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书山有路勤为径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在高中里,教学水平最高的老师,都被安排在高三年级,为的就是最后冲刺。几个高三数学老师辛苦几天,绞尽脑汁出了一张水平极高的试卷,结果只让高一(1)班那小子去考,其他三个班的老师多少心里有点不爽。听说李家明只考到七十多分,那三个老师心里舒服多了,连忙拎着各自眼里的尖子也来碰碰运气,万一比那天才小子考得更好呢?即使考不过人家,也看看这些尖子生,跟那天才小子差距到底有多大,以后也好针对性地辅导他们。

    张绍龙就是他老师眼里的尖子生,所以他很痛苦地看着桌上的试卷,恨不得站起来直接跟老师们讲,自己没老大那么聪明,搞不掂这些破题目。托老大的福,暑假里自学了一点高一上学期的数理化,第一次物理考试得了75分,数学也得了78,结果被老师捉来做这些竞赛题目。这些破题目,老大那样的妖怪都只拿七十多分,自己一个凡人还能做得出?

    坐在另外一张桌子上的李家明倒是很惬意,今天做的试卷明显是平时的测验试卷,除了最后一道拉分题有点难度外,其余的都没什么难度,最多是脑子里多拐个弯。

    “做完了?”

    “嗯”

    李家明刚答应一声,面前还没检查的数学试卷立即被抽走,又换上一张物理试卷,仿佛他不累似的。一个上午,做完两张试卷,李家明太阳穴都发涨,回头一看张绍龙,那小子正垂头丧气地坐在那发呆。

    “李家明,下午再做一张化学试卷。中午好好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来!”

    “哦”。

    李家明有气无力地答应了一声,起身走人顺手把正发呆的张绍龙给揪走,至于另外两个坐在那发呆的‘前学霸’,那就不关他的事了。前世不熟,今生也不想认识,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出了高三年级教师办公室,比张绍龙高出一头半的李家明,揉着他的脑袋瓜子,小声道:“怎么样?”

    “家明,我想哭。”

    “哭什么哭?做不出就多做,还能咬了你的卵?”

    “家明,我是真做不出来,那些题目真不是人做的!”

    妈的,这叫什么话?老子不就做了七十二分?

    “高兴点,菊妹在楼下,人家不晓得几羡慕你能来做这些题目呢。”

    “哦”

    要面子的张绍龙搓了几下脸,浮出个还算不难看的笑容。正端着饭盒吃饭的王聪菊,见两人下了楼,连忙跟着毛砣迎上来。

    “家明哥、龙伢,怎么样?”

    “还行,我三姐呢?”

    “她们上午考试,早回家了。”

    大家虽然都在一个年级上下楼,但都是闷在书里的人,开学了大半个月,李家明也没跟王聪菊说过几句话。现在碰上了,也就多指点几句,好歹大家三年同学,人家又把自己当老大。

    “菊妹,莫多想,大家都会有个适应期,过了这个时期就好了的。”

    “嗯,我晓得,欣华姐姐也是这么讲的。”

    这妹子多坚强,一上来就考了个物理31分、数学42,照样斗志昂扬。

    “我回家了,有什么事就来寻我,寻不到就寻毛砣。”

    “哎”

    李家明带着喜欢蹭饭、蹭住的张绍龙回家,吃饭、午休,下午继续做化学试卷,然后回家吃饭、洗澡。等到他去上晚自习时,刚出现在教室门口,就引来一片惊呼声,同坐在最后的‘瘟猪’讨好着帮他放书包、拉凳子,象个马屁精兼狗腿子。这小子在李家明上辈子,会读书、会打架,却让李家明打得满地找牙,如今李家明连手指都不用动,单凭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服帖。

    “老大,你吊!晓得隔壁张绍龙、戴庭发他们考了几多不?”

    “几多?”

    “最高30,最低21,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最后得分!晓得我家老头子怎么讲不?他们最多考个本科,你老大肯定是北大、清华!”

    嗯?温老师觉得自己能考得上清华、北大?李家明心里不禁一喜,脸上带了笑容,玩笑道:“莫吹牛皮,温老师不揪你耳朵就不错,还会这样跟你讲话?”

    李家明名声极大,可平时为人谦和、出手又大方、还罩得住这帮同学,班上喜欢玩的同学乐意跟在毛砣后面玩,天天读书的书虫则来问他作业。不象以前在初中样,那时的李家明俨然是神话中人,除了走的近几个同学外,绝大部分同学都以崇拜的眼光对他敬而远之。惫赖的‘瘟猪’一通表演,班上外向的学生都围过来七嘴八舌,连内向的学生也眼睛里冒星星。

    这年头的学生都有集体荣誉感,自己班长把别的班第一名甩开几条街,那是很有面子的事。

    温老师有点古板,这个绰号‘瘟猪’的小儿子却非常跳脱,见李家明不信,连忙信誓旦旦道:“真的!老头子讲,你基础扎实,脑子又聪明,还自控力强,只要一直努力下去不放松,清华、北大就是板上钉钉!嘿嘿,当然,张绍龙他们也不错,只要努力,考重点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比你还是差得天远地远。”

    这还差不多,温老师那样的老教师,如何会随便打击尖子生的信心?

    正笑闹之时熟悉的咳嗽声起,围在李家明身边的伢子、妹子作鸟兽散,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因为班主任夹着教案进来了。

    “家明,你出来一下”

    “哎”,李家明连忙从后门出去,急步走到前门,微微弯腰小声道:“雷老师,您有事?”

    平时有些罗嗦的雷老师,非常欣赏李家明这种谦卑。莫看这孩子在外头威风凛凛,能把混混头子镇得服服帖帖,还能自己开公司赚钱,可在学校里却对老师极尊重,连带着隔壁的丁飞都不敢再对老师口无遮拦,能保持面子上的尊敬了。

    “哦,你今天的卷子都是满分,我们几个科任老师商量了一下,以后你自学为主。要是有什么问题直接去问老师,从后门出去,莫影响到同学正常上课就行。”

    “谢谢老师关心”,李家明微微躬身,更让老师满意。

    “书山有路勤为径,老师晓得你自控力强,也要继续努力,晓得不?”

    “晓得!”

    “去吧”

    “哎”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回到教室,老师开始讲习题,李家明低头做试卷,连什么时候下的课都不知道,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还是四哥以前讲得对啊,只要努力了,哪怕结果没那么理想,也会问心无愧。四年多来,李家明每天学习十小时以上,才换来温老师一个能考清华、北大的评语,只剩下最后三年了,说什么也得坚持这最后三年。

    日子就在这种刻苦中慢慢地度过,转眼就是深秋季节。期中考试时,除去几门副课,李家明以绝对优势考了全年级第一,等到进入冬季,他的安静日子也走到了尽头。

    一天下午刚上完第三节课,大汗淋漓的毛砣跑了过来,摇醒还在做习题集的李家明。

    “家明,柳老师来了。”

    “哦”

    被打扰了的李家明愣了一阵,才回过神来,柳老师?他要寻自己,不会去屋里寻?

    “在哪?”

    “就在校门外头,开着吉普车来的,看起来有些古怪,我也讲不上来”。

    这事不对!

    李家明立即停下了脚步,自从上次父亲盲目扩产后,师生俩就有了点隔阂。那夜两人聊了聊,本以为关系好转了,可没想到开学前,柳莎莎突然转到袁州中学去。虽说那边的教育质量更好,但那后面是什么意思,李家明心知肚明,自然也不会腆着脸再去他家。

    现在突然来找自己?还开着吉普车,不是他那辆桑塔纳?

    “毛砣,屋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不晓得?”

    平时有什么讲什么的毛砣吱吾了几声,才拉着他到没人的地方,小声道:“昨日夜边,大人在店子里吵了一架。厂子里里只能保本了,那些当官的跟传林叔讲要退股,传林叔叔愿意,我大伯、我耶耶他们都不愿。”

    叔伯们吵架很正常,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退股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彼此是相互利用,从来只有共富贵,哪有共患难的?

    只是李家明心里一阵阵失落,看着远处的校门发了会愣,师生之情还是敌不过功名利禄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