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不争气的子孙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刺耳的机器声,打破了大山里的宁静。

    一板车一板车的小口径木料,被拖进了原来的银子滩、游沅小学。经过机器的加工后,以前那些当柴火烧的树尾巴、难长大的小口径木材,变成了一车车的细木条,运到了县城的细木工板车,换回来一沓沓的现金。

    对于李家明这种大手大脚,已经身家百万的李传林非常高兴,钱是崽自己赚的,又是用在正途上,这有什么不高兴的?崽懂事、有良心,这是好事,还替自己挣了面子,高兴还来不及咧。

    叔伯们也觉得侄子做得对,银子滩的算捐,游沅的要还,这才是亲戚礼道。

    不讲以前传林的砍伐指标、救济粮之类的,村上从没克扣过,也不讲家明以前在阿婆屋里吃四年午饭,就单讲弟妹过世时,银子滩的亲戚帮钱、帮力,再怎么回报他们都不为过。

    扔块骨头喂狗,都会摇摇尾巴,何况是人呢?人在世上,有恩就要报恩。游家的外甥,捐钱给游家修桥,这就是报游氏宗族的恩!

    银子滩、游沅的动静,惊动了其他屋场,大家都是邻里邻舍,自然也会寻上/门来要求照顾一二。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人家求上/门来,总不能却人家的情面吧?

    厂里生产的细木工板质量不错,而且比东北人生产的运费更低,很快在东莞和浙省打了销路,新兼并来的厂子满负荷生产都供不应求。李传林也早有将繁琐又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活外包,将工人、设备解放出来干技术要求更高的活。既然这样,那就让儿子在银子滩、游沅那两个名义上的分厂再扩大点,把想干这事的亲戚朋友们都招进去。

    无工不富,莫看那些农民做的只是些最低级的工作,可一个月能赚五六百块钱,而且架不住人多。个把两个月的时间,银子滩、游沅这两个村部就兴旺发达起来,俨然成了大山里的小集镇。

    山里有了两个专门提供原材料的分厂,极大地提高了细木工板厂的生产效率,来来往往的货车也方便了李家明回崇乡。

    每逢周末他都会跟装货的车回崇乡,去看看阿公、阿婆。外甥孙是阿公、阿婆的宝,每到星期五下午,阿婆就坐在晒谷坪里或是屋檐看马路,盼着外甥孙坐装货的大卡车进来看她。有几次跟着车回来的母舅都打趣,讲亲生崽还不如外甥狗,以后亲生曾孙子都会不如外甥孙喽。

    李家明阿婆的老姐妹桃香阿婆,就住在阿婆的隔壁,每次听到母舅这样讲,她就暗地里叹气、抹眼泪。她的孙子告伢太不争气,家明外甥明明对他那么好,还在屋里打乱讲,去年元宵节吃饭,气不过的庙伢抽了他两巴掌。承月只有这么一个自己都舍不得打的宝贝崽,气得想打庙伢,要不是学礼叔他们拦住,还不晓得会怎么样。

    大人发了火,庙伢他们几个伢子马上把真相讲出来,屋里人才晓得,家明安排告伢这个不争气的畜生去当兵、搞正式工作,他不去;存私房钱去耍钱,在外头欠了几千块,还是家明帮他擦屁股;去年贩笋,家明又没赚他一分钱,连运费都没跟他算!

    这些丢面子的事,莫讲承月气得吐血,就是自己这张老脸都通红。要不是学银名下只有这根苗,莫讲承月想打死这只畜生,自己都会不认这样不争气的孙崽!

    这次家明又借了这么多机器给村上,想带着大家赚钱,承月哪有面子去做事?要不是承万一再来请,家明又来讲当初是自己借棺材给月妹,承月那头犟牛肯定不会去。一个月赚五六百块钱啊,要是以前屋里赚得到轻快钱,学银五十岁的人了会去放排、会那么早没了?

    想起五十岁就没了的老公,花甲之年的桃香阿婆暗暗垂泪,要是学银晓得告伢这不争气,睡在后山上都会不安乐。

    “阿婆!”

    “明伢、文文、满妹”

    外面的声音,打断了桃香阿婆的悲伤,连忙抹掉眼泪从后门上山。这两年日子好过了,家明来阿婆屋里,经常会来看看自己。那伢子有良心,告伢那么对不住他,以前得他的东西自己得着高兴,现在是心里有愧啊!

    外面的李家明背着一背包吃食将阿婆扶进屋,见阿公没在屋里,同回来的母舅连忙换衣裤上山帮忙。阿公是闲不住的人,母舅在外头做生意,一个月能赚几千块钱,他还照样作田、种菜、上山做抚育,劝了几次不听,也只有让他去做、图个高兴。

    “老头子就是个劳碌命,没福气的人!”

    正喝着冷茶的李家明扭过脸去偷笑,这就是典型的站着讲话不腰疼。做惯了的人要他闲下来,可能吗?阿婆腿脚不便,还养着十几二十只鸡鸭,讲起阿公来却是条条是道。

    喝完茶,李家明从牛仔包里掏出一塑料袋吃食、奶粉之类的,喊还在阿婆身上腻歪的小妹、满妹,准备去隔壁桃香阿婆家。

    正择着空心菜的舅母连忙叫住他,小声道:“明伢,你莫去。”

    “怎么了?”

    舅母叹了口气,把元宵节时,庙伢打了告伢的事小声告诉他。

    “姆妈喊桃香婶婶过来看电视,都不好意思过来,你还去不是让她红脸?”

    不争气的东西!

    李家明暗骂了一句,舅母又小声道:“你莫管这些事了,等夜边我帮你去给她。哎,桃香婶婶一世年要强,没想到告伢这么不争气。以前他讲你的不是,我们还以为,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舅母没讲完的话,让李家明颇为恼怒,很多人喜欢将仁义挂在嘴边上,好象帮他是应该的,不帮就是不讲义气、不仁义。桃香阿婆是个要强的人,嘴巴也不饶人,肯定平时没少讲闲话,阿公、阿婆虽然不作声,但也肯定受了不少闲气。

    “明伢,莫着(生)气,要记得人家的好,莫总记得人家的坏,晓得不?”

    阿婆的话就是圣旨,隐有怒气的李家明连忙将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陪笑道:“晓得,桃香阿婆对我有恩,我哪敢着她的气?”

    “晓得就好,你是有本事的伢子,莫跟不争气的伢子一般见识。”

    这还是那个护短的阿婆,李家明听完嘿嘿直乐,不禁怀疑自己看不起怂人的性格,可能就是从阿婆这遗传到的。

    见时间不早了,李家明也连忙从牛仔包里拿出一包钱去厂子里。现在细木工板厂的业务越来越多,光靠这两个小厂子二十套锯床,木条有点供应不上来了。得赶紧去找学礼阿公商量一下,在小学旁边再打几个棚子,多进几台设备。

    村里几十个后生家在外头打工,能赚几个钱?还不如在本地开小厂子,既能赚得到钱,又能照顾到屋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