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温和夺权(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快过年了,崇乡大山里洋溢着难抑的欢乐,今年的年景好,可以是说大家记忆里最好的。

    村上的木材加工厂,虽然厂里没赚到钱,连设备款都没还清,可个人都是每个月五六百块钱工资咧;更让人高兴的是种香菇,有钱的种四五千袋,没钱的种两三千袋,哪家哪户没赚几千上万的活钱?

    李家明的婶婶们的娘家人更是兴高采烈,个个既能在木材加工厂拿工资,屋里老婆崽女又能种香菇赚钱,日子比单位上的人过得还好。

    “仕富,今年赚了几多?”

    “嘿嘿,还好还好,万把块钱。”

    “李家明厉害,搞出这香菇生意要的。”

    “那是,人家是什么人?够仁义,我们亲戚想买几多就买几多,外头人有钱都买不到!”

    娘家兄弟的好话,好歹冲散了些黄泥坪的愁云,几个婶婶也打起精神来准备过年。还是诗梅讲得对,以前屋里苦都要过年,现在厂子不行了,装修店今年还能分三万块钱咧。

    过年了,李家明给工人包完红包,给曾春他们三个分完红,也拿着大姐、姐夫留给自己的汇票、收拾好东西回家,准备跟父亲他们回去过年,可一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在捶桌子。

    “家明”

    “莫作声!”

    李家明阻止住毛砣去敲门,将背着的背包放下放在地上,坐在上面听着里面叔伯们的争吵。

    从前叔伯们吵架是帮亲不帮理,传猛伯三兄弟一伙,大伯、二伯带着父亲跟四叔一国,大家关起门来吵。今天也是避开妯娌、后辈吵,却是李家明父亲保持沉默,大伯、二伯也保持沉默,替李传林出头的反而是没股份的四叔,他跟李传宗两人捶桌子、踢凳子。

    吵吵好,吵吵更健康。也就是太公定的‘兄弟不得打架’家规,被叔伯们奉若神明,换成其他人家的兄弟,涉及到这么大数目的亏损,不捋起袖子打生打死才怪。反正到了过年时间,静悄悄的家属院里除了自己家也没了其他人,大家要不回了外地、要不回了乡下过年,也不怕人家看笑话。

    听着里面叔伯们的吵架声,跟在李家明后面忙碌了小半个月的毛砣觉得很难堪。厂子扩产的事,大家都同意了的,如今却怪传林叔一个人,实在是不公平。当初家俱厂赚钱的时候,细木工板厂赚钱的时候,有意见怎么不讲?现在厂子亏损了,还那些当官的钱还是免的税费之类的,居然还讲传林叔不该贪官帽子,要不然这些钱就是自己的,这都是些什么屁话?

    “家明?”

    “让他们吵,闷在心里更坏事!”

    “哦”

    话是这么说,听着里面吵得越来越不象话,李家明也终于听不下去了,将屁股下的背包扔在门口,带着毛砣他们去对面的二伯家。

    二伯的房子没装修只是简单的粉刷了一下,这还是去年店里,一次性分了十五万时买下来的,只是为了方便二婶、大姐她们来县城时有个住处的。估摸着等他做不动了,就会卖了这里,回黄泥坪守着那几亩田、一块山养老。

    这半个多月看着堂弟的生意那么红火,可厂里却举步维艰,毛砣实在是想不通,怎么会这样?几个月前还那么赚钱,怎么几个月的时间就这样了,大家预想中的装修市场呢?

    “家明,你讲为什么?”

    为什么?大家的工资才多少?工薪族能有个房子就不错了,谁舍得花那么多钱去搞装修?即使想装修,也会选择相对廉价的纤维板、刨花板,而不是价格相对高昂的细木工板。就连沿海那些家俱企业,也只有顾客有质量要求时,才会使用细木工板,否则还宁愿使用价廉质次的其他板材。

    “晓得北平的房价是几多不?1400元/平方米,朱总理还担心老百姓买不起房,你讲大家的收入有几高?你莫看到我们屋里有钱,有几多没钱的人?

    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首先是要解决有的问题,而不是好的问题!”

    李家明把一些经济问题,给毛砣详细分析、解释,快到了中午时,那边的架也差不多吵完了。毕竟两三年时间,当初投资的二三十万,翻到近千万,李传林的本事让叔伯们都服气。他们几兄弟吵归吵,最后还是达成了妥协,一年之内家俱厂的利润,用于支持细木工板厂继续生产。

    也正好,家俱厂每个月二三十万利润划过来,细木工板厂的工人工资发放没有问题,加上县里那种不计代价的支持,厂子还能支撑得下去。

    听到那边停止了争吵,早做好了饭的大婶连忙叫大家吃饭,下午回黄泥坪过年。过年要喜庆,可莫把不好事带回去,再让屋里人跟着吵吵闹闹。要是那样的话,会让外姓人看笑话的。

    昂扬向上的家族这点好,各个当家人吵完了也就算,最多是大家脸色铁青,却不会给后辈摆脸色。有李家明他们三兄弟在,叔伯们这顿饭吃得还算平静,大婶的劝说也让他们默默点头。

    李家明吃饭快,扒完两大碗饭菜,从羽绒棉袄里掏出前几天与法院签的拍卖协议,放在大伯面前。

    “大伯,我把原来查没的东门、西门粮站盘下来的,过完年你帮我去办证。东门的给店里用,省得去租别人的。西门的我自己有用,过完年,帮我按大城市里的公司样子装修。”

    “这?”

    那两幢屋至今没拍卖、也没收归国资委,怎么就到这孩子手里了?脸色不太好看的大伯愣住了,半晌才小声道:“家明,县里给的?”

    “大伯,没那么便宜的事,花了钱的!”

    “几多?”

    “四十万”

    前年都五十多万,现在才四十万,这不跟白捡的一样?不过,香菇生意做得那么好,不但让农民增了收,还让县里领导上了省电视台的新闻,给二三十万的优惠待遇也不算什么。

    “店租呢?”

    “按两个店面算就是。”

    那是一幢屋不单是两个店面,虽说装修要花点钱,但也能一个月省几千块钱房租,习惯了公平处事的传猛伯连忙道:“这怎么行?”

    过年了,刚才不出声也赢了的李传林,有心缓和下气氛,替儿子作主道:“没什么不行的,他又不缺这点钱,赚钱也不能赚屋里人的钱。”

    话一说完,李传林才想起自己儿子手里有钱,上次答应了自己,可以支援自己资金的。

    “明伢,你那还有几多现金?”

    这可不是几千块钱店租的事,李家明稍一沉吟,反问道:“耶耶,那些当官的扣掉赚的,实际上差几多?”

    “728万”。

    操,那帮当官的还真能钻,980万投资5个多月,扣掉上个月拿税费还的钱,还相当于赚了小200万,要是厂子一直红火下去,他们还不得发大财?

    “传猛伯,要不这样,我出这笔钱,他们那些股份转让给我?”

    这孩子有这么多现金?大伯家的餐厅里一片寂静。

    “真的?”

    开什么玩笑,现在厂子亏得一塌糊涂,要是有人买的话,大家早卖了!传宗叔话刚出口,反应过来的二伯、四叔立即阻止道:“明伢,不要乱讲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