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当面挖墙角(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同古县林业科学技术研究所,位于在县城边上的一座小山下。

    这个应政治需要成立的副科级事业单位,一幢破旧三层红砖房子、几间青砖平房背靠青山、旁边有莲塘,说它是个养老的轻闲单位也不为过。前任所长朱和平就是原来茶山林场的副场长,因为得罪了领导被发配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单位当所长。

    自从三年前,柳本球就任林业局副局长分管林科所,这个轻闲单位开始变得紧张。那位作风强横、野蛮的副局长上任没几天,林科所所长朱和平被他扔到了连工资都发不出的木器厂当厂长,却一直没任命新的所长。副科级副局长如此处置副科级所长,这事也就是柳本球才干得出,也只有朱和平那样的忠厚人,才会服从那样的人事任命,乖乖地去木器厂收拾烂摊子。

    可让所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那位柳大局长整了朱和平一次,却对林科所几位林校、农校出身的技术人员另眼相待,不惜花几万块钱送他们去华南农大学习、参观。待他们在大学里学会了袋装食用菌栽培技术后,立即回来推广这项还停留在实验室的技术,而且每个乡镇都说服农户试点。

    更让所里人没想到的是,原来的朱所长在外面转了一圈,又回到所里任所长,而且被任命为‘同古县食用菌推广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这个临时机构可是钟县长挂名当组长,柳局长任常务副组长,由县财政直接拨款50万成立的!

    要是干得好,朱(猪)卵还能不升官?

    后来的事情发展,再次印证了县委、政府领导的识人之明,柳大局长带着这个推广小组,竟然真把袋装香菇种植这事办成了。三十六万袋菌棒变相赊账给了菇农,没三个月的时间就回笼了全部资金,而且被各乡镇的领导吵着闹着要全面推广。

    天气很闷热,乌云密布的天空还偶尔传来闷雷声,看来一场大雨就要倾盆而下,今夜又得涨洪水了。

    破旧的林科所里吵吵闹闹的,各乡镇领导正在钟县长的主持下,跟柳局长和朱所长打擂台,要求菌棒倾向于他们治下的乡镇,还要求免费替他们培训技术人员。

    这事当然要争要吵,崇乡搞了五十几户试点,那些菇农没半年工夫就赚了几千块钱。以前柳本球照顾他们崇乡人,大家也不知道这事能这么赚钱也就算了,现在种香菇这么赚钱,那就得公平着来,林科所是县里的林科所,又不是崇乡人的林科所!

    强蛮惯了的柳大局长,哪会屈服乡镇领导的压力?

    照顾崇乡人?这是放什么狗屁?崇乡有人愿意搞,别的乡镇磨破嘴皮子,赊菌棒不讲还付定金,才有家把胆子大的人出来当试点!

    培训?这事想都莫想,林业局挤出钱来搞的技术,凭什么给乡镇?这帮坐地虎,哪个不是手里长勾子的?要是香菇产业落在他们手里,鬼晓得会搞出什么名堂来!

    …………

    在林业局转了一圈的李家明,骑着那辆威风凛凛的本田cb400进了破旧又喧闹的林科所小院。高档摩托车特有的引擎声,惊动了正在菌种培养室里的曾春,身上还穿着白大褂就出来了。楼上的争吵,他在菌种培养室里也听得清清楚楚,要是家明再不来,他晚上都得去寻人家。

    “春哥,上面吵什么呢?”

    年轻得一脸青春痘的曾春拉着李家明走到偏僻处,鄙夷道:“哼,还不都是来要菌种、要培训的?操,没赚钱的时候,鸟都不鸟我们,现在把我们当肥肉了?妈了个逼,这次所里赚了七八万块钱,猪卵屁事没做得了五千,我们三个人加起来才六千,连那些成天打毛钱的老妈子都跟我们一样多!

    家明,我跟新伢、勇伢都讲好了,我们想合伙搞菌棒生意,这事你得帮帮我们。”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当初曾春遮遮掩掩的,不就是想让自己帮他?只是这事得先讲好来,雷锋同志已经死了,干什么事得大家都有利可图。

    已经长得象大人一样高大了的李家明掏出包‘芙蓉王’,发了一支给这位新交结的朋友,拉着他蹲在菌种培养室后面的窗户下,替人着想小声道:“春哥,你们得想好喽,要是你们甩开所里,猪卵肯定会整你们的!”

    “我晓得,家明,我跟你讲实话,这生意太赚钱了,翻倍得赚!”

    ‘早熟’的李家明极得曾春他们三个信任,那是在崇乡搞试点时结交下的友情,想发财的他也不瞒着,将这一行的内情抖搂一遍。

    “家明,莫听猪卵瞎咧咧,那人狠着呢!我跟你讲,这次他造高原料价格捞钱,最少都捞了两三万。我们不想当官,就不要给领导送礼,只要揽下这生意,最少也能翻倍得赚!

    家明,我晓得你跟柳老师关系好,但事情不能让政府来主导。哼,要是那帮当官的一掺进来,我保证不要两三年,菇农会让他们害死的!”

    这是屁话,林科所搞推广,林场里的杂木基本免费供应、活由他们自己职工干了、连运输费都是他们局里掏的,当然成本低的吓人。要是私人来做,公司一开门哪样不要钱?一直琢磨着给柳老师添堵的李家明估算过,若要保证菌棒的质量,能有25%的利润就不错了。

    再说了,朱和平当所长不捞钱、不多得奖金,他当什么所长?什么朱和平拿了一万,他们只拿两千?真正的原因,还是他们三个想发财,才把屎盆子往领导们头上按。

    李家明从旁人嘴里听到的版本,可是柳局长力排众议,补了他们三个人钱,平着朱所长拿五千。机关单位不比企业,福利可以平着来,奖金得按等级来,三个青皮后生能平着一把手得钱,这已经够公平合理了。

    可这也是实话,要是按那帮乡镇领导的想法,技术一流传出去,各个乡镇都搞菌棒厂,当然可以从原料上赚钱,大家都可以分一杯羹。既然大家都能赚钱,势必香菇产业会成为一个破坏性产业,对整个县的栗木、椴木资源进行破坏性开发。而且还有可能在制作菌棒时,经办人以次充好,往私人腰包里揣钱,最后连累得菇农血本无归。

    借口!都是借口,一项新技术的扩散,只要有足够的利润,哪怕政府不推动,也会迅速得吓人。涉及到农业生产的事,由政府来张罗,农民有了损失还有地方闹一闹,出于安定大局的考虑,政府总要作出一些补偿;要由是私人来搞,出了问题一走了之就是,谁会那么傻乎乎地赔偿?

    可做坏事就得有借口,才能心安理得,有个替菇农着想的大旗,李家明更会顺水推舟,从柳大局长饭碗里抢东西。这生意看似是赚辛苦钱,但能把它做大,一季就是25%的纯利润,一年下来就是50%的回报率,这还不够暴利?何况还能出口恶气,何乐而不为?

    “春哥,想好来哦,搞不好会丢工作的!”

    “怕个鸟!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搏待何时?”

    曾春的豪情壮志让李家明嘿然而乐,呵呵,这事要是成了,他们三个一年就能赚十几万,哪还看得上这个破工作?没见过世面的人才稀罕国家饭碗,他们在华南农大学习了半年,还会把这吃不饱饿不死的破饭碗当回事?

    也就是自己掌握了他们的技术,手里有资金、又有销售渠道,人家才来跟自己商量,否则他们早单干了!

    “春哥,这事我得先跟柳老师打个招呼。师生一场,不能连知会一声都没有,就瞒着他干。”

    “家明?”

    知会不过是个场面话,柳局长为了政绩能不念师生之情,也就不能怪自己当面挖墙角。若这次父亲再次扩产的事,他也有份推动,大家连师生都没得做了,只能维持面子上的东西。第一次扩产,还有几分胜算,第二次纯粹是推人进火坑!

    “没事,人情归人情,生意是生意。春哥,这事我应了,你们想怎么办?”

    这事还真为难了曾春,要论技术,李家明跟在他们后面混了大半年,什么东西都学会了;要论资金,他们三个东拼西凑都搞不到几万块,这还得包括他们三个刚拿的那一万五奖金。更要命的是,跟自己蹲在一起的伢子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是街上那些混混的总头子,连王富生那样的大混混都唯他马首是瞻,屁颠屁颠去送两辆几万块的摩托车!

    要不是这些原因,曾春哪会这么好心,拉着李家明来做这铁定赚钱的生意?有钱,寻发财路子不容易;有发财路子去寻钱,可没那么难!

    还很年轻的曾春沉默几秒,涨红着脸小声道:“家明,你讲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我听王富生讲过,前年、去年崇乡伢子贩冬笋,就是你当头子的。”

    这小子聪明,就冲这招‘以进为退’,也难怪被小刘、小帅当成领头羊。李家明稍一沉吟,给曾春扔出两个方案。

    “春哥,要不这样吧,我出两个方案,你们觉得哪个好,我们就按哪个办。”

    “嗯”

    “第一个方案是你们以技术入股占30%,然后大家再按出资多少分股份;第二个方案就是我出一百万,你们不用出钱,以技术入股占30%股份。”

    第一个方案看似更有利,可对方没有答应出多少钱,而且不排除李家明会另外还搞个摊子;第二个方案看似更吃亏,可只要投了一百万,肯定大家就会捆在一起。

    一百万在这个年代已经是天文数字了,30%干股等于每人送了十万的股份!

    手头上没钱、手下又没人的曾春听到这好事,浑身都激动得打哆嗦,没有思考光凭直觉,立即选择了第二个方案。单干的事,他们不是没私下讨论过,可谁也没把握搞到十几万。单干啊,所里不整自己就不错了,还会把所里的东西白给自己用?所里的东西用不了,那就得花钱去买,十几万还不一定够呢。

    现在人家主动投一百万,给自己三人三十万,寻别人合作可拿不到这样的条件!

    十万啊!只要下一批菌棒一上市,自己就能最少赚十万!

    “家家明,你够够兄弟!等柳局长他们吵完了,我喊新伢、勇伢去跟他谈。你放心,要是他不愿意我们停薪留职,我们就辞职跟你干!”

    决定了单干,还尊称人家局长,看来柳大局长的声誉挺不错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