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日子有盼头(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四月的大山里桃红柳绿,正是农民育秧的时节,也正是踏春的好时光。

    李家明是个二十孝哥哥,已经学了三年多画的小妹说要画映山红,而且要那种大片大片的,他就扔下没看几家的扶贫工作,开始想哪有这样的地方。这地方可不好找,一两树映山红在哪都有,大片大片的有倒也有,可那都是在海拔千多米的高山上,就小妹她们那小胳膊小腿的可爬不上去。

    能通车的地方去哪寻?想了半天,李家明开着车载着几个小家伙来到了高桥乡的上宵。在他印象中,这里有一大片映山红,开起来的时候火红一片。

    还真没记错,越野车开到林场的机耕道尽头,一眼就看到一片稻田山边上,盛开的映山红如火如荼。

    几兄妹下了车,停好车的李家明帮小妹支画架、小凳子,娇纵的满妹早拉着金妹抱着相机跑远了,她们凑钱买了三卷彩色胶卷呢,就是想出来玩的时候照相赚钱。

    “毛砣哥哥,一张相片两块钱,你照几张?”

    还没开始照,就迫不及待地想收钱,这事也只有满妹才干得出来。

    “先照一张”

    “不行,最少照十张!现在没钱,等下回屋里再给。”

    反正又不用自己掏钱,毛砣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勒索成功一个,正高兴的满妹又冲李家明嚷嚷。

    “五哥哥,毛砣哥哥照二十张,你照几张?”

    一卷乐凯135的胶卷有36张,能抢拍到38张左右,公园门口的店里卖12块/卷,到了她们手里就成了两块钱一张,用的是四叔刚买的柯尼卡全自动相机,冲、洗、印肯定也是四叔掏钱。36块钱的胶卷钱,过下她们的手,就变成了最少220,这两个小妹子精着呢!估计小妹讲要出来画画,十有八九是没零花钱了,才想出个理由来讹人。

    哎,三个读五年级的妹妹,也就是金妹纯朴点,没那么鬼精灵,不过也没好到哪去,经常是吃现成的。

    乐呵呵的李家明摆了摆手,冲不远处的香菇大棚走去。这家姓胡的贫困户的女主人是柳本球的初恋。李家明无意将人家当棋子,去跟柳本球讨价还价,只是在穷困户名单上看到了,又听学权阿公讲她有两个极会读书的女儿,才刻意帮人家一把,让她家日子好过一点。

    自从回到这个年代,李家明也开始敬畏上天、相信轮回,认为自己能回来弥补对小妹、父亲的亏欠,肯定是前世发达后,对桑梓散尽家财式的扶持,老天爷才对自己慷慨奖赏。

    推开棚门,正在检查菌棒的老胡回头一看,见是给他们培训的李家明,连忙站起来热情道:“李老师?你怎么来了?”

    满面笑容的李家明连忙摆手,谦逊道:“胡师傅,莫这样喊我。你喊我李家明,明伢都行,就是莫喊我老师。”

    那怎么行?李老师是菩萨样的好人!要是没他发慈悲,自己哪有钱种香菇?中宵、下宵的人种香菇都赚了钱,一年能赚万多呢。吃两年苦,屋里的账就能还得清。

    祖宗菩萨保佑啊,在外头躲了几年,虽然被罚了几万块钱,也总算是生了个崽!现在账又有希望还得清,这日子有盼头喽!

    “燕妹,快去泡茶,这是给我们搞培训的李老师,我们种香菇的钱还是他借的。”

    同样热情的女主人虽然衣着陈旧、面色黑瘦,但眉目间依稀能看出几分年轻时的秀丽,不愧是柳本球的初恋。

    “毛阿姨好,多泡几杯,我们五六个人呢。”

    “哎”

    已经现老相的毛阿姨答应一声,连忙去泡茶。这是贵客啊,比阿婆屋里的母舅都更尊贵!

    这几年躲在外头生满崽,莫讲把四个妹子全部寄在娘屋里,连年都不敢回来过。好不容易生了满崽,回来就让乡政府罚了四万多,两公婆在外头累死累活攒的钱全部交罚款都不够。要不是大哥、二哥咬着牙齿帮,这幢泥巴屋都让乡政府那帮打短命的拆掉了。

    这下好了,等香菇一出棚,就能还大哥、二哥的账,明年再种一季,大伯、二伯的账也还得清。吃两三年苦,再把欢妹、绢妹的书供出来,大的可以供小的读书,一家人的日子就好过了。

    一会儿,正帮着检查菌棒的李家明,接过毛阿姨特意泡的菊花豆子茶喝了一口,又继续帮着检查。种香菇最忌讳的是杂菌污染,李家明他们做的是外贸香菇,生长期间不能打农药消毒,发现污染的要马上处理,否则感染的就是一大片。因此,李家明他们出的收购价高,但劳动强度也大,每天都得盯着菌棒。

    有客人来而且是贵客,好客的毛阿姨泡完茶,连忙叫在家看书的二女儿骑车去乡上买肉、准备杀鸡张罗晚饭,正被满妹她们勒索的毛砣连忙拦住。大家都是农村人,知道这个时节是最苦的时候,今天吃人家一顿饭,人家可能就要紧巴巴地过半个月。

    “阿姨,莫去买菜了。等文文画好画,我们就要回去,有个广东佬过来寻家明谈生意,不能在这吃饭的。”

    “这怎么行?大老远的来,怎么能饭都不吃一餐呢?”

    “真的,真的。上次那广东人来过一次,他们没谈拢。这次香菇要上市了,收购的事就不能再耽误。你不晓得,家明平时都是读书,只有周末才管事的,今日要不是文文讲要画映山红,他根本不会来这里。”

    两人正争执的时候,李家明已经帮着胡叔检查完了菌棒,走到了晒谷坪里。

    正跟胡叔说笑的李家明,看到毛阿姨身边那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清秀女孩,再看看跟着她的两个腼腆小妹子和她俩手里抱着的小伢子,不禁暗骂现在计划生育的操蛋。好好的一户殷实人家,就是因为想生个儿子,被政府罚得家徒四壁。农村又不是城市,农民老了没儿子,谁给他们养老送终?造孽啊!

    “毛阿姨,莫忙了。你问问胡叔叔,我是客气的人不?哎,你是胡绢吧?”

    腾的一下,胡绢略黑、灵秀的脸庞变得通红,旁边的胡叔他们愕然。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