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上赶的生意(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上赶的生意不是好买卖,可即使是上赶的买卖,在精明过人的柳老师手里,依然能不吃亏。

    哪怕是李传林坚持那些条件,他依然不为所动,也坚持远超于县领导划出的底线厂子售价500万、国资委持股、安置所有的工人、替工人购买养老保险、没有任何优惠政策……。

    明知这是能赚大钱的生意,而且能沾公家的大光,以脾气爆著称的李传林,也只得收敛起那些唬人的伎俩,打起精神跟这位比他还精明强干的柳大局长讨价还价。谈了两天谈不拢,索性全部扔给他大哥跟儿子去搞,磨嘴皮子的事,他真的不在行。

    这位柳大局长精明啊,从李传林掩饰不住的急切中看出了虚实,更想为政府多争取一点好处。没办法了,李家明见沉不住气的父亲露了馅,只好将那一百一十多万新厂扩建的设备款,全部汇到了沪市。吓柳老师是吓不住,但吓吓那些官僚应该没问题,何况收了钱就得办事,也得给人一个敲边鼓的机会。

    银行是国家的银行,自然也会给政府提供一些法律不允许的方便。这消息传到负责联络银行的郑书记耳里,连忙去叫正在曾书记那打擂台,要求安排几个厂长职务的柳局长,顺便也让大领导莫以为大家做事没用心。

    “什么?”

    “书记,真的,刚刚钟行长打电话给我,说是钱汇到了欣荣机械厂,我们竹器厂的设备也是从那购买的。”

    这事麻烦了,设备集中后的木器厂有数十台大型设备,满足‘华居’家俱厂扩建绰绰有余,他们还要订购什么?

    可柳局长一点也不担心,安慰这位当秘书出身的领导道:“曾书记,没事的,李传林那人精怪得很,他就是想逼我们让步!他是生意人,哪有不买便宜东西,专挑贵的买的道理?”

    话是这么讲,道理也是这道理,从乡镇里冲杀出来的郑书记也暗暗点头,可更求稳当的曾书记不想冒这风险。为了几张办公桌能闹财政局的人,说他是疯子都不为过。

    “行了行了,他们的事我会放在心上。柳局长,马上去找李传林谈!你当着林业局局长,正经工作不干,天天替手下跑官要官,象什么话?”

    这领导,哎。

    还有三年就要退休的郑书记暗暗摇头,更替被关起来的龚军他们不值,朱卵他们冒了那么大风险,连安排个职务都这么不痛快。没得到领导的准话,想护着手下的柳局长也没办法,只好跟着郑书记去厂里寻李传林。

    两人坐着已经半旧了的黑色桑塔纳出了政府大院,柳局长见郑书记脸色不太好看,好笑道:“老郑,你也是干过乡镇一把手的人,还会被李传林吓倒?”

    阴着脸的郑书记还真不是担心这个,那不过是提醒得了好处的人都得帮帮忙,他是对县领导的刻薄寡恩寒了心,递了支‘芙蓉王’过来还帮着点火,小声道:“老柳,柳局长哎,凡事莫太认真,要见好就要收。老板都订下了底线,我们只要稍高一点,能交待得过去就行。”

    这可不行,自己学生费那么多心思,不用足用好怎么行?

    “放心吧,我心里数,还是老规矩,你来当好人,我当坏人!”

    一会到了厂里,一番寒暄过后,满面春风的李传林连忙让助手张罗糖果、烟、酒、水果。生意人图吉利要排场,糖果、烟酒都是高档货,茶几还有山里难见的桂圆、开心果等。

    神情自若的柳大局长坐在黑色真皮沙发上喝着新年酒,剥着人家从粤省带回来的开心果,玩笑道:“传林,机械设备不是妹子,让人睡了几次就不值钱?”

    利益最大化是商人的本能,正替郑书记倒酒的李传林,为难道:“柳老师,要是你们的条件不变,这事真没办法合作。

    讲实话吧,你们那批设备值五百万有多,但情况有些变化。我们准备跟外头的厂子样,把一些技术含量低的材料包给私人做,自己只做组装,好多设备都用不上了。”

    私人关系是私人关系,公事是公事,柳局长笑着揭穿他的谎言。

    “传林,你莫骗我,木材加工厂,还不就是用那些东西?”

    “我真不骗你,要不我们去车间,正好我们邓灏在帮我调试设备。”

    好象不是说谎,可柳局长扔下手里的开心果,起身道:“走,去看看稀奇。”

    要说起来,发达地区就是好,厂子多就机械设备便宜,二手机械更便宜得不象话。比如邓灏正在调试的一台热压机,一次性可以压制十六块板子,价格却不到四万块钱。当然,这也是邓灏动用了很多同学、朋友的关系,才在一个仓库里找到的,样子虽然旧了点但修修还能用。

    “柳局长、郑书记,我没骗你们吧?这机子是邓灏从他同学的朋友那买来了,三万七千块钱一台。旧是旧了点,还得让邓灏修一修,可要是我搞上两台,比胶合板厂那台三十二块的机子差得了几多?”

    看着这台三四成新的热压机,以及刚做好的新车间里正在拆箱的七八个大木箱,郑书记他们脸上有些发绿。

    胶合板厂那台热压机,当初买来的价格是二十六万,虽然还有个七八成新,可那能顶什么用呢?人家是私营厂子,成本核算是关键,只要旧机器足够便宜,他就一定会用两台更旧的、更小的,替换一台更新的大型机械。

    更要命的是工厂若是建在发达地区,人工成本也是重要因素,可在内地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工。现在县城里的建筑小工,尚且只要十二块钱一天,何况是别的工种?家俱厂、药厂里经常三班倒,工人加班加点干足十二小时是常事,厂里付出的不过是两块钱/小时的加班费,这就已经让工人们高兴得找不到北。

    李传林也象以前样豪爽,不待柳局长开口,主动将进货单、发票全部拿出来给人家看,还把带回来的样品也拿出来,省得人家再跟他磨嘴皮子。

    “柳局长、郑书记,现在我可以跟各位领导讲实话了,我要做的就是细木工板。我准备订购十台小型横截锯、纵剖锯,让我们银子滩的亲戚朋友也开个小厂子,专门给我们提供木条,拼接、涂胶、压刨这些复杂的工序才由我们自己完成。”

    一看手里的样品,柳局长的眼睛不由得一亮,他不知道这玩意的具体工序,但无非是由两片单板,中间胶压拼接木条而成的板材。这东西,自己局里的厂子也肯定能生产,那还要把厂子卖给别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