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人各有志(上)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聪明人总是想得多、喜欢琢磨,很多事也确实不经琢磨。

    就如曾春琢磨他那10%股份,到底能值多少钱?琢磨来琢磨去,琢磨出一个令人沮丧的结果自己那百万富翁极有可能只是账面上的;李家明不靠菌棒赚钱,新的大股东陈东也不靠这个,他俩都在赚香菇出口的钱,为了让菇农有足够的积极性,不太可能让菌棒涨价。

    李家明讲是讲,三年后两个公司合并,大家分享发展的红利,可那能作数吗?要是李家明自己管事,可能性还蛮大,可他把这一摊子交给他父亲,李传林那么精怪、霸蛮的人还会认账?三年后,要是李传林不愿意,人家亲父子还会因为外人的事翻脸?

    在工资不过四五百块钱的年代,百万富翁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荣华富贵、骄奢淫逸,眼看着账面上的财富,极有可能会快速缩水,这对于久贫乍富的曾春是无法接受的。要想把账面上的财富变成现金,就得把股份卖出去,哪怕是少卖点钱,也比日后一年赚几万块钱强。

    这个世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只要手里有技术、有资金,还怕赚不到钱?打定了主意离开公司单干的曾春,首先就把目标瞄准了陈东,同古太小了、有钱人太少了,也只有这个假日本鬼子,才可能掏得出那么多现金。

    正准备跟岳父离开同古去张罗领导们访日事务的陈东,刚听完曾春的试探之语就暗乐,见过蠢材可没见过这么蠢的。银耳、木耳的栽培技术已经研发到一半了,眼看着公司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这小子居然还想套现?

    不对,这小子是疑心太重,怕阿明说话不算数,又怕大股东欺压小股东。

    笑眯眯的陈东递了支蓝盒子的‘七星’烟过去,玩笑道:“阿春,你这是闹哪一出?对公司没信心?”

    “不不,我想出去闯一闯!东哥,外面的世界很大,我不想一辈子窝在这大山里。”

    有点意思,这小子有点小城府,比曾春精明数倍的陈东也不揭穿,继续玩笑道:“阿春,生产没有销售赚钱,你见过卖鸡蛋的人,去开养鸡场的吗?要不是阿明拿代理权当筹码,我也不可能高价入股。”

    果然是这样,陪笑的曾春忍着心里的急切,也玩笑道:“东哥,你就别跟我开玩笑了。我们公司的银耳、木耳栽培技术,已经快成功了,公司肯定会迎来新的发展。要不是我真想出去闯闯,也不会出让股份。”

    送上/门的财,谁会不要?

    精明的陈东佯装考虑片刻,正色道:“阿春,我跟你说实话吧,公司最值钱的东西,不是这些设备、技术,而是阿明这个人。我帮他搞低息贷款,高价收购股份,都是冲着他这个人来的。

    如果没有他,这家公司最多值300万,但有了他这公司就最少值2000万!”

    300万的10%才多少钱?可2000万的10%,就能让曾春心花怒放,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心里冰凉冰凉,而且觉得无地自容。

    “阿春,你还没听明白?对于这家公司来说,你、刘新、帅勇不值钱,你们的股份也不值钱。你想想,你们除了有门很多人都会的技术之外,还有什么?

    这家公司自创立以来,从最开始的资金、注册、土地、招工、工商、税务、消防等等,都是阿明去摆平的,再到以后的运输、销售渠道、公司拓展,也是他搞掂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当初他完全可以甩开你们三个,根本不必要拉你们入伙。”

    人要脸树要皮,被人说得一文不值的曾春,脸上变得通红发烫。这些话不是第一个人说,所里就好多人这么背后说,而且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人说。

    眼看着刚才还只是略微紧张的曾春变得面红耳赤,老到的陈东话锋又一转,语气诚恳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之所以能有这家公司,起因也是你们推广了袋装香菇的栽培技术。从这一点上来说,你们得到那些股份,又是理所当然的。我之所以说阿明值钱,除了他的能力、人脉之外,讲义气也很重要。我们做生意的人,最怕合伙人搞鬼,何况我又不可能长期呆在这里,多花点钱买个安心,这很值。

    大家朋友一场,你既然想去外面闯一闯,这是好事,我也理应支持。外面的世界很大也很精彩,有志气的人都应该去闯一闯。人一辈子不过几十年,这也不敢那也不敢,活得还有什么意思?”

    被商场老鸟玩弄于股掌间的曾春连声称是,将他搓圆捏扁的陈东一边暗笑,一边匪气十足地诱惑道:“阿春,你跟阿明不同,那小子是雷锋转世,每天想着助人为乐。

    妈的,人活着图什么?上面一张嘴,下面一杆枪!我跟你说,只要你有钱,那些电视、电影里的明星,还不是排着队让你操?”

    二十啷当的人,正是经不起诱惑的年纪,一想到电视里那些妖娆的女明星,平时就好这调调的曾春,裤裆里立即竖旗杆,看得旁边的陈东更想笑。

    玩笑几句,陈东又将话题扯回了股份的事,今年公司的产能将达到900万支,毛利300多万。扣除所有开支,纯利在200万上下,也不可能将公司再估值200万了。何况开价太低了,也引不来另外两只傻鸟。

    “阿春,公司达到这规模,再想扩张也难了。日本人不喜欢吃银耳、木耳,即使日后发展起来,也很难进入日本市场。哥哥不沾你便宜,你的股份想要脱手,我就给你80万,你觉得怎么样?”

    有了前面的诛心之语,商场菜鸟曾春很难讨价还价,只能硬着头皮道:“春哥,太低了,我知道你给家明的价格,最少也在400万以上。”

    “阿春,人情是人情,生意归生意。我刚才就说了,公司最值钱的是阿明这个人。要不是你运气好,阿明正好拿下邻近两县的地盘,你那点股份最多值30万。我是生意人,不可能不赚钱的!”

    “100万!”

    “不可能,最多就是80万,这已经是你4年能分到的钱了。阿春,人生最珍贵的就是青春,预支4年的财富去闯一闯,这交易不吃亏。”

    并不象陈东想象的那样无能的曾春沉默一阵,最后还是客气道:“东哥,我再考虑考虑。”

    操,看走眼了?煮熟的鸭子可能要飞了,可陈东又无法补救,只好再赌这小子会让步,也赌他不敢去找李家明试探。

    “那当然,这么大的事,你也跟你家里商量商量吧。”

    “那我先回去了。”

    “我送送你”

    失望的曾春出了宾馆,被开始变得炙热的山风一吹,突然明白了过来,连忙去找李家明。

    有私心杂念的曾春虽然不满李家明的作法,但对他的品德和信誉那是相当信任的。就如刚才陈东所说,明明可以甩开他们三个单干,可人家就是拉着他们发财,还借钱给他们入股。

    想退股,不去找家明商量,还去找一个外人,自己真是被鬼打了!陈东一个外人,都能出80万的价,家明即使不加价,莫非还会压价不成?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