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高考加分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没经历过或目睹过高校扩招之前的高考,很难能理解高考的残酷性,尤其是教育不发达的偏远山区,想上本科最少要全班前三、重点全年级前五、名牌大学可遇不可求,清华、北大则是举县欢腾。

    前年李家德考上北大的荣耀,仿佛还是昨日的事,抽空回来参加祠堂落成典礼、祭祖的李传林,听到大哥讲自己考得不理想的儿子还有希望进北大,立即不淡定了。

    知子莫如父,儿子的过于稳重,他这当父亲的很清楚;儿子虽然胆大包天,却凡事喜欢往坏处想、讲话做事都谨慎,他这当父亲的更明白。吃完晚饭,李传林立即开着车,载着回城忙生意的兄弟们回了同古。儿子读书、考试的事,自己帮不了,关键时刻总要尽份力,帮他把那个加分指标给砸瓷实喽。

    回到同古,等不相干的堂兄弟都走了,很有城府的李传健立即拉着自己三弟商量道:“老三,上个月,我就跟宋校长打好了招呼的。这次不管家明考不考得上,人家关照了我们,我们就要谢人家,以后我们的子侄还要在人家手里过呢。”

    这是肯定的,求菩萨还要上炉香,宋校长关照了自己崽,当然要去送个礼。家明讲是讲希望不大,万一加了那二十分,能考上呢?做人要讲究,总不能等考上了再去送礼,让人讲闲话吧?

    “大哥,送几多合适?”

    喜欢走关系的李传健,不太清楚学校里的行情,但屋里又不是没钱,以后子侄求人的事也多,见三弟同意了,小声道:“老三,送礼要送得让人记得住。宋校长那五千,金主任、温老师跟家明的班主任都三千,你觉得呢?”

    屋里没几多钱了,但两三万块钱还是掏得起,文文、婉婉都要读高中的,老师晓得自己大方,以后再有这样的机会,还能少了她俩?

    “大哥,我手头上没这么多现金,你那有不?”

    老三的钱是象枫管着,这些事怎么能让女子人晓得?早有准备的李传健拍了拍他的公文包,小声道:“我早准备好了!今夜就去,文文她们都考完了期末考试,我估计省里的文件也快了,莫让人家讲闲话。”

    “嗯,要的”。

    夜色下的县中很安静,没了学生的校园里见不到几个人影,雪亮的路灯照射下树影、楼影绰绰,只有灯光明亮的教师宿舍楼里传来电视声。特意没开车来的李传林夹着公文包,由来寻过校长帮忙、还帮人家干过装修的李传健领着,熟门熟路地到了宋校长家。

    儒雅的宋校长的新家,装修很上档次,虽不富丽堂皇却处处显出低调的奢华,而且有股书香门第的气息。人情练达的李传健会做人啊,县中建起了新教师宿舍后,他就主动来联系生意,而且都以低于市价两三成的价格帮他们搞装修,为的就是能让侄子(女)们能得到老师的额外照顾。

    现在李传健领着他三弟寻上/门来,同样人情练达的宋校长,又岂会不明白其中意思?

    可就是这位校长大人,一个多月前满口答应过的事,足足让他沉吟了半分钟,才用土话别扭地抱歉道:“传健,我们是朋友,这房子你们帮我装修得这么好,还这么便宜,我真是承你们的情。我也不瞒你,蛮多事情看似我这当校长的讲句话就能办得成,其实我也有我的难处。”

    原以为只是来补个送礼的李传健心里一惊,连忙掏出个厚信封,轻轻放在原色实木茶几上,央求道:“宋校长,我们也没办法,家明讲他学到这个程度,想再进一步不是认真的问题,而是天资的问题。大家朋友一场,能不能帮帮忙?”

    儒雅的宋校长贪婪地看了眼那个大信封,还是拿起来强塞进刚拉开的公文包,按住李传健的手,小声道:“传健,莫这样!能帮的,我老宋还会不帮?这事我真没办法帮!”

    “宋校长?”

    惊疑的李传健手动了一下,感觉到压在自己手上的力气,顺手又将公文包拉上,小声道:“宋校长,方便告诉我们原因不?”

    恩归于上,怨归于下,早就过时了。‘唉’,脸上神色不变的宋校长叹了口气,小声道:“传健,我不瞒你讲,上面有风声传出来,以后连获得过省三好学生、优秀学生干部荣誉的优秀学生,有可能可以保送进名牌大学。”

    操,这鸟世道!沉默半晌,不甘心的李传健沉声道:“宋校长,还有挽回的余地不?”

    明白对方意思的宋校长,佯装苦笑道:“传健,蛮多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有推荐权,审批权在上头。”

    说完,可能觉得还是有些不保险,能与官僚等同的宋校长小声道:“李总,你帮县里做了这么多事,又跟书记、县长都搭得上话,去求求人。有些事,在我们眼里是天大的事,在他们当大领导的人之间,都是相互卖面子的事。”

    “还来得赢不?”

    已经对李传健食言了的宋校长,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只是小声道:“事在人为。”

    “多谢!宋校长,我们还点事,先告辞了。”

    “慢走”

    两兄弟连忙起身,出了学校,李传林就准备去找柳本球,他跟蔡常务副专员关系好,去求他不晓得还能来得及不?

    更为冷静的李传健连忙拉住他,小声道:“莫,去寻曾书记,他原来是地委副秘书长,应该路子更熟。”

    “嗯”

    一通忙乱,两兄弟终于在财政局的会议室里找到了曾书记,正在开会的曾书记听完,立即回会议室拿公文包找通讯录,去局长办打电话。一阵哼哈之后,刚才还笑眯眯的曾书记苦笑着放下电话,解释道:“传林,已经上报到省教委了。”

    焦急的李传林脸上唰得变成雪白,呆坐在局长办的木沙发上,走得满头大汗的李传健也呆若木鸡。

    家明那伢子从来讲事都留余地的,他讲能考得上复旦,那就是北大也有希望,加二十分就能加个保险呢!板上钉钉的那二十分,就这么没了?

    曾书记是官油子不假,但也会拢络人,特别是对他有用的人。李传林帮他做政绩,危急时刻又让他全身而退,见这兄弟俩如此失落也不落忍,叹息道:“今年算了,明年我去帮你们跑一下。传健,你大儿子、二儿子不是明年毕业吗?到时候我带你去走走,争取能分在袁州,莫回同古了。”

    “曾书记,还有别的路子不?家明那孩子,”

    官场中人,有几个会说实话?刚打完电话的曾书记也没把握华主任就一定说了实话,只要没报上去就可以改;报上去了没到领导那,处里也能拦得下来;即使到了领导那,还没出文件,也还可以修改,一切就看付的代价够不够。

    “传林,我也没把握。这样吧,你不是跟宜风的华天雄关系不错吗?他堂叔就是地区教委的一把手,马上去找他带你跑一趟,看还有没有希望。”

    “多谢曾书记”

    两兄弟又生起一线希望,连忙告辞回家打电话联系,准备开车连夜去袁州走关系。平时有来有往的华天雄倒是爽快,答应先打电话过去问一问。十几分钟后,从华天雄那传来的结果,让焦急的李传林如坠冰窟,从心里往外透出寒意,拿着电话坐在那半天没反应。

    “老三,怎么了?”

    “怎么会这样?”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