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鲸吞(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在脾性硬气的李传林看来,柳局长对自己儿子确实不错。如今柳局长居然想把林业规费的事也扯进来,终于触到了他的底线,泥人尚且有三分泥性,何况是脾气极硬的李传林?

    “柳局长,你莫吓我,你们捉得到,那是你们的本事。你不给我减免税费,我还要方便你们?你自己就是林业系统出来的,还不晓得开这种厂子,不要一年半载就大家跟风,要是你严得太过分,我还不如开自己的家俱厂!

    莫以为我不晓得,那四家厂子若不是被你们逼得交规费,根本不可能垮得这么快!要不是他们交了规费,你们有这么好心,每年补贴他们上百万?”

    诈不住,而且那滚刀肉开始准备翻脸了,旁边的郑书记连忙打圆场。在他看来,帽子是真的、传健送的钱也是真的,只有这些破厂子是假的。这些厂子经营得好,那都是县领导的地盘,只有经营不善了,才会划到林业局来。

    “莫吵莫吵,有事好好讲。老李,柳局长也是为了公事,要是私事的话,凭你们的关系,他还会跟你争?

    老柳,老李讲的也是实情,大家都是朋友,又都是吃林业饭,什么事不晓得?不是我发牢骚,这些厂子是我们林业系统建起来的,结果怎么样?赚钱的时候,个个是副科级单位,县里直接管着,不赚钱了就扔回来!

    要我讲啊,差不多了就行,你当局长当不了一世,只有朋友才能交一世。”

    这话说得很世故、很没政治水平,陪同谈判的几个林业局领导却纷纷点头,连来打酱油的国资委领导也装作没听到。这几年来,这四个厂子可把他们林业局坑苦了,奖金、福利大幅度下降不少,去年还差点连退休干部的医药费都报不了。更何况,人家李传林会做人,平时一年三节都会跟大家走动,为这点事交恶这样的大老板划不来。

    “柳局,我觉得郑书记讲的有道理,这些厂子不能再放在林业局了,会被他们拖死的!”

    “对对,柳局长,去年要不是你当局长,退休老子的医药费都报不了。这些厂子要还在我们局里,以后怎么办?我们当领导的,好歹还能过得下去,局里那些单职工,没奖金没福利,你叫他们怎么过哦?”

    已经触到对方底线,不能再加码了,柳局长也顺坡下驴黑着脸点了点头,让步道:“行,我退一步,你也让一步。我不向你收,你也要约束村上,不能吃相太难看!”

    这事确实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政府可能会有麻烦,自己也可能白高兴一场,李传林稍一犹豫,也不再帮亲戚们争了。

    “行”。

    大家又重新坐下商量贷款的问题。厂子卖得这么便宜,肯定是要现金的,李传林压根凑不出这三百万,即使凑得出他也不会拿。

    “这事我没办法,只能先欠着,待下半年缓过气来,再全部给你们。”

    钱的事简单,只要厂子在,就不怕人家不付钱,柳局长也不跟他争。

    “你先付一百万,把信用社的贷款还掉再贷出来,我们不能对上下没个交待。””切,我哪有一百万现金?你可以去查我厂里的账,骗你不是人!“

    一百万很多,可柳局长还真有办法抠出这笔现金,张嘴便道:”你没有,我去帮你借。吴老板厂里肯定有钱,我私人作保,你先到他那借一百万,行不行?“

    三百万的欠账加上十六万的送礼,就能吞掉光设备就值五六百万的厂子,李传林也见好就收,痛快道:“行,签完协议就办!”

    谈完了,方案就得上常委会讨论,几百万的资产转让,哪可能不通过常委会?

    这么大笔的国有资产转让,不用想都知道是块肥肉,胖胖的宣传部高部长半玩笑半认真道:“柳局长,宜风有个老板都打电话来问我,开价都在三百万以上。柳局长,让李传林再涨一点?”

    人啊,有时候要强硬,才能让人尊重。柳局长可不是那些一般的局长,虽然不是副处级更不是常委,可论权柄比一个没实权的宣传部长大得多,哪会吃他这一套?

    “高部长,只要那老板答应厂子不搬迁,照常开工、依法纳税,这方案随时可以撕掉!”

    现在竹木制品市场如此不景气,油滑的高部长哪敢答应?何况这柳本球可是狠人,整顿起林业规费的事来,翻脸不认人不说,还指使他的狗腿子们操翻了一大批干部。

    有好处就争、有责任就躲,刚为几个厂子松口气的钟县长也看不惯高部长这样的官油子,扬了扬手里的报告,不阴不阳道:“曾书记,这方案是柳局长跟李传林吵出来的,为了这事,两个老朋友差点翻了脸。现在方案出来了,行,我们就按方案搞;不行,那就另起炉灶,这事拖不得,一个月光补贴都五六十万!”

    这方案确实有些吃亏,可不按这方案办,又能怎么办呢?莫非让财政继续背着那四个包袱?人没有前后眼,曾书记也看不到两三年之后,经济又会快速发展。现在能把包袱甩出去,每年还能收点税,已经让他很满意了。

    当领导的人,其实不在乎手下沾点油水,只要他能干事、会来事,那就是好下属。柳本球这人不太听招呼,可也逢年过节会来拜码头,而且人家特别能干事,没多少私心杂念。柳本球能压着老朋友、而且是他老婆生意伙伴的亲哥哥,去年多交三十万税款,曾书记还是非常信任他的私德,至多也就是人家手下沾了点油水。

    当然最重要的是,能解决那四个烂摊子,而且李传林也算是个光明磊落的人,不象那些小企业主样,能偷逃税收就偷逃,偷逃不了还耍赖。

    当一把手的人,得控制大局,什么是大局?

    稳定!稳定才是压倒一切的大事!只有稳定了,才能去谈发展!

    “大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组织部孙部长是书记的心腹,也跟李传猛、李传健关系不错,他在宜风老家的房子,就是人家装修的,价格只有市面上的一半。这关节眼上,可不能袖手旁观,何况领导都认可了这方案。要是书记不认可,不会问大家还有没有要说的,而是让大家发表各自的不同意见。

    “曾书记,我觉得吧,目光要放远一点。厂子在林业局,那就是四个大包袱,赚不到钱不说,还得年年由他们局里补贴。林业局的钱,还不是县里的钱?本球,你们都欠财政局四百万了吧?长久这样下去,林业局还不起,最后还不是县里倒霉?

    木器厂我也去看过,还听朱和平厂长说过,机械设备也就值二百来万,还欠了银行一百多万。这样算起来,即使厂房、地皮给了人家,我们也没吃什么亏。要是哪位领导的朋友想开发房地产,城边上的空地多的是,三五万块钱一亩,我们政府可以敞开供应;如果是想开厂,正好还有三家厂子在那,只要他们有收购意向,大家可以坐下来谈嘛。

    再说李传林那人吧,我打过几次交道,脾气是硬了点,说话也不太拐弯,可那人有本事啊!起家的时候,才十几工人,两年时间下来,厂子发展到了近两百人,而且还在扩建新厂。

    我老孙说句实在话啊,这样的本地老板,只要我们县里有得两三个,我们县的经济根本不用发愁。这样老板,我们就要大力扶持,不要轻易给人出难题。他们发展起来了,上交政府的财税还能少?”

    四个厂的设备往一处集中,这事瞒得了谁?可书记的铁杆表明了态度,其他阵营的也不会多事,何况正副班长认准了的事,谁吃饱了撑得去得罪人?

    “嗯,大家没意见了的话,举手表决吧。”

    …………

    两天后,双方签署协议,价值近七百万的旧机械设备,加上城边上三亩七分地的地皮、厂房,以一百万现金、二百万欠账的价格卖给了‘华居’家具厂。‘华居’家俱厂的固定资产,从二百万不到三百万,猛地突破五百万,成为本县仅次于制药厂的私有企业。

    紧接着密度板厂、胶合板厂、刨花板厂也陆续进入破产程序,这些事就与李传林他们没关系了,他们开始忙着孩子们来读书、新的生产线调试、培训新的工人、……。

    可有些事,忙中就会出错,何况是私营企业兼并国营厂子这种事。李传林他们这些吃农村粮的农民,对于如此管理吃国家粮的工人都没经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