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原则问题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成功的企业家、商人、政治家总是喜欢在成功之后,跟讲台下的人谈抱负、情怀,其实都是放狗屁!

    一将功成万骨枯!

    虽然随着时代的进步,竞争已经在残酷的上面,遮盖了一层文明的面纱,可每一次成功的背后必然有失败者的血泪,每一次成功的决策之下都是冰冷的利益计算!这些道理,李家明比他父亲更懂,这也是他继母为什么感觉他非常冷漠的主要原因。

    成功者,若是经常被感情、情绪左右,何来成功?

    当李传林找齐了几兄弟,谈起工厂扩产的事时,同为股东的亲生儿子立即反对。

    “耶耶,这不妥!”

    李家明可不是普通的子侄,叔伯们也不把他当半大伢子看,而是当成可以商量大事的成年人。他在家族里的地位,甚至高过了李传祖、李传宗这样的传字辈叔伯,他一开口,领头的李传猛立即阻止想反驳的李传宗。

    “家明,你讲讲。”

    “跟风!”

    附近几个县乃至整个省的木材加工厂,虽然都不景气,但产能、熟练工人都摆在那。人家只要下定决心转产,这个时间会非常迅速,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大时间差。

    这是谈正事不是谈家事,作为提议者的李传林也不摆父亲的架子,耐心道:“明伢,柳老师分析的是对的,转产没那么容易的,何况还有销售渠道的问题。我们除了做粤省的现金生意,还做江浙那边的赊账生意,就是不想把销售全压在粤省一边。

    打个比方吧,离我们最近的宜风‘宏达’木业,即使要跟风,也最少要三个月时间。我们开的是新厂,只要交一半的税收,我们把工人往新厂调,让新厂‘三班倒’尽量多生产,我估计一年就能还得清贷款。”

    对厂子最熟悉的李传林起了头,李传宗和李传猛他们也觉得侄子太保守了。

    “家明,你想多了吧?传林讲那些事,那是有把握的,你晓得现在厂子里接到的订单有几多不?”

    “嗯,家明,这个月才几日工夫,光收到粤省的订单意向就过了三万,这还不包括浙省的一万五。要不是怕得罪客商,你耶耶都想推掉浙省人的单子,他们那些人精明了,不但不愿付订金还想赊账。”

    没错,现在的形势确实很好,可现在的优势只是暂时的。

    厂里只是靠着比东北人的运费更低、比江、浙、闽、粤几省人力成本更低、资源更廉价才取得的优势,而非是技术先进取得的优势。只要邻县一跟风,邻县的邻县再跟风,极短的时间内,产量就会以几何指数上升。

    到那个时候,人家的人力成本与自家差不多,而运输成本更为便宜,如何去与人竞争?蜂拥而上的后果就是降价,最后就是大家都微利经营甚至是亏损,整个市场格局重新洗牌!

    李家明的种种担忧,早就想着扩产的叔伯们不以为然。

    细木工板是没有技术门槛,可还有比同古的资源更便宜、人工更便宜的地方?即使邻县跟风,人家是国营厂子,还争得光私人企业?

    再说了,寻销路,哪是说寻就能寻的?厂子里已经建立了自己的销售渠道,只要价钱差不多,还不是熟人面子沾便宜?

    “大伯,话不是这么讲的。我们虽然是私营企业,管理成本比国营的更低,可他们一旦亏损,就能拿政府的补贴,我们能拿得到?”

    “家明,我们拿不到补贴,但林业规费、税收上能沾面子的。以前那些厂子垮,也就是因为林业规费、税收都得交,要是他们能跟我们样沾光,不至于亏损的。”

    道理说不通,李家明只好耐着性子来算账,利润、税收之类的先不管,先管本地区各县的纤维板、刨花板、密度板产能。

    “耶耶,光我们地区纤维板、密度板之类的产能就超过三千万张,而且全部都可以转产成细木工板的,还有其他地区、其他省呢?细木工板的市场需求量有多大?按你在粤省那边的经验,一年有两千万张不?”

    李家明能预见到市场前景,李传猛他们做装修这一行的,也预见到了他们那一行的市场前景,否则他们也不会如此急切地想扩产。

    “家明,你漏算了另一个市场装修!现在的细木工板主要用于家俱制作,可你莫忘记了,细木工板最好的用途其实是房子装修。”

    做木工的李传祖一起头,同样做装修的叔伯们都兴奋起来。

    “家明你不做装修不晓得,我们这的木材便宜,衣柜、碗柜都是实用木,可他们大城市里的人装修房子,做的壁柜、壁橱都是用纤维板、刨花板,若是改成细木工板呢?

    我跟你讲,你莫看同古人没多少舍得花钱装修房子,外头有钱的人多得很。只要打开了销路,莫讲一年两千万张的销量,四五千万张都没问题!”

    “就是,家明,这一行真做得。只要打开了销路,一年赚几千万,那是轻轻快快的!”

    完了,连比传宗叔稳重得多的传祖叔,都嘴里讲出几千万,还轻轻松松,李家明就知道大事不好。完了,连叔伯们都失去了冷静,何况是风头中心的父亲?

    叔伯他们讲的都没错,细木工板日后最大的市场就是装修,可那是日后。领先市场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就可能是疯子!

    不同于这些叔伯,李传民是靠侄子起家的,亲眼看过侄子如何把王建国玩弄于股掌之间,他最知道侄子的本事,如今见侄子如此反对,心里不禁直犯嘀咕。

    “老三,要不我们慎重一点?我觉得家明讲的也没错,凡事不能总往好处想,作最坏的打算总不会错的。”

    正在兴头上的叔伯们哪愿意?柳老师都讲了,贷款的事由他去搞,这样的好机会还不抓住?再讲了,即使真象家明预计的那样,大家都估计错了,大不了再把厂子还给政府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碰到好机会还不博一把?

    连赖账的过头话都讲出来了,那就没办法阻止了,明知前面是火坑还往下跳?

    远比这帮叔伯更理智的李家明,毫不迟疑地想退股,这不是感情问题而是一个原则问题。成功者之所以成功,就是因为他们比常人更冷静、理智。

    且不论这样扩产风险太高,单父亲这种精神状态也注定了会失败。领头的人失去了冷静、理智,一个企业怎么可能成功?

    “传猛伯、耶耶,我退股!”

    简陋的毛胚房里寂静无声,正亢奋的李传林愣住了,笑容挂在面上成了僵笑。叔伯们也愕然,这不是退不退股的问题,而是共不共进退的问题。即使这事不赚钱,只要大家都同意了,就没道理你说退就退!

    半晌之后,涨红着脸的李传林低吼道:“不行!”

    成功者都是固执的,李家明也不例外,他可以为了家人散尽家财,却不会在原则问题上妥协。明知是错,能劝得劝;不听劝,也不能盲目跟随,这就是原则!

    “合伙生意,合则留,不合则散!”

    “放屁!我是你耶耶,我讲不行就不行!”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