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当面挖墙角(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都是没法子阻拦的事。

    捞政绩的机会,就这样飞走了?

    轰隆的雷声里,重新调回林科所任职的朱和平,看着手里的三张‘停薪留职’申请书发愣;而刚跟一帮乡镇领导吵完架的柳局长,阴沉着脸揉着发涨的太阳穴,眼睛死盯着这三个红面涨颈的年轻人,心里非常恼怒也非常羡慕他们的年轻敢闯。

    “春伢,我们都是茶山出来的人,去年你耶耶要去地区医院做手术,所里没钱借不出医药费,还是柳局长在局里帮你借两万块钱救急。春伢,你”

    这话有点挟恩图报的意思,可正阴沉着脸的柳局长等人家话都说得差不多了,才打断道:“和平,莫乱讲!曾场长是我们老领导,以前关照我柳本球蛮多,莫讲局里有点钱,没钱我私人都会借!”

    曾春他们三个年轻人对这位局长大人,那是真心爱戴的,这次所里赚了钱,要是按原来的奖励方案,他们拿得还没那几个股长多,可柳局长直接给他们发跟所长一样的奖金。就更莫提柳局长跟财政局黄局长吵架,把黄小姐都发配到竹器厂去当工人,还宁愿被县领导骂也要挪用林业规费、森林公安罚没款,也要把去年局里退休职工的医药费报掉。

    况且领头的曾春,还是柳局长曾经的学生,也是茶山林场‘子弟学校‘为数不多的考上小中专的学生。上次去华南农大学习,也还是柳局长听他的建议,亲自把刘新、帅勇两个小年轻从单位里挑出来的,否则那样的好事,哪轮得到他们两个小萝卜头?

    对于这样的领导、师长,即使曾春打定了主意要停薪留职做生意,眼睛也不敢多看人家一眼。

    心里有愧啊!

    “春伢,上次所里搞这事,都花了五十万,你们有钱不?”

    “柳柳老师,我们我们准备去借!”

    曾经的学生吱吱唔唔,精明的柳局长立即猜出谁在背后出资。这三家伙在崇乡试点时,李家明那小子天天跟他们混,连吃饭住宿都是那混小子安排的,这还不好猜?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我跟朱所长商量一下。”

    “谢谢柳局长”

    三个年轻后生如蒙大赫,冲局长大人鞠了一躬,逃似的退出了所长办公室。

    等三个年轻人一出办公室,肥肥的朱所长连忙把门关上,小声道:“领导,这事要是由了他们,下面会吵翻天的!”

    面对以前在林场的好友,刚才还脸色阴郁的柳局长扔了支‘芙蓉王’过去,推心置腹道:“猪卵哎,春伢他们要这样办,你拦得住不?莫拿开除这些话去吓人,一年能赚几万,这工作有个屁用!要讲起来,这三伢子还算尊重我们,还晓得先送三份申请书过来,要是他们直接另起炉灶,你还能咬他们的卵?”

    能在基层混个一官半职的人,都不会是蠢人,朱和平面带猪相心里可嘹亮得很,试探道:“这?”

    “蠢货!你脑子进水了?刚才我跟钟县长都讲,公家做不成生意的,你不会去寻他们私下商量,进去凑一股啊?”

    领导兼朋友将那点小心思捅破了,胖得象猪的朱和平讪笑道:“本球,我是替你担心。要是这事揽在所里,局里一年能赚不少钱,你的日子不会好过蛮多?我闲职一个,只要有工资发,我卡他们干嘛?”

    是啊,几个厂子是甩掉了,可那些退休职工还在局里。这事要是还由林科所来搞,一年少说也能赚二三十万,局里的日子会好过很多,总不至于退休职工的医药费都要勒紧裤带。

    烦闷的柳局长无奈地摇头,苦笑道:“有什么办法?有时候,我还真羡慕人家,车子坐着、小酒喝着,每日围着领导拍拍马屁,日子过得跟神仙一样。”

    别人讲这话,朱和平当他们放屁,可柳局长讲这话他相信。这老大上任两年多来,钱没捞两个,倒从上至下得罪领导一大片。要不是人家有真本事,早让上头调到史志办、档案局养老去了!

    “本球,我也不晓得你贪什么?要讲钱吧,莉莉开店一年少讲也十几万;要讲当官吧,你当了林业局长还不够大?以后还少得了你一个副处级帽子?

    算了,莫愁眉苦脸了,你又不是书记、县长,不该操的心就少操点。”

    已经接到大领导电话吹风的柳局长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手包起身走人。

    “朱卵,曾老板、钟老板答应了,过年调整班子的时候,会安排你进局班子。该怎么办,不要我教了吧?”

    局班子,那不就是局领导?

    升官了!

    刚才还对仕途灰心的朱和平大喜过望,连声感谢领导提拔。

    “少讲屁话了,这是你该得的,要不是你敢冒险办那事,这样的好事也轮不到你。行了,我走了,好好跟春伢他们谈,莫摆领导架子。当官只能当一时,当不了一世的,大家都是茶山爬出来的伢子,莫搞得别人讲你猪卵无情无义。”

    “哎哎”

    夹着手包的柳局长下楼,一眼就看到大雨里停着的那辆摩托车,心里不禁泛起苦涩。上次怂恿李传林扩产的事,虽然那小子依然礼数周全,可言语中已经透出几分疏远。这次曾书记他们干的好事,那小子肯定也按在自己脑袋上了,这才有今天曾春他们停薪留职的破事。

    三个后生家,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要是背后没人怂恿、支持,敢横下心来自己做生意?

    够有手腕的!

    这事柳局长还真误会了,若曾春他们没在羊城呆半年,没见过外面的繁华,即使李家明讲出花来,他们也不敢这么干。可既然见过了外面世界的精彩,又有一个发大财的机会摆在面前,三个二十啷当的后生家,还不敢冒险搏一把?他的得意弟子,不过是顺手推一把,给他添点堵而已。

    “柳老师?您怎么在这?”

    正接过司机手里雨伞的柳局长回头笑了笑,打趣道:“哟,李老板?不是我讲你,好歹也是百万级的大老板了,连辆车都舍不得买,至于吗?我跟你讲,车是生意人的脸面!”

    特意过来想出口鸟气的李家明也笑了笑,叹气道:“柳老师,莫讲起了。就我那点小钱,要是买了辆车,哪够钱借给春哥他们做生意哦?哎,柳老师,来入一股不?这生意肯定能赚钱的!”

    被李家明刺了两句的柳局长也不以为意,自己怂恿传林扩产,而不是全力偿还贷款,确实有私心。既然都做了,还不让人讲几句?

    “不用了,我两公婆有工资,又只有一个妹子,赚得再多都是以后都是女婿的,操那心干嘛?”

    李家明听到这话,心里一阵阵堵得慌,好象不是柳莎莎每日来找自己玩,而是自己死乞白咧地追他女儿一般。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