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急转直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开学了,疯了一个暑假的小妹、满妹她们,老老实实地背着书包去学校,李家明、毛砣也将拉风的铁骑锁了起来,老老实实地骑自行车去报道。当然,毛砣也不是什么良善人,以讲不讲义气为借口,找大狗伢勒索了五辆一千二百多块钱的山地车,从读高二的三姐到读初二的桂妹、细狗伢人手一辆;连三个读五年级的小妹子,都骑上了漂亮的女式自行车,算是让刚买了大卡车的大狗伢出了次大血,辛辛苦苦跑一个半月的货,等于是帮弟妹们做了义务工。

    看分班表、报道、交钱、……排座位,比所有人高出一大截的毛砣,坐在高一(2)班教室的最后一排兴奋异常,憧憬着三年后能金榜题名;隔壁一(1)班,也坐在最后一排的李家明则百无聊赖,等着讲台上的班主任讲完不知第几次的‘最后一点’。

    历史的惯性真大,前世勉强考进来,被分在(1)班也是坐这位子;这一世考了全县第一,还是分在这个班,还是这个最喜欢说‘最后一点’的雷老师带班。只是前世在这班上,自己是靠拳头赢得同学的畏惧,现在是靠成绩沐浴在他们崇拜的目光中,连旁边这只‘以前’经常跟自己干架、能考名牌大学的‘瘟猪’刚才都马屁如潮,一心想认自己当老大。

    “李家明,你当班长”

    “啊?是”

    正走神的李家明下意识站起来,讲台上的雷老师满意地压了压手,示意这个主动坐最后一排的高大学生坐下。他听说了李家明很多事迹,比如街上最大的混混头子,就是这天才学生的手下;比如这天才学生投资了一百万,办了一个农贸公司……。

    教这样的学生,很让人骄傲,也让人压力巨大。现在看起来,这学生很有礼貌,很尊敬老师。不象隔壁那个丁县长的儿子,初中时就跟拿扫把跟老师打架,要不是他有个好爹,早被开除无数次了。

    下面的李家明也对这位罗嗦的老师有三分敬意,前世自己调皮捣蛋,甚至是横行霸道,但人家好歹劝诫过自己,最后见自己朽木不可雕才放弃的。

    好不容易等这位雷老师讲完了真正的‘最后一点’宣布下课,六十个学生伢子、妹子一哄而散,通学生回家吃饭、住宿生去宿舍拿筷子。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容易饿的时候,何况还打扫了一上午的卫生。

    随着自行车流,骑着新山地车的李家明汇合等在校门口的闵会计,两人去银行划账。

    “闵阿姨,厂里还好吧?”

    年过六十的闵会计是财政局退休的老会计,也是李传林厂里的会计,顺带做农贸公司的会计,也算是李家明沾沾他父亲的光,省得另外请人。细木工板厂是财税大户,农行的人自然特殊对待,不但不要排队办业务,还有专人接待,这也算是最原始的vip吧。

    “还行,这是你这个月的分红。厂里的板子降价了,所以分红也少了点。”

    李家明接过二万四的支票,递给银行的工作人员去过账,顺便把自己账上最后的十多万,一次性全部划到公司账上。

    两个月前还有三万二,现在剩下了二万四,看来价格战开始了。等那几个正转产的正规厂子一投产,厂里还得降价促销,搞不好不要到明年上半年,今年年底就得保本经营。对于负债率达到70%的企业,保本就等于亏损,李家明无奈地笑了笑,指望父亲搞出来烂摊子小一点。

    可事情发展得比李家明预想得还更快,随着外地大量厂子转产成功,而装修市场又迟迟打不开销路,光靠并不怎么强大的家俱市场,市面上的细木工板开始滞销,这一行的寒冬提前来临。

    凭着良好的人脉,李传林依然能拿到大量订单,可急剧下降的价格,终于让这个自信心爆棚的男人慌了。厂子负债三千多万,一个月光利息都要三十万,而厂里的利润已经直线下降到了七十余万!等到十一月底时,厂里的利润只剩下四十余万,堪堪够付银行利息。

    李传林慌了,霸蛮性子一发作,立即授意闵会计做假账,声称若是县里不减免税费,他就要停产。

    “柳局长,你自己看账本,赚的钱还不够付银行利息,你们要是再不减免税费,就莫怪我停产了!反正细木工板厂是股份制,大不了我把它破产,家俱厂的新厂也给你们,我守着旧家俱厂再重新来过。”

    听到柳局长的转述,曾书记也慌了,他通过亲属投资了一百二十万,他有把握安全收回投资,关键是厂子不能垮!

    这是一个以gdp论英雄的时代,眼看着全县经济开始起冰,怎么能转眼间危机四伏呢?若是华居木业一垮,同古的第二产业产值将直接腰斩、财政收入也将损失1/3,这对于他这样的一把手,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若是这样的事,都在他的任内发生,好不容易取的成绩,将会是一个笑话!

    怎么办?华居木业是私营企业,李传林不会管什么政治影响,只要厂子亏损他就会停产;只要厂子扭亏无望,他就会宣布破产,把烂摊子甩给银行,退回去做他的家俱厂。

    书记办里烟雾弥漫,几位领导愁眉不展,最后柳局长咬牙道:“书记,我有个办法,不知能不能成?”

    “你们解决了?”

    解决那么多人都没办法解决的问题,哪有那么容易?

    “还没解决,我说的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讲”

    柳局长狠抽几口烟,分析道:“李传林他们的原料是包给农民的,而且有县里的优惠政策,成本比外地厂子更低。既然他都吃不消了,那么外地的厂子更苦,我们索性免除他的税收、规费,支持他打价格战!”

    “你脑子进”

    分管财税的丁常务副县长还没骂完,曾书记打断道:“说详细点!”

    “我调查过,跟风的主要是我们地区的厂子。他们又没有改制,都是靠财政补贴降价抢市场。要是李传林敢狠下心来,直接把销售价降到成本价以下,我看外县的领导有多大的决心!只要他们撑不住了,我们就能坐下来谈,大家同时限产、限价。”

    柳局长的办法是一招险棋,若是能恫吓住对手,对方就会放弃恶性竞争,接受谈判的要求。可若是恫吓不住,那将是一场不死不休的烂仗,直到倒下几个为止。上面的位子就那么多,倒下几个竞争对手,那就是有利的,至于经济发展问题,大家都有问题就不是问题!

    莫看曾书记、钟县长跟外县的领导,见了面都称兄道弟,可碰上这种争政绩、争gdp、财政收入的事,什么龌龊手段都使得出来。碰上这样的事,除了地区书记、行署专员双方妥协,否则只能看着一帮手下窝里斗。

    “曾书记、钟县长、丁县长,从来只有人敢做砍头的买卖,没人会做亏本的生意。我是这么想的,现在市场已经饱和了,别的企业再跟风不可能,也就是说能撑下去的企业,才会继续做这一行。

    只要稳住了我们本地区的产能,价格就能稳定在成本之上,大家都能保本经营!做工厂是为了赚钱、安排就业、增加gdp,要是跟以前的纤维板、密度板一样,大家都会死,何必呢?”

    “没用的!人家的财政收入是我们的几倍,我们打得赢?”

    没有人事权的丁县长刚一反驳,让柳局长立即顶了回去,只是话没那么强硬而已。

    “丁县长,人家的财政支出,也是我们的几倍。哼,现在哪家不是吃饭财政?我们县前十个月结余一千四百多万,哪个县有我们多?”

    这话也有理,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好处,同古县的财政收入只有其他大县的几分之一,可财政支出也只有他们的几分之一。得益于药厂、细木工板厂的财税猛涨,反而是全地区七个林业县里唯一财政有结余的县。

    要是把细木工板厂一个月近两百万的税费免除,李传林肯定有信心打这场价格战。

    屁股决定脑袋,虽然见书记、县长又意动,分管财税的丁常务副县长依然反对道:“柳局长,万一免除税费之后,还打不赢呢?”

    “丁县长,不免除他的税费,厂子亏损了,他不会停产?”

    这么大的事,哪怕是曾书记是一把手,也不敢拍板,只好暗示道:“本球,你去跟李传林先商量,如何降低成本,看能不能闯过这一关!”

    “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