿婆屋里的人开小厂子,李家明不由得一阵小兴奋,保证道:“张叔叔,没有问题的,我耶耶也在东莞那边跑销路,那边也是做代工的多。要是那边觉得质量不行,他肯定早打电话过来了。”

    世上没有白得的好处,别人罚了十万,自己只罚五万,而且还免了近两个月的牢狱之灾,凭什么?老三要是有那本事,哪会连个副乡长都当不到?老曾他们是沾了自己的光,自己是沾了传林、家明的光,对那事心知肚明的张卫民对李家明这个子侄很满意,满口答应道:“那就好,等你们出了样品,我就去那边跑一趟。不过,那边的厂子喜欢欠账,经常下批货付头批货钱。我先走,你们厂里的木头应该到了花山,我得去通关卡。”

    这倒问题不大,现在上了一定金额的生意,哪有痛快地货钱两讫的?只要注意点人家厂里的财务,莫让人家跑了就行。

    “我送送你,等下过来住不?”

    已经烤暖和了的张卫民按住李家明,不让他起身。

    “莫莫,你莫出去,外头冷。下完车,我跟车回去,不过来住。”

    送走了张卫民,李家明重新回书房看书,等着大伯回来。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钱财得来容易,参与这种鲸吞国家资产的勾当,更多的是一种改变历史的成就感。这些勾当若是操作得好,不但可以让父亲达到人生的巅峰,而且会改变家乡的面貌。

    什么是家乡?那是自己可以骂,别人不能骂,哪怕是站在世界之巅,夜静更深还是会无数次梦回的地方。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