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知易行难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夜静更深,月色如水。

    李家明坐在院子里,吹着柳莎莎落在这口琴,旁边的毛砣怎么也想不起来,什么时候堂弟练过这个。在他印象中,堂弟因为五音不全,不喜欢唱歌,可怎么会吹得如此好听的口琴?

    踏着月色而来的柳老师也很惊讶,他进了院子之后,才想起以前从未没听这伢子吹过口琴,可自己听到的琴声起码有数年的功底。

    “柳老师,这么晚了,您有事?”

    礼貌中透出疏远的问候,让惊讶的柳老师苦笑不已,又不禁暗自恼怒。师生之间要有起码的信任,或许自己怂恿他父亲扩建厂子,有一定的私心杂念,但也未尝不是一种加快发展之策。

    哎,这孩子哪怕再天才,也只是个孩子,很多事还并不懂。

    为人师表的柳老师暗叹一声,坐在毛砣搬过来的竹椅上,玩笑道:“不愧是天才,什么时候学的?”

    什么时候学的?这得有几十年了吧,刚才还沉湎于‘往事’中的李家明笑了笑,也玩笑道:“菩萨教的。”

    伸手拿过口琴看了一眼,柳老师立即看出这是自己送给女儿的十四岁生日礼物,没想到莎莎学了半年还是没学出什么名堂,这小子倒是深得其中三味了。

    柳老师把口琴在裤子上擦了擦,吹起了《斯卡布罗集市》,原本凄美婉转的音乐用口琴吹出来,竟有一种缅怀的韵味。没错,确实有缅怀的情感在里面,这曲子应该是柳老师跟师母的外籍老师学的。

    这首曲子在这个年代,还属于小众中的小众,不应该是自己能‘听’过的。一曲吹罢,李家明轻轻鼓掌,赞叹道:“老师,这曲子好!”

    “听得懂?”

    故作沉吟一阵,李家明迟疑道:“有种缅怀的韵味,但好象原曲是凄婉的。”

    天才!

    有了音乐作为媒介,老师出身的柳老师爱才心起,主动说起了他父亲扩产的事,说完了才发现自己犯了职业病。自嘲的柳老师眼睛余光,看到月光之下的李家明,依然是一副风淡云清的样子,突然想起了刚才的曲子,不禁心生寒意。

    言为心声,曲也可以为心声的,尤其是那种无意中流露出的情感,更能反应人的真实思想!

    这伢子根本不象外表那么义气、仁义,这是个很冷漠的人,那些礼貌、热情只是他的习惯而已!

    天哪,这孩子真的是在俯瞰众生!

    没错,收购冬笋的事,就是他在拿张仁全、徐立成甚至自己当工具。若是,若是他失算了会如何?

    王富生他们现在虽然很收敛,可私下都在干些什么勾当?若是上次他失算了,这家伙肯定会用暴力开道!对了对了,上次这家伙把王端都召了过来,肯定就是想跟对方拼消耗。一方是被酒色泡软了的混混,一方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毛伢子,拼到最后只有他才是胜利者!

    为了巨额的财富,能不露声色地筹划,将师长、发小、兄弟当工具,甚至不惜将他们送入监狱,这孩子得有多深的城府、心计,又得心多硬啊?为了利益能不择手段,为了聚拢人心,能将大把的利益散给手下,这哪是一个未成年人能干出的事?

    往事一幕幕如电光火石,从逼得曾宁生欲哭无泪到陈和生脸上那三板砖,从无师自通地讹诈王建国到给自己送礼试探,这哪是一个少年天才,分明是个老奸巨滑的枭雄!

    人心如棋,天地为盘,难怪他吹出来的曲子是俯瞰众生。

    柳老师这才想起,五年前胡老师的告诫,这孩子是妖孽,引导得好将是绝世良材,引导不好则大奸大恶。

    沉默良久,柳老师心里泛起一种无力感,全然没有劝诫李家明的心思。这种无力感是智商差距带来的,也是境界差距带来的。

    能俯瞰众生的只有神或是妖魔,而神是需要凡人仰视的,妖魔则是凡人避之不及的!

    从那所偏僻、简朴的农家小院出来,回到家后的柳老师呆坐在书房里。见他如此模样,钟老师端着茶过来,关切道:“本球,怎么了?”

    “哦,我们回不了袁州了。”

    “什么?”

    “哦,曾书记讲,等年底调整干部时,他会去地区找陈书记,推荐我干常委副县长。”

    这是好事,曾书记是地委陈书记的前秘书、铁杆心腹,这事肯定能成。能提前一两年升副处,肯定比去行署熬资历更强,可欣喜的钟老师还是发现了老公的异样。

    “你不懂!”

    伉俪情深的柳老师打起精神,把其中的利弊解释了一遍,佯装苦恼道:“莉莉,让我静一静,我得想办法解决传林的麻烦事。要是真升了,他那一摊子肯定还是我来管。哦,对了,你打个电话给你哥哥,看能不能让莎莎去袁州中学插班。”

    “本球?”

    “莉莉虽然人聪明,但那的教学质量更好,你哥哥又当年级组长能管得到,我们也更放心。”

    儿女的前程永远是父母最重视的事,钟老师连忙答应:“嗯,我马上去打电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哦,户口莫迁走。”

    户口不迁走,未来有高考加分的‘省三好学生’之类的好事,凭丈夫的权位就能有办法搞到,对这些事门清的钟老师会意道:“知道”。

    钟老师去了打电话,柳老师在书房里呆坐,李家明也在月光之下呆坐,刚才的事除了无意中吹口琴外,其它的事都是他有意为之。

    柳老师想的也没错,李家明确实是个很冷漠的人,除了家人外也就是王老师、张老师、姜老师他们在他心上,其余人都可以看成棋子。若是重情重义,前世的他也出不了头。

    父亲遇上了麻烦,这事李家明比柳老师还更清楚,只是如何善后,让他很犹豫不决。最好的办法是让父亲摔跟头,而且是狠狠地摔个跟头,摔掉那些快速成功带来的自我膨胀,以后就能踏实干事业了。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摔个大跟头后,还能爬得起来的。

    父亲确实很坚强,厂子被水淹了,还能苦中作乐,可成功之后的失败呢?

    凡事知易行难啊!

    心再硬的人,也会有柔软之处,而李家明最大的软处就是父亲、小妹、大姐。有些东西,没有失去过,就不懂珍惜,失而复得则是天赐之福,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

    陪坐在院子里的毛砣,也见惯了堂弟如此,天才的想法与普通人是不同的,比如自己考上了重点高中会欣喜若狂,而人家考了全县第一,还是仿佛不值一提一般。

    等李家明拿定了主意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毛砣才关切道:“家明,传林叔真遇到麻烦了,我看生意不是很好吗?”

    “哎,你晓得什么呀?我一个人看错,柳老师也会看错?”

    “那你赶紧想办法啊!”

    “哪有那么容易哦,你以为是贩笋啊,早作点准备,就能顺顺当当?睡吧,明日还要去做事,搞不到足够的钱,神仙都没办法!”

    毛砣也不是以前的毛砣了,虽然读书的天分还是很差,可心思比以前灵活多了。

    “家明,我听我耶耶讲,现在厂里还欠了三四千万!”

    不错了,借来的一百万起家,大半年时间折腾起近五六千万的场面,还只欠三四千万,虽说有运气的成分在内,父亲也算是有能耐的人了。

    “我晓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