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危机隐现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这些天的天气很不错,每日天空湛蓝万里无云,就是太热了一点。

    已经参加完中考的李家明、毛砣他们,每日骑着三轮摩托车奔波于全县的十几个乡镇,将刚采摘下来的香菇用泡沫箱装好运到县城。到了晚上,累了一天的他们,还得赶紧分捡香菇,将最好的、稍次的、最次的挑出来,分开装箱加冰块降温,连夜让大狗伢送到袁州通过火车运到深城。

    好在放暑假了,在外读大学的李家仁、义两兄弟回来了,白天在装修店里勤工俭学,晚上会过来帮忙,再加上在县城等通知书的李家道,几兄弟一晚分捡四五千斤香菇,倒也不用另外请人。

    这年头的香菇种植都是段木而非袋装种植,一年的产量能有多少?日本、南韩、香港、台湾经济发达可缺少资源,也舍不得把栗树、椴木如此消耗掉,也就是内地资源丰富,才舍得去种植香菇。

    贩卖香菇的生意还算不错,李家明大姐夫花了两万多港币,请香港食环署的试验室检测农药残留量,居然达到了0.1mg/kg,比日本人规定的0.18mg/kg还低,再加上比段木香菇稍低的价格,很顺利卖给了一家日本商社,进入了日本市场销售。

    现在日产的这几千斤新鲜香菇,稍次的卖给香港人,其余的都卖给了日本人,只是价格不高,比日本人在内地收购的还便宜几毛钱。至于同古本地的市场,零售一斤三四块钱的价格,即使在菜市场卖,也没几个人会去买,还不如送给亲近的人尝尝鲜。

    李家明他们命好,华南农大刚发表一项还处于实验室阶段的科研成果,就被在同古林科所当技术员的刘新敏锐地发现了。那小子属于笨嘴笨舌的木瓜一个,但有个脑子活的朋友曾春。

    跟柳局长有点关系的曾春,绕过他们所长朱和平,直接把这信息递到了柳局长那。那位精明过人的柳局长又不是神仙,能预料到这技术的潜力,却根本不知香菇这东西在海外如此走俏,这才成就他们的发财大业。

    李家明去年与柳老师约定的30%毛利,其实指的是卖给深城市民的那种等外品香菇。经过挑选后,出口到香港及海外的优质香菇,利润稍高于30%的毛利,卖到日本去的甚至能达到30%的纯利润,若是加上出口退税的钱,这生意称不是暴利也能算得上好生意!

    只是这些内情,连挂名当经理的大狗伢都不知道,只有李家明两姐弟才清楚。看着银行里飞速增长的存款数字,哪怕李家明的大姐经历过冬笋收购的暴利,照样每天笑得合不拢嘴。

    一斤香菇包括人工、运费、损耗在内成本才三块五,转手卖给香港人是四块二港币/斤、卖给日本人则是五十七日元/斤(当时汇率约四元六人民币)。国家有出口退税政策,小外贸公司交上去的税收转手又退了回来,若是加上外汇兑人民币的黑市价差,这钱赚得象抢银行一般。

    听弟弟讲,单这一批香菇,最少有四十万斤,那不就是赚五六十万?要是下半年再来一批冬菇,天哪,那得赚几多钱啊?贩笋是大家分钱,香菇可是两姐弟独占!

    “明伢,我把钱汇回来吧!”

    “莫,全部放在你那,你喊姐夫去帮我去香港注册一家公司,再由这家公司控股我们在深城的公司。”

    刚忙完的李家明站在电话亭前,捂着话筒旁边的行人走开了,才继续小声道:“大姐,这事你莫跟屋里人讲,连二伯、二婶都莫讲。”

    “嗯”,正坐在装修一新的客厅里,吹着清凉的空调,刚才还挺高兴的大姐放下电话,担忧地看向老公。

    上次李家明喊母舅替他出头,强行要求分红的事,远在深城的大姐也知道,三叔讨了新婶婶又生了婉婉,由不得她不往家庭矛盾上想。弟弟性子倔又不喜欢告状,莫不是张象枫有什么不好的想法,两人闹了矛盾吧?

    见多了世态炎凉的邓灏反而没这担心,妻弟那人大度、三婶也不象是个刻薄人,应该不会闹什么家务。在公司里听多了企业兴衰的邓灏,倒是担心岳父他们的厂子,会不会跟妻弟预料的那样出问题。

    上次去同古帮着调试、修理设备时,邓灏就看出了细木工板的技术门槛低,象堂叔他们那样盲目扩产,若是旁人跟风严重的话,搞不好会吃大亏。妻弟看似年纪小,可想问题、做事比自己一个成年人还周全、老练,该不会是看出了问题严重,开始想着善后了吧?

    见过世面的邓灏确实没猜错,李家明确实在开始着手善后了。

    即使邻县最大的‘宏达’木业公司开始筹备转产,但细木工板厂的生意依然火爆产品供不应求,鬼迷心窍的李传林他们又在准备再次扩产。更严重的是,上一次扩产需要贷款,李传林还得通过柳局长出面,请他们县领导去银行说情;这一次则是县委曾书记亲自出马,带着一帮银行领导主动寻上门来。

    这年头以gdp论英雄,细木工板的利润有多少,县里只能估计带统计。可改制后的纤维板厂的第三大股东是国资委,纤维板厂给细木工板厂提供纤维板,一个月能有多少利税,他们比谁都更清楚。

    既然如此赚钱,市场前景这么好,为什么不再扩产?既然厂子要扩产,那大家是不是也可以沾沾光?

    资金?银行也要业绩的,不贷款给生意兴隆的企业,难道还贷给那些亏损的企业?

    利息?好商量,上次是年息十分,这次八分怎么样?

    当然,钱,谁会嫌多?有钱得大家赚,新生产线大家都要入点小股。曾书记带了头,其他县领导、实权人物又岂会甘落人后?

    有县领导的鼓励,还有银行领导的大力支持,本就失去冷静的李传林几兄弟一商量,拿厂里的全部家当二次抵押,又向工行、农行贷款两千万。

    两千万啊,按抵押品120%价值放款,不得不说李传林兄弟胆大,曾书记、及他的几个官员朋友更胆大,单他们几个领导就入了暗股三百多万。

    这两千万的贷款、三百多万的暗股资金迅速到位,变成了新的生产线,又成为银行的抵押品,再将法律手续补办得天衣无缝。‘华居’木业股份有限公司一夜之间,成为全省的明星企业,也成为全地区第一私营企业,连省领导都来视察、指导工作。细木工板厂再次扩产,连带着下面三个分厂也兴高采烈地扩产,游沅、银子滩的小分厂还好点,农民能有多少钱?可由游学权联合他们高桥上上下下办起来的厂子,产能足足又扩了三倍以上,据说总投资超过三百万。

    “明伢,你耶耶他们疯了!”

    刚送来一篮子等外品香菇的李家明倒松了口气,小声道:“四叔,这是好事。”

    刚从三哥那受了一肚子气的李传田,忧心仲仲道:“不会吧,我去临川送货时,他们那边都开始跟风了。要是这样下去,明年全省不晓得会有几多这样的厂子。跟风的人一多,以后板子不好卖了,那么多当官的入了股,你耶耶会让他们逼死的!”

    当官的没几个好人,为了政绩、私利,什么事干不出来?

    这样也好,搅在这混水里的人越多越好,李家明冷笑道:“四叔,这你就不懂了,虱子多了人不痒,欠账也是这样的。耶耶他们都欠银行三千四百多万,要是年底再借几千万,欠他/妈的上亿,看哪个敢动他一根毛?”

    “明伢?”

    李传田是真急了,六个哥哥欠了银行几千万!万一出了问题,还不得让那帮当官的、银行逼死?

    可李家明并不给他解释,反而宽慰他道:“没事的,反正厂子是股份制,最多宣布破产,当这几年白做了。我存了几十万私房钱,装修店又没抵押出去,还不是照样过生活?”

    如今也只能这么想了,还是侄子有远见,没跟着趟这混水,心忧的李传田叹气道:“也是,反正店子没押出去,以后过生活总不成问题。”

    安慰完了担忧的四叔,李家明径直去了林业局寻柳老师,上次扩建新生产线,他老人家在背后推波助澜,这次该不会又帮倒忙吧?

    难讲,当了官的人就不能以常人的眼光去看,得把他们看成是利益动物。上次自己为了他的政治前途,即使是没必要的事也让了步,转过背来他老人家还给父亲刨了个大坑,这次怎么得也给他添点堵。

    人不强蛮,不得人家敬重,若自己一点反击都没有,以后还不得让他拿着师生情谊揉来搓去?李家明在林业局转了一圈,才知道人家去了林科所,据说是协调下半年香菇种植的事。

    听曾春讲,今年林科所推广香菇种植,赚了十几万的菌棒钱。估摸着精明过人的柳大局长,会想把制作菌棒这事揽在所里,一年赚个几十万,也好改善改善局里的福利待遇。

    别想了,来而不往非礼也,这好事还想放在林科所、林业局?即使是赚不了什么钱,老子都得帮您老人家给搅黄喽。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