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不合则散(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气酷热难当,晒得人的脑壳都发懵,可毛伢他们几个伢子,就愿意大太阳下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在以前瞧不上他们的邻舍面前呼啸而过。

    爽啊,搞什么生意,有开歌厅、场子赚钱?三块钱的‘可口可乐’卖六块、三角钱一斤的西瓜榨成汁卖两块……,就更不要提赌场里一夜抽水都几千块钱!

    现在的毛伢,不要说贩木材那样的生意,连入股按摩院都没了兴趣,嫌名声不好听,不过他也有烦恼,那就是贩香菇的事。

    贩笋几赚钱,贩香菇又几麻烦?原以为香菇产量高、价钱又好,肯定能赚大钱,没想到让柳局长嘴巴一张,只允许赚30%的毛利!可香菇跟冬笋又是捆在一起的,经历过森林公安挎着手枪满县城捉人的事,借毛伢一个胆子,也不敢怂恿老大跟人家对着干。

    没开歌厅、场子之前,毛伢还想着帮老大出出力,现在歌厅、场子都人手不够,还得从信得过的小混混们里挑人,他可真不想做这义务工了。好不容易大狗伢当了替死鬼,先来家明这打了退堂鼓,这小子也连忙来求情。

    刚从香菇大棚里出来的李家明,看到这几个混混也暗乐,大狗伢才走几久,他就沉不住气了?看来,歌厅跟场子太赚钱了,赚得这小子顾不得义气不义气,硬着头皮来寻自己打商量了。

    跟在李家明后面出了大棚的曾春,看着这几个骑在摩托车上的精悍后生很羡慕。莫看自己端着铁饭碗,日子哪有这几个混混过得舒服?

    领头的那个‘生哥’可是同古街上最有势力的后生,旁边的那俩个也不得了,就那个‘庙哥’,人称‘阎王庙’。过年时,曾春跟朱所长去过歌厅里唱歌,亲眼看到这个‘庙哥’一言不合,就将老板打得血肉模糊,旁边的人还不敢多嘴,就更莫提报警的事。就这样,以前同古街上有几家歌厅,现在就剩下一家了,谁都不敢开第二家跟‘庙哥’抢生意。

    然而,自从开始推广袋装香菇种植,自己跟李家明交上朋友后,突然间自己好象成了大人物一样。去游戏厅里玩,看场子的混混过来敬烟;跟朋友去歌厅唱歌,那个心硬、手恶的‘庙哥’亲自过来送酒,还给自己免过两次单,给足了自己面子;连去按摩厅里耍妹子,老板都主动给自己挑最漂亮的,生怕自己不高兴。

    “家明,跟你商量点事。”

    “嗯,天太热了,去屋里讲。”

    “哎”

    四辆威风凛凛的新本田摩托呼啸着骑进晒谷坪,引来楼上的毛砣眼馋,连忙跑下楼来抢过一个伢子手里的钥匙,急吼吼地去过车瘾。刚从大棚里回来的李家明,打量了几眼这几辆连车牌都没挂的铁骑,惊讶地发现居然是进口的,看来这两家伙开赌场赚了不少。这种原装的本田cb400摩托,在沿海也不多见,按现在的行情,即使是走私过来的,也得两三万吧?

    做人大气的毛伢还真大方,将手里的一串新钥匙拍在李家明手里,豪爽道:“家明,先预祝你又考全县第一!”

    开场子赚了钱的洪伢,也凑趣道:“家明,以前你没我们高大,骑踏板车正好。现在都比我更高了,还骑那种女式车子?”

    李家明‘早过了’那种骑摩托车兜风泡妹子的年龄,不过兄弟的一番好意,还是得接着。生意是生意,人情是人情,哪有把生意的事搅到人情中来的道理?

    “那就多谢了”。

    见旁边的曾春眼热,李有明随手将钥匙扔给他。

    “春哥,喜欢就拿去玩”。

    这么贵重的东西,再眼热,并不缺心眼的曾春也不敢要,但骑几天威风威风还是行的。

    “那借我玩几天,过过瘾”。

    兴奋的曾春骑上摩托车就往游沅方向去,李家明也暗暗点头。这小子有点小智慧,帮毛伢他们屋里种香菇,保持着朋友关系,却又不跟他们混一起。莫小看这点小威风,能跟街上最大的混混头子称兄道弟,对于在单位上混的年轻人来讲,那是很有面子的事、也很能在朋友间吃得开的。

    喝了一杯冷茶,擦了把汗的李家明才道:“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贩香菇的事有柳大局长订的规矩,赚不到什么钱不说,而且还占人手。毛伢虽然手下兄弟几十个,但真正信任的也就十来个人。洪伢他们开歌厅、赌场,赚钱多又快,不太乐意搞收购香菇的事。

    “家明,我是这样想的,贩香菇是正经生意,我们也出不了什么力。跟在你后面,也是沾你的光,我们的生意你又不参与,我们不好意思啊!”

    这话说得真好听,不愧是混混头子,李家明也不揭穿他的小心思。换成自己,也一样不想干没好处的事。

    “行,反正都付了定金的,到时候直接去装货就是。”

    李家明痛快,毛伢也痛快,老大讲义气、又仁义,他那种做善事样的生意,自己是干不来,出点力还是应该的。

    “家明,我们赚了点钱,要是资金周转不过来,喊大狗伢过来拿就是。多的不讲,三四十万随时都有!”

    “要的!”

    “那行,我们先回同古了,毛砣那辆是洪伢送他的。一世年两兄弟,我们赚了钱,也不能少了他。细狗还小,等他读高中时,我再送他一辆,好泡妹子”

    出手就是两三万,看来洪伢也赚大发了!不错,毛伢对手下够大方,这样下去一帮发小都能混个衣食无忧。

    等到毛砣兜完风回来,听说洪伢送了他一辆新摩托,高兴得咧开大嘴笑。

    “家明,你不晓得,这种车子要一万八千多咧!毛伢送了他哥哥一辆,大毛伢还在街上吹牛皮讲是三万六。”

    整日闷在书里的李家明,对这些行情还真不怎么清楚。这种摩托跑车一万八,那只有一种解释走私,难怪连车牌都没挂。

    “是啊,我听姜景山,就是那个跟洪伢混的后生讲,在厦门那边拿货都要一万八!前几日,我在县中考完体育去寻毛伢玩,才晓得他们去了闽省买车。”

    “去寻下林叔叔,让他开两张发票,帮着挂两个车牌。”

    “哎”

    看着正傻乐的毛砣又准备骑那辆新摩托,李家明连忙叫住他。这混小子骑车太猛,要是摔一跤之类的耽误了中考,那真是让鬼打了!

    “中考之前,不准再碰!”

    “哦”,正兴奋的毛砣只好将车推进堂屋,把钥匙交给堂弟,转身去推那辆骑不快的踏板车。哎,林全保人都在高桥开厂,骑这车子可得跑个把小时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