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小气的李家明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夜幕降临,县中的高一教室里或安静或热闹,十几岁的年纪最是好动、好玩的时候,有老师在的时候当然读书,没老师在的时候,那就放了羊喽。高一(1)班教室里没老师,照样安安静静的,不象隔壁张绍龙他们班上象开了锅一样,因为他们有个不喜欢自习时间吵吵闹闹的班长李家明。

    要说李家明这班长的威信高啊,高得能比班主任雷老师还高三分,雷老师说什么,这帮读书伢子、妹子还会阳奉阴违,李家明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全班最高的李家明坐最后一排,桌上摆了张刚做一半的高考模拟试卷,正揉着发涨的太阳穴,他头疼的倒不是曾春转让股份,而是那道解不开的立体几何证明题。

    曾春想转让股份,那是他预料之中的事,自己20%股份即使是对外宣传只卖200万,但陈东为了低价收购股份,肯定会露点口风之类的,诱使几个没见过大世面的孩子套现。有人买,自然就有人卖,只要价格不差,没见过什么大钱又喜欢玩小聪明的曾春,能心里不跟猫挠了似的?人都是自由的,现在公司掌握技术的,又不止他一个人,想走想留都自便,李家明并不在乎他的去留,只要不是自己逼人家走,让公司上下、内外都寒心就行。

    问题是这题可真他妈/的邪门,搞了二十几分钟都没搞出来,这要是高考时碰到这样的题目,这十五分不就得放弃了?

    “老大,这道题怎么搞?”

    正头疼的李家明扭过头来,扫了眼‘瘟猪’的物理卷子,随口道:“先分别求出子弹和小车的动能,再用总的动能、总的质量去求速度。”

    “是哦,老子的脑壳怎么不会转弯呢?”

    不会转弯是假,能考全班前三名的人,怎么可能不会转弯?正想得脑壳发涨的李家明放下笔,戏谑道:“讲吧,又有什么破事?”

    “老大英明!”

    惫赖的‘瘟猪’拍了句马屁,嘻皮笑脸道:“老大,下半年就分班了,还不晓得有几多同学能同班。大家都服你,我们班也最团结,有人建议五一节去玩一趟。你老大刚发财,又想参加高三的模拟考试,我们没你那么远大的理想,又穷得响叮当,要不你老大请请客、赞助点?”

    前面的都是屁话,后面一句才是目的,再把大家换成他或几个调皮捣蛋的通学生,这话就八九不离十了。

    “莫打野话了,你要是想去哪玩,直接讲就是,莫扯上其他同学。五一就放一日假,包上星期六、星期天才三日。你屋里就是学堂里,乡下的同学不想回屋里看看娘耶、拿米拿钱?”

    “嘿嘿,想去省城玩几天,你老大赞助点路费?”

    “行”

    最后两排的伢子齐刷刷地看了过来,连几个乡下伢子都有矛盾的眼光,李家明就知道是这帮通学生想出去玩。乡下伢子,好不容易逮住个长点的假期,哪个不想回家?

    “十四个人,您赞助二千块?”

    还真敢开口!他父亲的工资也不过每月五六百块钱,这还是温老师是高级老师,工资高的缘故。

    “行,借你们一人一百块,暑假去我那打工还。工资给你们算高点,一日二十块。”

    这也太小气了吧?平时请客都挺大方的,怎么刚赚了大钱就这么小气了?

    见后排的伢子愕然,前排的往后看,李家明教训人的声音稍大了一点。

    “毛砣、细狗寒暑假里都打工赚零用钱,你凭什么不行?晓得我亲妹妹,在屋里洗个碗几多钱不?以前是五分,前年才涨到一角钱!现在她们三个五年级的妹子带着我最细的妹妹,还有四个细伢子、细妹子洗车,一日洗两部车子才赚16块钱,合到一个人两块。你人高马大,连那些读小学的细伢子、细妹子都不如?

    瘟猪,你要是救急,莫讲百把两百块钱,凭我们的关系,我拿几万给你都行。你现在只想着好玩,又不想吃苦赚钱,以后出去读大学,温老师还不得躬起背来供?”

    十六七岁的伢子,正是要面子的时候。若李家明没讲‘拿几万都行’,又如此不留情面地训斥,这个绰号‘瘟猪’的惫赖货即使不翻脸也会心有芥蒂,但有了那句话,他还得崇拜李家明讲义气。

    “老大,你现在跟我家老头子一样,讲的都是道理,为的都是别人好,就是没意思。”

    “没意思就没意思呗,只要你以后考上了大学,那就比什么都强。读书吧,熬完剩下这两年半,去我那包吃包住还包玩!你们也莫看了,读书伢子就读书,莫成日想着玩,以后玩的日子多着呢。”

    要不说李家明有威信呢,这话要是从温老师嘴里讲出来,‘瘟猪’当面不敢顶嘴,心里肯定是不以为然的,高考还早着呢!可从李家明嘴里吐出来,他又坐了回去,老老实实做试卷,最多是自嘲一句,“哦,书中自有颜如玉撒。”

    认真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快,一眨眼工夫就两节晚自习完了,粗壮得象头牛的大狗伢揽着比他还高半头的毛砣,两人勾肩搭背地来找李家明。

    这小子是个车迷,每日傍晚,妹妹们洗完车,他还得把车再洗一遍。自从堂叔又多了辆皇冠车,那辆三菱越野车就成了他的座驾,没事就开着到处乱转。只是跑到学校里来,好象这还是第一次,这小子跟学校犯冲,能不进学校门就不进学校门。

    “什么事?”

    “哦,马上要出车,过来寻你有事。”

    壮得象头黑牛的大狗伢往旁边桌子上一坐,牛牯样的暴眼睛一扫,后面两排的伢子连忙收拾东西离开,连惫赖的‘瘟猪’都赶紧走人。这是街上鼎鼎有名的‘癫狗’,连街上最能打的‘生哥’都讲打不赢他,而且脾气还不好。

    有些不满自己堂兄如此作派的李家明,只好收拾自己的东西,往教室外面走去。三人下了楼,出了校门上了车,大狗伢才道:“家明,今日下午我去送陈东去省城,他讲曾春寻他卖股份,这事你晓得吧?”

    “我买了,给了他100万。讲正事,伢子跟妹子样,罗里罗嗦!”

    100万咧!

    羡慕的大狗伢咂吧着嘴,将车发着开离了人来人往的校门口,压低声音道:“昨日夜边到刚才,曾春已经输了8万!毛伢喊我来寻你,要你管下子,他手下靠这生意吃饭,没道理把客人往外赶的。”

    嗯?这年头一天一夜输几万的人,可是地道的豪客,要不是曾春是自己的手下,恐怕毛伢高兴还来不及。

    不对,曾春还没辞职,那就是自己的人,毛伢胆子够肥的啊.?李家明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沉声道:“有鬼不?”

    毛伢特意请大狗来,也就是怕李家明误会,大狗伢一边开着车,一边小声道:“家明,曾春跟你混,借毛伢一个胆也不敢啊,我刚才看了看他打牌,纯粹是越输越红眼!要不是曾春是跟你混的,毛伢会喊我来跟你讲?”

    这倒也是,毛伢是个聪明人晓得轻重,要是敢跟自己对着来,自己分分钟都能让他当光杆司令。莫看他这两年混得风风光光,可自己要是出来扯旗,洪伢、庙伢他们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那家伙就得重新回来给自己当老二!

    “带我去看看。”

    “哦”,粗豪的大狗伢一打方向盘,威猛的帕杰罗往街尾驶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