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交底,定人心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人是要受挫折的,林校毕业的王贤成十五年前一腔热血,放弃坐办公室的轻闲主动下企业,结果碰得头破血流。沉沦了几年,被单位同事边缘化了的王贤成破釜沉舟进了私企,最终迎来了个人事业的春天,先是给李传林当助手,今年又被少东家任命为‘山里人家’农贸公司的副总。

    士为知己者死,精明强干的王贤成还到不了那份上,但在农贸公司干得兢兢业业,公司里带空调的新办公室不坐,天天蹲在又闷又热的厂里盯着工人生产。

    刚参加完模拟考试的李家明,看完公司一星期的生产报表,很有几分得意自己的慧眼识珠。人才哪都有,差的只是识人的伯乐!跟自己学了近一年的曾春,虽然头脑灵活又能说会道,但管理水平比这个不喜欢夸夸其谈了的中年人,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王叔,谢谢你了。”

    “家明,言重了。”

    正泡茶的王贤成很佩服比自己小十几岁的李家明,有本事不讲而且尊重人。不但是对自己,哪怕是普通工人都谢字不离口,而且是真心实意的,不象以前的那些领导只是嘴上讲讲而已。

    “家明,我有件事想不通,能给我讲讲不?”

    沉稳的李家明掩上报表,玩笑道:“王叔,你这是骂人吧?”

    “真不是,我总想不通公司付定金、免费培训,其实都是不必要的,而且收购价也有些过高了。我们这是办企业,又不是开福利院,为什么?”

    这些东西,对曾春他们可以解释为品质控制,确保海外市场的销售,但跟王贤成扯这些没用。目前公司给菇农的优质香菇收购价,即使从2块5降成2块,菇农照样会接受,多出来的那5毛钱几乎是公司白给的。

    “王叔,晓得进入海外市场有多难不?光一个农药残留检验,就能让很多农业公司想哭。我们的菇棚进入生长期后,不使用任何消毒剂,一个菇农只能管两千至两千五百袋菌棒,而且一袋产量平均只有一斤五左右。要是能使用农药消毒灭菌,产量能提出到一斤八至两斤,一个人少讲也能管四千至五千袋。”

    想起菇农们忍痛将沾染上杂菌的菌棒立即处理,精明的王贤成压低声音,小声道:“家明,日本市场难,东南亚也这么严?我们完全可以区别对待。”

    “不行的”,李家明摇了摇头,解释道:“品牌创立难,要毁了它却太容易了。你莫看东南亚监管不严,怕就怕以后对手发现这事,拿来当把柄拆我们的台。食品不是工业半成品,成本不是关键,质量、口碑才是最重要的!

    日本人为什么眼巴巴地跑来跟我们合作,就是冲我们的质量来的。去年虽然我们的牌子不响,但多菌灵、苯菌灵、戊菌唑残留量为0.1mg/kg,远低于日本标准0.18mg/kg,而且品质不比段木香菇差几多。虽然顾客不晓得我们公司,但经销商认同了我们公司的品质管理,这才是我们公司最大的优势!”

    “也是”。

    有远见!被说服的王贤成附和了一句,又庆幸道:“家明,幸好你这边缺人,要不然李总会觉都困不着。五六百工人没事做,工资又不能不发,哎。”

    是啊,事情的发展与李家明预料的一样,虽然本地区七个县限产,细木工板的价格开始回归正常,但外地区见有利可图又开始跟风。凭着有铁路、临近国道的运输优势,人家的成本更低廉,现在李家明父亲厂里靠严格的管理、政府的优惠政策,又关掉三条生产线,才能勉强微利经营。要没那低息贷款,微利都是奢望。

    多出来的五六百工人怎么办?政府给了超出正常范围的优惠政策,就不可能让厂子随意裁人,在这边挂个名的李传林只能尽力维持着,也幸好李家明这能帮他消化工人,否则厂子不垮也得垮。

    是啊,父亲是应该转产了,但还得再等等,慎重再慎重。等姐夫把在海外申请专利的事打听清楚,还得让县里的人不敢再乱指挥,这事才能去办。竹木加工业就那么点东西,要是竹制模板、地板再象细木工板一样落个惨败收场,即使李家明有几十年的记忆,对于这一行业也无能为力了。

    ‘咚咚咚咚’,敲门声响起,耳边还挂着口罩的刘新、帅勇来了,正在跟王贤成聊天的李家明起身,将他俩带到隔壁办公室。

    “刘新、帅勇,我们聊聊?”

    “哎”

    这两人还是内向了一些,李家明也不遮掩,将自己的一些打算如实相告。

    公司不可能只局限在这三个县,等消化完了这些地盘,势必再往外扩张,一直到扩无可扩。以前是因为实力不够,李家明也只把计划放在心里,并没有告诉大家,现在有了陈东的助力,终于可以对这俩人和盘托出。

    “我耶耶当董事长只是暂时的,等我考上了大学,就会将公司还给我。即使是我以后读书,没办法过来亲自管,也会寻合适人管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不会完全放手。还是那句话,到时候公司会合并,生产、收购、销售会合三为一,大家共享公司的成果。”

    果然是这样,难怪陈东买他的股份出高价,还帮着搞日元贷款,买曾春的却往低处压价。两人心头一喜,又觉得难为情,两人脸上神色的变化被李家明看在眼里。这两人虽然有些木讷,但当助手还是不错的,重情重义的人当不了首领,却是可以信赖的人选。

    “我也不瞒你们,公司的利润大头,就是销售这一块。我这个做事很公平,公司的事大家都出了力,但由我出全资、外头的事也是我来搞,当然要求回报,所以才定个三年的约定。

    我也丑事讲在前头,即使是三年以后合并,也会对两边的公司进行评估,由大家按贡献购买内部股份。最多是相对于外人来讲,有一部分优惠,不可能再跟刚开始样,我们三四个人坐下来讲几句,就把股份的事定下来。能理解不?”

    这个世上有点本事的人,没几个是蠢人。与其讲得天花乱坠,满口承诺,不如做事光明正大,李家明这话很直接,却也很得两人的信任。人家辛苦把公司做起来,不可能再让自己再和以前样沾便宜,世上也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能理解”。

    “那就好,还有件事,要跟你们商量。公司要再向外发展,要求你们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以后跟着我耶耶、王叔多学学,我不求你们八面玲珑,最起码要管得住工人吧?”

    人光有钱是不行的,还得有社会地位,两人立即心花怒放,感激了两句,也开始帮着出谋划策。能看得出来,他们只是性格有点内向、想问题还有些太片面,但起码人家是真正在想。能力是可以锻炼出来的,心态却是自己的事。

    “家明,我觉得不如跟细木工板厂一样,把这些最累人的活外包出去。比如前几日的装袋跟现在的接种,要是没那边厂子里闲余的几百工人,我们去哪请这么多人?”

    是啊,菌棒生产是忙两三个月,闲两三个月,养这么多工人划不来,可不养着临时又难寻。

    “暂时没办法,要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当时又看不出来,等看出来时,神仙都回不了天。去年我特意选在这,就是想忙不过来时,从隔壁厂里调人。”

    “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啊,要是厂子订单多了,哪有空闲工人给我们用?要不,你考虑一下,将生产放到外地去,这样我们收购木材、运输菌棒的费用也能省不少咧。”

    这也是两个聪明人,李家明无奈地笑了笑,小声道:“哪有那么容易哦,只有我们县才给我们优惠政策,我们要是到外县去设点,那就不是17%销售税,而是生产、增殖等等全部要交,我大概算了一下,要交42%的税!要那样,还不如多承担点运费呢。”

    这倒是个麻烦事,原以为李家明是疏忽大意,没想到是这两原因,忙得胡子拉茬的两人沉吟一阵,建议道:“家明,要不这样,你去寻你大姐夫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设计些机械出来,组装成生产线。光靠人工做,要是过两年能拿下其他几个县的地盘,一两个月要完成两三千万袋的生产任务,即使厂里的工人全部调过来,都搞不赢。”

    “我姐夫正在搞,只是没那么快。”

    两人没话可讲了,失落之余只能对李家明佩服得五体投地,自己能想到的,人家想在前头而且做在前头。见俩人没了其它意见,李家明也起身道:“你们先忙着,我回趟崇乡。”

    “哎”

    “等一下“,李家明刚走到门口又停了下来,鼓励道:”刘新、帅勇,你们能想到这些,还能寻到解决办法,已经相当不错了。要保持这种习惯,以后你们去了外面独挡一面,就要全靠自己去处理问题。“ ”晓得“,刚才还有些失落的两人又振奋起来,李家明微微一笑,还是太年轻啊。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