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不得已(下)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得到什么,就得同时付出点什么,除非是敲诈勒索,但那会结下仇怨,而且很可能是化不开的仇怨——

    能当官的人,绝对不会是蠢人,不会想结死仇,更不会想给自己的仕途留下隐患。受领导重托的柳本球,敢来找李家明谈,肯定也准备了付出点什么,不会让他们过于吃亏。

    两害相权取其轻,深谙交易本质的李家明盘算了一阵,沉声道:“一、我们保证每月还息,但银行不能逼债;二、所有单位都要照顾我们的生意;三、一年之内现有优惠政策不能缩水;四、农贸公司免税只是领导们口头答应的,随时都能变,我要求按政策免费三年;五、查没的原东门粮站、西门粮站,原价给我。”

    漫天要价,落地还钱,刚才还托人照应初恋的柳本球,立即拒绝道:“这不可能!家明,银行不逼债、照顾你们店里的生意、你那个小公司的事都好讲,只有厂里的优惠政策不可能持续了。

    我们是林业县,除了你们的厂子跟制药厂外,没其他象样的企业。政府可以免你们的税,但其他东西不能,财政撑不住的!要是县里还撑得住,我会眼巴巴地跑来跟你谈?”

    李家明立即默不作声,眼睛往车窗外看,强硬惯了的人就是有这点好,别人会顺着你来。要不是父亲的强蛮名声在外,那帮领导还会好言好语跟他讲,换成别人早动手脚逼他答应退股了。

    这种沉默以对,一直好言好语的柳局长非常恼火,却又不敢逼迫。李家的人没一个怂货,真要逼急了,大家都落不着好。要是李传林一发蛮,把曾书记他们入股的事翻出来,同古官场上又会地震。

    有些事就是这样的,民不告官不究,要是有人告,那就各方势力扑上来混水摸鱼。当官当到一定层次求的是稳,冒险可以得更多好处,但风险却是前功尽弃。

    犹豫一阵,柳局长在领导的底线之上开价,另加了两幢领导根本不在乎的破屋。

    “这样吧,不管上面会不会调停,继续免你们半年税费。你那个小公司按政策,第一年免税、第二年一半、第三年75%;另外,查没的那两幢屋,作为对‘华农’公司的政策支持,划给你们无偿使用。”

    不用等到过年,上面就会出面调停,按那帮当官的操性,肯定会先逼一个对方阵营的官员出来碰壁,然后他们才出来收拾残局,以证明他们的英明伟大。

    这样推导的话,能多得6个月的免税政策,再加上两幢街上的屋和明确自己公司享受的优惠政策,这条件也不错了。若再僵下去,等地区主要领导把各县主要领导拎过去调停,白得罪了人不讲,还落不着一根毛。

    “行,我去跟我叔伯们谈,应该问题不大。那两幢屋我买下来,也不让县里太吃亏,四十万现金。不过,我也跟你透个实底,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买没人干的。退股可以,但你们得从另外的渠道,把这些损失补回来。”

    这才是正理,否则为这事着急的曾书记他们,也不敢让柳本球来当说客。当官的固然有权力,可以整得人家倾家荡产,但本来就是要倾家荡产,人家又会怕什么?也就是柳本球不敢给李传林他们交底,更怕人家关键时刻利令智昏,才来寻李家明商量。这混蛋既然为了利益能跟亲生父亲对着干,那就晓得其中的利害。

    “行,你我心里有数就行,屋的事明日就走手续”。

    柳局长答应了一声打着车子,奔县城而去。为了说服这伢子,连自己的都抖搂出来了,还在乎公家吃点亏?

    一回到县城,李家明立即去寻二伯,传猛伯那人硬气,只要输了就会认。只要二伯站在自己这一边,50%多股份:40%多,他哪怕是再不甘心也会认输。

    正在工地上忙碌的李传民,一看到李家明来寻他,就晓得什么事,拉着他到旁边小声道:“明伢,没用的,传猛哥他们都不同意。前前后后,不是500多万,而是980万,现在还欠他们820万!”

    操,不单是县领导入股,一帮虾兵蟹将也参了股!

    二伯的推脱,李家明也心里明白,不单是传猛伯他们不同意,连二伯也不同意。

    820万,即使父亲占了四成,摊到每家就是82万,哪是那么容易同意的?儿女前程是重要,可82万花出去,什么样的大学买不来?现在自费、委培的指标,只要花钱,又哪有买不来的?

    见侄子脸色难看,性子纯朴的李传民犹豫一阵,最终还是退让了。

    哎,自己因侄子而富贵,以后还要靠他披麻戴孝,大不了当是做了一场梦!好歹现在也是有钱人,即使没了厂子,生活也总是体体面面的。自己又没有亲生崽,即使赚得再多,除了几个女儿能多分点外,剩下的不还是要给他的?

    二伯的退让,让李家明心里一暖,小声道:“二伯,你放心,你看我什么时候吃过亏?”

    “明伢,你有办法?”

    有办法也不能讲,几事不密则成害。

    宁愿每个月小刀割肉退钱,也不能让叔伯们起异样心思,李家明理智地摇头道:“暂时没有办法,只要去想,总会有办法的!二伯,民不与官斗,差不多就算了,人家也没赚到钱。帮了我们那么多,要求不亏本,情理上也讲得过去。”

    到晚饭时,哪怕是李家明将其中利弊揉开来讲,叔伯们还是摇头不同意。可二伯表示将决定权交与李家明后,叔伯们脸色铁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喝闷酒、生闷气。他们又不再是土里刨食的农民,不算厂子都家产几十万,已经做不出当着后辈的面拍桌子的事了。

    厂子扩股时,李家明没有继续跟进,但李传林有四成股份,李传民有一成,五成多比四成多,讲什么都没用了!何况崽女还要靠侄子管教,这口气不认也得认。

    有时候,胜败就是差那么一点点,要是当初不给传林四成股份,那就好了!可若是当初不给传林四成股份,他又会这么力?

    沉默着吃完饭,最为理智的李传健稍稍缓过神来,沉声道:“家明,你既然要求让他们退股,你晓得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清楚,道理是那些道理,可不答应又能如何?

    亏钱的官员们肯定会逼着厂子破产,凭借他们的权力强行收回投资。这样的龌龊事,莫以为人家干不出来,而是人家惯用的伎俩。那些当官的,敢到处参股,不就是凭借着这一点,包赚不赔吗?

    这就是李家明一直不愿意让官员入股的原因,企业经营顺利的时候,能沾不少权力带来的便宜,可一有风吹草动,原来的助力就会成为障碍,甚至是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

    屋里的叔伯毕竟是长辈,不能光拿股份压人,好在大家都知道自己性子硬,李家明正好就着大伯的话音,给还在沉默不语的叔伯们解释道:“大伯,我心里有数。贪字就是贫字,要是你们当初听我的,哪有今日的麻烦?

    传猛伯,你们也要脑壳清醒点,破家的县令,灭门的府尹,真要是让那帮当官的钱财化水,我们能落得了好?做人要见好就收,我们三十多万起家,四年工夫赚了一两千万,发的财够大了,莫搞到最后,毛都落不到一根!”

    长辈让晚辈如此奚落,让李传猛他们非常难堪,可冷静下来一想,却又不得不承认他讲得对。迁坟回修水,那就是一句气话,这么大的家业,哪能说不要就不要?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