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银子滩小学有三十余年的历史,两三幢泥巴屋、一幢青砖平房、一个小操场,一到读书的时候,这里就是整个村子最热闹的地方。如今,曾经的小学校成了噪音刺耳的小工厂,没了嘻闹的伢子、妹子,木条、木材堆放得到处都是,连以前学生食堂里都堆着正在干燥的细木条。

    李家明顺着田间小路走到小学校前,一眼就看到了正在田里看水的学礼阿公,还看到围墙外停了辆半旧的吉普车,不用看车牌都知道是林工站的人来收规费。林业站的人也日子不好过喽,以前山上木头多、价格好的时候,他们只要设个卡子,就能圆满完成任务,还能落下不少油水。如今山上的资源一天比一天少,木头价格又隐隐下滑,现在别说是油水,连完成规费收取任务都快成了沉重的负担。

    现在银子滩、游沅同时开了两个小木材加工厂,刚开始是这两个村的木材不再往外卖,现在是邻近的村子都把木头往这边运。他们只要派人守在这和游沅盯着,保证应收尽收,一立方米的木头都别想逃掉。

    可这样一来,虽说收取林业规费方便了,可也出了个新问题,那就是没有了捞油水的机会。据说他们郭站长现在抽烟都由‘白沙王’改成了‘白沙’。更为难过的是,林工站的人得二十四小时盯在这不挪窝,否则木头进了厂子卸了车,那就是‘华居’木业公司的财产,他们再无权过问。

    ‘吱呜呜’,一阵阵尖锐得酸牙的机械声后,整个世界都清静了,刚才还噪声刺耳的工厂,转眼变成了静默的小山村。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正跟游学礼扯着嗓子说话的李家明有些不适应,缓了几秒才道:“学礼阿公,你觉得怎么样?”

    增加设备当然是好事,这厂子挂名是‘华居木业’公司的分厂,其实是村上的厂子,赚的钱都归大家。就是这钱有些紧啊,得跟大家商量一下,以前游学礼当支书,那是一言九鼎,容不得别人反对。

    现在不行喽,这厂子虽说是挂着‘华居’木业分厂的名,其实是外甥孙借钱给大家开起来的。堂外甥孙想帮大家寻条财路,让大家生活过得好点,那就得跟村上的人商量着来,要不然会让人讲闲话的。

    “要的,夜边大家商量一下。”

    正在田里看水的游学礼说完小跑向厂里,冲小操场上正准备给大家发工资的朱厂长吼道:“老朱,工资先莫发!学松,学松,喊‘学’字辈、‘承’字辈的,夜边吃完饭去我屋里,大家商量一下厂子扩建!”

    这嗓门大啊,一吼全厂三十几号人全听到了。连正在装车的几个壮劳动力,都扔下手头上的活,跑到厂长室来听,李家明也连忙这个‘阿公’、那个‘母舅’地喊人。

    这是大好事,吃完晚饭,李家明一帮阿公、母舅全坐在晒谷坪里,听游学礼的安排。李家明是不参与这些事的,吃完晚饭帮阿婆洗脚,带着小妹、满妹做完作业,去了表哥房间里看书。

    虽然厂子是他借钱建的,可若是他参与管理,阿公、母舅们就变成了他的工人。公私分明,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关系一旦形成,彼此之间就不再亲密,这是他花多少钱都换不回来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母舅不让他给老人家发零用钱的原因,农村人可以借钱,不会喜欢白得人钱的。

    母舅倒是去参加了商量,他是‘承’字辈的,回来后说的结果也与李家明预想的一样凑钱买机器;招工先照顾游家人,然后是小姓。

    “明伢,大家没同意赚了钱后,村上给老人家发零用钱。你也晓得,家家的情况不同,有些人屋里老人家多,有些人屋里没老人家。”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现阶段想实现这种理想,自己还真是奢望了。李家明暗自嘲笑了一句,问起集资的事,这小厂子只开两个多月,估计大部分阿公、母舅手里都没什么积蓄,哪那么容易凑得出十来万块钱?

    “哦,学礼叔的意思是一万块钱一股,新扩建的厂子按股份分红。”

    这出乎李家明的意料,心里泛起一片失望,共同富裕的想法又落空了。这主意或许不是母舅出的,但他肯定是赞同了,现在村上除了自己家就母舅最有钱,他又怎么会反对呢?这厂子办到最后,又是少数村民的,而不是集体的。过上几年,村里又是少部分人有钱,大部分人最多是生活上有点改善而已。

    沉默了一阵,李家明准备起身去找学礼阿公。这事不能这么办,否则自己还不如甩开村上,独自办个小厂子照顾那些小姓人家。他这一起身,在母舅家借住的朱厂长也连忙跟上,虽然他是这小厂的厂长,可工资却是在总厂拿的。

    晓得外甥性子硬的游承万连忙拉住他,小声道:“明伢,这样不行的!学礼叔是族长,大家只会听他的,不会听你的。”

    李家明确实强硬惯了的,不给老人家发零用钱,情有可原;招工先照顾游家人,自己也认了;可谁要是破坏他想带着全村人赚钱的想法,那就没得商量?

    还是得商量,娘亲舅大,清醒过来的李家明颓然叹气,重新坐回了桌子边。

    “母舅,有些事不能这么办的。钱是赚不完的,不能总是游姓人游姓人,李姓、曾姓、余姓就不是乡亲了?舅母姓余,就是金姑沅的,要是我们这么办,以后余家阿公、母舅不怪你?”

    响鼓不用重捶,存了私心的母舅脸上一阵火辣,这才想起外甥办这厂子的初衷。碰了鬼!自己在县城一个月都能赚万多,怎么就鬼迷了心窍,惦记上这一个月还赚不到几千的小厂子了?

    “你莫急,等凑股的时候,我去借钱给大家。十万块钱,母舅还掏得出来。”

    由李家明特意安排在这,既管理着这厂子,同时也盯着村民安全生产的朱厂长接口道:“家明,要不这样。村上五个居民小组,一个组凑两股,他们凑不起的,由承万来借钱给他们,你觉得怎么样?”

    理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这事只能这么办,招工肯定要倾向于游姓人,谁让自己是游家人的外甥?自己能做的,也就是通过分红,给其他乡亲分点利润,除此以外还真的无能为力。于情于理,自己都不可能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乡亲,与自己母族人唱反调。

    “要的。”

    李家明答应了一声,闭嘴不提香菇的事了。柳老师他们终于把菌种的事办妥了,正准备定试点的村子,中宵村肯定会有份,自己张罗着订金、收购的事,银子滩、游沅也不能漏。既然招工倾向了游姓人,那香菇的事就得倾向小姓人,大家都有钱赚才是真的好。

    香菇种植可不比开小厂子,主动权在自己手里,象学礼阿公那样的精明人去张罗,肯定是安排自己人去学,再安排自己人去山上砍伐那些不打眼的椴木,等本姓人吃饱了,外姓人才能落口汤喝喝。这事再让他去张罗,恐怕大姓与小姓的差距会进一步拉开,自家也是小姓人家,以前受了大姓人家的欺压,就莫再让别人受这委屈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