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钱与钱谈(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体育大操场,顾名思义,这是一个有着足球场、篮球场及田径场的操场,还是十几年前政府修的政绩工程。这里是很多人锻炼的场所,也曾在这里开过全县公审大会,罪犯在这宣布完罪状后,直接押赴刑场。

    小县城里喜欢踢足球的人没几个,空旷的足球场已经是杂草丛生;可来打篮球的人多,每到周末只要天气好,这里的两个水泥球场,从早到晚都有人来玩。

    今天李家明他们来得早,篮球场里空无一人,但随着太阳出来,球场上开始有人来,到得最早的就是毛砣、细狗他们。他俩平时除了学习之外,就是被县中的宋老师、毛老师勒令训练,就连训练篮球也是不停地练习运球、分球、突破、投篮之类的基础,哪有什么时间玩,又哪能玩得尽兴?

    即使偶尔有时间,身材高大、技术出众的他们,也不想跟同龄人打球。一个一米、一个一米八二的体育生,跟一帮身材矮小的初中生,或弱不禁风的县中学生打球,简直是欺负人。只有在大操场这,才能找得到虽然比他们矮,但扛得住他们体格、技术差距没那么大的球友。

    跟着毛砣、细狗一起来的,还有前林业局长、现任常委副县长柳本球,他倒不是来打球的,他是来找李家明。虽然他是篮球迷,打得也不错,但自从当上林业局副局长后,忙得也只能看看电视里的球赛,把步行当成了锻炼。

    元宵后,经县政协提名、选举,李传林已经被增补为政协委员,工厂也重新开工了,答应补缴的林业规费也得到了落实。这消除了他可能受到的政治攻击,又免除了林业规费收取开局不利的局面,他就得投桃报李,大家都是聪明人,师生关系只能当润滑剂,有来有往才能交往长久。当然,这也关系到他的政绩,他是分管农林水的常委副县长,李家明的公司发展得越快,他的政绩也越夺目。

    官场上讲对等,常委副县长与常务副县长有差距,但分管林业的常委副县长与常务副县长的差距也只有那么大。花花轿子人抬人,柳本球的地位上升两个档次,交往的朋友也会迅速上几个档次。

    这几天在行署开林业工作会,跟各林业县分管林业的常务副县长几场酒喝下来,彼此之间称兄道弟。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又花了些代价、费了一番周折,好不容易与邻近县的两个常务副县长达成了合作协议在税收留在当地、同时成立不同名号的分公司的前提下,扶持李家明的公司在当地推广袋装香菇种植技术。

    别小看‘扶持’二字,那就意味着当地放弃官方推广,而且排斥除李家明之外的外来户。当地放弃官方推广只是空头支票,这项技术刚出来没两年,他们即使想推广,在没有技术人才储备的情况下,也至少是半年之后的事;但扶持却意味着农林部门会配合李家明,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项技术推广开来,而不用李家明采取民间的方式,费力还不见得顺利。

    当然,还有一个不能说出口的理由,他的前未婚妻得到了‘山里人家’公司的扶助,肯定也是李家明这小子的暗中关照。虽然柳本球热衷于功名,但毕竟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别人暗地里替他弥补十几年的愧疚,说不出嘴但心里还是承情的。

    “家明,你觉得怎么样?”

    柳本球突然送上一份这样的大礼,着实让李家明没有想到,连忙小声道:“老师,要是税收划过去,一年可就是十几呢。现在县里免我的税,要是晓得了这事,以后会不会找我算账?”

    主要领导一年开支都差不多这个数,这点税算个屁啊?柳本球压低声音提醒道:“蠢,曾书记、钟县长那么器重你,年节的时候多去走动走动,还不是睁只眼闭只眼?”

    那倒也是,十来万的税收是交给县里的,年节来往却是私人感情,会意的李家明瞟了眼不远处正抽烟的陈东,犹豫道:“柳老师,不瞒您说,我正准备与日商合作。如果谈下来,势必要享受外商的优惠政策。你看这样操作,其他县能让我们进入吗?”

    靠在车引擎盖上的柳本球一喜,随即又急速思考起来,引进外资对同古来说,肯定是一项政绩,反正‘山里人家’也没交税。可若是挂上了外资的牌子,就不可能再成立不同名的分公司,合作的外县可就没了实利也没了面子,没面子又没里子的活,人家会乐意干?

    盘算了一阵,精明的柳本球小声道:“家明,很难。旁边两个县因为黄港、天宝这些跟我们相邻的乡镇,都有人买了你们的菌棒,你们的收购价又出得高,他们没办法另起炉灶。你不晓得,他们那些当主要领导的人,眼睛都盯着上头的位子,不可能帮曾书记、钟县长他们增加政绩的。”

    妈的,跟上次自己在袁州受到冷遇是一个道理,都他/妈/的是地方保护主义兼扯对手后腿!哎,想要控制其他县的地盘,得过两年人家觉得无利可图了,才能有机会。

    看到远处衣冠楚楚的陈东,精明的柳本球心里又一动,小声道:“家明,能不能说服日本方面出个邀请函,请宜风、静安跟我们县的主要领导去日本参观?我跟你讲,虽然他们答应了会扶持,但那只是一句空话。没有看得见的好处,谁会真正帮你?”

    当然行,正主就坐在那呢,可本就有这打算的李家明,压根就不想出这笔钱,给这位昨日的老师作人情。这笔钱他宁愿在日本送礼给那帮官员,自己落个大人情。

    “柳老师,人家肯定会同意,但想让他们掏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看到没,那个陈东就是他们的代理人,那只是家小商社,我请来也就是想披件外商的皮,钻钻政策的空子。要是由我们公司来出,现在这骨节眼上,我哪出得起?我耶耶今年四十大寿,我送他辆车还是求昊哥买的外商指标车,这还向我大姐借了四十万!”

    九十年代出国热,偏远的地区,那些当官的可没那机会。报告上少一点无关紧要的政绩,换一个公费旅游的机会,宜风、静安的领导应该会大力支持吧?也想出国看看的柳本球,高兴地低声道:“这事我去找领导谈,一个县十几万块钱的事,应该问题不大。家明,你这里什么时候能定?”

    “嘿嘿,您过去陪我演场戏,就什么事都能定。”

    “走”

    俩人走到正站在那摆poss的陈东面前,李家明用正式的称呼道:“陈先生,这是我们县的常委副县长柳本球先生。老师,这位是日籍华裔陈东先生,日本‘塚越’株式会社副社长。”

    卖相极佳的陈东连忙会意地握手、递名片,还自嘲道:“柳县长,让您见笑了,公司是我岳父的。我太太是独生女,当初我们的婚事能得到岳父的赞同,入籍、进公司帮忙是他的条件,连我刚出世的次子都必须姓塚越。”

    精明的柳本球双手接过烫金的名片微微皱眉,陈东又连忙解释道:“柳县长,上面的头衔是骗人的,在国内做生意,社长助理比副社长更有人信。”

    那还差不多,柳本球笑着将名片放进大衣口袋,拍着比自己高半头的李家明后脑勺,笑眯眯道:“赶紧谈,谈完后陪我去各县走一趟。领导们答应了给你方便,就要去答谢一下,别让人说你不懂礼数,明白吗?”

    “明白,谢谢老师,我送您。”

    “滚蛋!陈先生,再见了,我上午还有个会。”

    “您慢走”

    “家明,招待好陈先生!”

    “哎”

    目送种这位常委副县长的车远去,被误导了的陈东犹豫道:“阿明,这么说,那几个县的事搞掂了?”

    谈生意的时候,大家都是虚虚实实一起上的,李家明当然也能扯虎皮当大旗。

    “有钱送过去,有什么搞不掂的?嘿嘿,我有信得过的人去帮我送,你还怕他们不敢收钱?”

    “那倒也是”。

    感叹了一句,同样知道那帮官员德性的陈东,暗自苦笑起来。现在人家生产规模的事基本上搞掂了,哪怕不跟自己合伙,也无非是少赚点,暂时将货卖给其他商社积攒实力而已。等他们的实力雄厚了,以这小子的眼光和魄力,还不会派人去日本联络经销商?

    沉默了一阵,处于被动的陈东打起了感情牌,叫苦道:“阿明,哥哥给你说实话吧,这几年哥哥混得还算不错,但真掏出那么多钱。”

    提前掌握了主动权,习惯将人情与生意分开的李家明哪会让步?

    “没事,只要你认账就行,我们再谈谈销售的事?”

    “别别,先说股份的事。阿明,哥哥都没那么多钱,要不300万?阿明,这是两利的事,我们固然可以赚点钱,但你们可以提前直接进入日本市场,免得让那些中间商盘剥!”

    这话有道理,当下确实是个渠道为王的时代,跟陈东合作确实可以免除麻烦,加快公司发展,但谈判桌上哪有什么让步可言?

    “10%?”

    300万多吗?当然多,多到够普通人赚一辈子!想投资潜力股的陈东再次沉默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