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恻隐心动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九十年代是个美好的时代,抓住一个机会就能发致富,例如李家明他们家族,装修、文印、贩笋、开工厂。这几年来,靠着领先别人一步半步,这个家族数年之内就积累起了几百万家财。

    几百万是什么概念?柳本球当林业局局长,一个月才不到六百元工资,王成林当崇乡小学的校长,不过是四百多块钱一个月,即使是李忠华、邓灏在深城买的大房子,也不过是一千多一平方米。

    赚了钱,就得做一幢好屋,以后传给子孙后代,这是山里男人的执念。去年装修店里每股分红十五万,黄泥坪几家人不但在县里买了房子,还着手在黄泥坪盖新屋,而且要盖李传田那种三层的小洋楼。在县城买屋,那是方便现在住,在黄泥坪做屋是方便以后养老,或许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面子上有光。

    一家人买一套房子、又做一幢,加上装修、电器之类的,估计十五万都打不住。李传猛几兄弟也不在乎,反正现在赚钱容易,不把日子过好点,怎么对得住跟着自己吃苦半世年的老婆崽女?

    在山区做屋是大事,亲戚朋友都得来帮工,李家几兄弟在外面忙生意,亲戚朋友做事也没办法帮工,他们也就索性包给李传民他们的工程队做,省得劳动亲戚朋友。不过,虽然几幢屋都包给了工程队,可几妯娌的娘家兄弟还是来帮着做平整地基、筛沙类的前期工作。

    回来过周末顺带搞香菇试点的李家明,趁着婶婶们的娘家兄弟在这帮忙,跟大家讲种植香菇的事。现在农村里赚钱难,连阿姨的两个哥哥在工地上做事,十二块钱一日的小工都做得那么高兴,可想而知农村里的困难。种植香菇也算是个新兴产业,而且投资成本低、收益大,趁着现在山上栗木、椴木多,能赚几年快钱呢。

    十几个母舅、姨爷(父)很痛快地答应,虽说一亩田包打棚之类的要投万把块钱,但有姐夫、妹夫们借钱,堂外甥(侄子)又包了销路,这还有什么说的?麻烦的是其他屋场的,万把块钱相当于很多人家几年的收入了,要他们冒这风险真的很难。

    人是需要有榜样的,所以党和政府才树那么多典型、榜样,可没有现成的榜样,怕冒风险的村民们犹豫不决了。李家明是天才不假,会读书、会赚钱也不假,可若是出个意外呢?万多块钱打了水漂不说,还得耽误一年作田!

    柳局长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可他们有一项好处,李家明是比不上的,那就是官位的权威性。这两年柳本球出风头啊,一次性弄翻那么多贪官污吏,在民间的风评很好,在村夫农妇的嘴里,那就是包龙图转世。这样的清天好官,肯定不会骗人的,虽然大部分村民冒不起那风险,可胆大的还是敢冒险一试。

    陪着李家明转了一天,才说服三家人,脾气急躁的大狗伢不耐烦了,牢骚满腹道:“家明,这些人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巴。他们不愿就算了,发财的路子都不要,活该他们受穷!”

    不错了,这年头大家都穷,几家能掏出几千上万的闲钱?正坐在山神庙前休息的李家明,很满意自己的工作成果,打趣道:“你以为你又是个什么好东西?喊你去当兵,保证帮你搞个公安当当,你都不去,你还不是蠢牯一个?”

    “切,你以为我蠢啊?当公安有什么好?赚了钱让人戳后背心,没赚到钱亏了自己!开车几好,赚了钱是自己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这话讲得也不错,做人就图个自在,区区百年转瞬即逝,能留下点印迹就留点,留不下也得舒畅地在人世间走一遭吧。

    “嘿嘿,还是你会讲,就是这个道理!”

    粗豪的大狗伢坐在鸡子坳的山神庙前咧开大嘴直笑,突然脸上笑容迅速消散,坐在旁边的李家明抬眼一看,衣着邋遢的告伢正扛着一根树尾巴站在小路上发愣。

    “告伢?”

    “家家明”

    正扛着一根树尾巴的告伢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只好涨红着汗渍渍的脸,跟李家明打招呼。若是这世上有后悔药,他一定会去买一副,哪怕花再大的代价。去年李家明让他去改年龄当兵,他没听;喊他莫天天耍钱,他又没听。

    若只是这样,还不打紧,可他又嘴巴臭,乱讲李家明的坏话。等到去年贩笋时毛伢掌权,虽说看在发小的面子上没亏待他,可那帮伢子不再听他的话。靠着他自己骑车到处跑,好不容易赚了三四千块钱,结果又输给了端伢他们。

    等他输得红眼睛一心想扳本,跑去跟在屋里过元宵的庙伢借钱。一个要借、一个不给,两人几句口角下来,告伢又讲了李家明的坏话,结果让性子暴虐的庙伢两巴掌一扇,要不是学礼公公拦住,差点闹出两家大人打架的事来。

    等到庙伢跟村上两个伢子把真相讲出来,连以前听信他乱咧咧的父母都火冒三丈,关起门来狠抽了他一餐,让他退学回家做工夫。蠢啊,这么好的朋友、发小都不晓得交结着,还去讲人家坏话,这不是蠢又是什么?

    坐在山神庙前青石板上的李家明,看着这位两世的发小,也有些伤感,觉得自己是不是越来越心软了。刚从‘三十年前’回来时,连毛砣、细狗不想读书,自己都能听之任之,可如今?

    前世两人关系好,自己发达后回家探亲、过年,会跟他来往、会叫他吃饭,还会在他家吃顿饭、喝喝酒,跟发小们扯扯卵谈。告伢四十岁时讲想去看‘小马哥’,自己还特意请他去深城玩一趟,带着一干发小去看看《英雄本色》、《赌神》里的香港,托关系找那位华人巨星合了张影。

    哎,时光荏苒啊。

    告伢在背后讲的那些话,毛砣、毛伢他们都愤愤不平,可李家明却从未介意过。哪怕是庙伢扇了这小子几巴掌,李家明也吩咐他,以后别针对人家。人哪会不犯错,两世年的交情,哪那么容易淡忘?

    山里伢子都疾恶如仇,喜恶都摆在脸上,休息好了的大狗伢见堂弟还跟这只黄眼狗(忘恩负义的人)打招呼,不禁恶声恶气道:“家明,走了!”

    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李家明见告伢立即羞愧地低头,更是恻隐心动。

    年轻人哪个不犯错?前世的自己,在这个年龄不也不争气,挥霍着父亲、小妹他们的血汗钱?这发小若是不拉一把,随着自己越来越耀眼,也随着毛伢、庙伢他们越来越风光,他最终会成为村里的一个大笑话,永远抬不起头的。

    人啊,有些人是越挫越勇,可大部分人摔了一个大跟头,就可能会永远都爬不起来!

    “肩(扛)完这根树莫肩了,回去跟承月母舅讲一声,下午跟我们的车去同古。后生家莫做这样的事,先去我耶耶厂子里做几个月,等下半年我送你去当兵。”

    “家明,我”

    心软的李家明起身走到他面前,搂着他的肩膀,告诫道:“没人不犯错的,只要晓得哪错了,以后改正就是。兄兄弟弟一世年,我还真见你的气不成?好了,我们先回去,记得下午等我们的车子。”

    等李家明他俩走远了一点,绕过了一个荆棘棚,突然听到身后的号啕大哭,不由得心里一阵欣慰。

    大狗伢是粗豪性子,最看不上动不动就哭的怂人,不满道:“家明,你也太滥好人了!”

    “晓得错了就好,你不犯错的啊?以前偷兰姐的凉鞋兑(买)米糖,还不是让她追着打?”

    说起当初被大姐追着打糗事,大狗伢就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好象你没吃似的?老子一个人挨打,你们倒是不记老子的人情!”

    “我吃了吗?”

    “你没吃?要不是我大姐看到你拿糖给文文吃,能想到是我拿了那双破凉鞋?也怪了,明明我跟细狗把糖都吃完了,她怎么不想着是你偷了她的凉鞋呢?”

    这事李家明还真想不起来了,对照自己兄妹的性子,兰姐确实只会想到是大狗伢好吃偷凉鞋,而自己兄妹只是沾点光。

    “嘿嘿,你莫讲,那糖还真好吃。”

    当然好吃,那时候除了过年,能有糖子吃,平时哪有?

    自从李家明突然变成早熟后,毛砣就一直跟在他后面唯命是从,也是受他教育最多的兄弟。以前刚认识柳老师时,他就听过那么一句话‘强者自救,圣者渡人’,还听李家明说过‘圣人已死’,今天的事他也有些不明白。

    陪着兄长与堂弟感叹完几年前那块米糖的美味后,毛砣迟疑道:“家明,告伢扶不上墙,你还要扶?我听庙伢讲过,他过年时又跟端伢他们耍钱。”

    三兄弟已经走得很远了,已经听不到后面的痛哭声,李家明苦笑道:“以前在阿婆屋里,那么多表兄弟,我跟告伢是玩得最好的。兄兄弟弟一世年,他又没做什么真对不起我的事,不过是讲了几句不好听的话,哪能当得了真啊?”

    “不是,家明,告伢靠不住的!”

    李家明当然知道那家伙的性格有缺陷,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哪那么容易改?

    “没什么不是的,以前我姆妈过世,用我阿公、阿婆的寿(棺)材不吉利,还是桃香阿婆把她的寿材借出来。毛砣,不要总记筷子头打人,也要记得筷子给你夹肉。”

    “随便你吧,只要你心里有数就行。”

    “没事,以后帮他弄个工作,就当兄弟一场,也当还桃香阿婆一个人情就是。”

    李家明都这么说了,大狗伢、毛砣还有什么好说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