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盛名之下,庶几无虚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盛名之下,庶几无虚’,这话还是曾春当学生时,从柳老师嘴里听到的。以前跟李家明当朋友时,觉得这人讲义气、做人大方,可真正开始共事,才晓得王富生那样的混混头子,为什么那么敬畏这个半大伢子了。

    先不讲跟工商、税务、消防这些机关单位打交道,各个单位的领导都对李家明这个半大伢子和李传健那个跛子笑面相迎。陪着领导们在办公室里喝茶扯卵谈,那些平时牛皮哄哄的干部们就帮着把手续办好了,还把能减免的费用全免了,就讲跟林业局谈判的事。

    这要是换成自己来谈,肯定觉得条件差不多,就按领导意思办。可人家跟柳局长、郑书记那样的领导侃侃而谈、寸步不让,单这份气度就比那些胡搅蛮缠的乡镇领导强得多。

    “柳老师,莫讲那些虚头八脑的事了。你们当领导的人,要的是把事情办好;我们做生意的,要的是赚钱,要是什么好处都归了你们,那我们不是白忙一场?”

    “不行不行,我们不缺资金,多个菩萨多炉香,多个股东多麻烦。”

    “不行不行,你们的设备必须给我们免费使用!郑书记,这世上没有白得的好处,功劳归了你们,你们也就得付出点什么。”

    “柳老师,您讲话可要凭良心,你这么精明的人,还会不去打听深城的香菇行情?我们收香菇没赚什么钱,菌棒这一头再不赚点,你当我是学雷锋啊?”

    对面正抽烟的柳局长被李家明的惫赖气乐了,挖了自己的墙角不说,还想白使用自己局里建起来的消毒炉、菌种培养室,而且还不让自己局里入股,天下的便宜他想一人占了?这还真是块滚刀肉,难怪李传林拿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谈判要有红脸白脸,柳局长跟李家明是师生关系,郑书记又跟他以叔侄相称,这坏人就只有朱和平所长来当,何况这事利益损害最大的就是他。只是这伢子难缠啊,当初谈判木器厂兼并案,胖胖的朱和平就领教过他的厉害,话也不敢说得太重,给他自己留足了余地。

    “家明,话不能这么讲,技术是我们派人去学的,推广也是我们出人、花钱干出来的。没道理到了出成果的时候,你毛都不拔一根,就想全盘端走了吧?”

    这话有礼有节,过来打酱油的曾春也觉得不好意思,可没想到李家明居然立即翻脸,瞪着朱和平的小眼睛,嘲讽道:“朱所长,牛皮莫吹得这么大。引进新技术,是你们的本份,政府给你这份工资,就是要你干这活的!

    崇乡的试点,中宵是柳局长搞的,银子滩、游沅是我搞的,大段、幽居、港口是郑书记搞的,你们林科所做了个屁的事!堂堂一个副科级所长,带着十几号人,连菌棒都赊账给老表,才说服不到二十户农民试种,你以为你蛮大的本事?”

    打人莫打脸,被打脸了的朱和平气得七窍生烟,指着李家明咆哮道:“李家明,莫给脸不要脸!”

    见领导发怒,陪着来谈合作的曾春本能地脖子一缩不敢作声,可旁边的李家明将身体往后一靠,不屑一顾道:“给你姆妈个逼啊?给你一份功劳让你捞政绩、升官,就对得住你了。要是惹火了老子,新公司不挂在你们林科所名下,我让你白当个副组长!”

    “你你”

    以前李家明都小心翼翼地隐藏着锋芒,偶尔一露也是屈指可数,如今突然一发作,竟然有一种睨睥众生的气势。涨红着脸的朱和平象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指着李家明连话都说不完整。

    看到李家明从惫赖模样,突然变成了当初逼迫曾宁生就范时的强横,正抽着烟的柳局长也暗暗恼怒。可人家把曾春生他们三个捏在手里,主动权就到了人家手里,若真是闹翻了,丢面子、丢政绩的只能是自己这一方,人家连根毛都伤不到。莫看自己管着林业局,真能管得住老表砍栗木、椴树?

    哎,早晓得这样,就应该把曾春提起来,当个副所长。一个股级干部,多大点事,还是自己大意了!老话讲得好,‘赏罚公平更要及时’,稍一迟疑,吃亏的就是自己啊。

    稍一沉吟,柳局长面上浮起一层笑容,玩笑道:“家明啊,莫欺负人了。开价吧,做菌棒生意没那么赚钱,你小子要是没点牛黄狗宝,也不会眼巴巴地跑来要求合作。”

    一句‘莫欺负人’,居然连朱和平自己也不觉得领导说错了,跟这样厉害的人打交道,真不能看年纪只能看本事。

    这还差不多,李家明满意地坐正了身体。生意人求的是财不是气,可要想发大财,就得让有能耐的人掌握绝对的主动权。父亲把个好端端的厂子,折腾得看似烈火烹油实则危机四伏,这样的破事李家明可不想再干了。

    “嘿嘿,还是柳老师英明!”

    李家明恭维了一句,也跟变脸一般,刚才的针锋相对变成了和言缓色。

    “朱叔叔,刚才话讲重了点,你也莫生气。做生意不是当官,赚的都是数字,亏的都是现金,来不得半点虚的。”

    能当一个事业单位一把手的人,又哪来的蠢人?李家明突然缓和下来,朱和平虽然脸上还涨得通红,可语气也缓和了下来。

    “那你讲讲,大家怎么合作?家明,我讲老实话,我想要政绩不假,但手下十几二十号人要吃要用,没有实利我宁愿不趟这混水。”

    这话在理,他已经是副科级的领导,即使有出色的政绩,也不太可能去哪个局里当一把手。要是没实利,他怎么摆平手下那帮人?当官的人嘛,手下不捧着你,这官当了跟没当一样!

    莫看林科所就是破单位,但也是政府的单位,若这事他不同意,虽然自己也能强行搞,但那就是削了政府的面子、跟政府过不去。做企业的,可以不参与政治,但跟必须处理好与政府的关系。

    “朱叔,合作肯定要双赢,我李家明做事,也没有那么不讲究。我们和你们林科所的共同成立一家公司,我没成年由我堂兄当老总、你来当副总,工资就不给你发了,但奖金不会少。

    嗯,新公司虽然不要你们出资,但管理费得给点。这样吧,一年三万,也够你们十几个人开销了。”

    朱和平上次参与过木器厂兼并案的谈判,也得过李家明事后送的大信封,知道他说的奖金是什么意思,心里不由得一喜,可也对这个方案很犹豫。这个方案保证了自己和领导的利益,又保全了林科所的面子,还有个‘市场的事交给市场’的名义,能在钟老板那交待得过去,可乡镇那帮领导还不得吃了自己?

    扛不住那么大压力的朱和平,只好看向柳局长,等这位大佬来拍板。若是他柳局长同意了扛,为了一年几万块钱的‘奖金’,那帮坐地虎还能咬了自己的卵?

    这个方案虽然过份但也不离谱,上上下下都有个交待,柳局长看了下郑书记,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板着脸道:“先这样吧,过两天我们再答复你。”

    那就是事情基本成喽,李家明施施然起身告辞,“当然,柳老师,那我们先走了。”

    “一路好走”

    “放心吧,我正年轻,跌得起”。

    李家明一点也不在意领导话里的嘲讽,带着新手下曾春走人。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