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想都莫想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明伢,有希望不?”

    “老师讲希望蛮大,但我觉得还是莫靠运气更好。”

    我李传林的崽,不靠那些歪门邪道,也照样是天才!特意在家等消息的李传林心里一喜,揉了揉比自己还高的崽的脑壳,笑道:“没事,今年不行,明年再来!我去厂里了,你放了假,没事也去公司里转一转。公司是你的,要经常去转一转,手下人才认你的。”

    “哎,我先洗个澡,出了一身臭汗。”

    “快去快去”,阴郁了几天的李传林终于露出丝笑模样,拿起手包出门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交待道:“明伢,那辆越野车子要保养了,正好你开得去接下邓灏、大妹,明日早上六点的飞机。”

    好事,大姐夫查清楚了海外专利的事,就可以帮父亲转产,省得他成日愁眉苦脸。

    “哦”

    没两分钟,大汗淋漓的李家明刚开始洗头,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他连忙乱擦了两下去开门。

    “瘟猪?”

    “老大,你没去问老雷‘省三好学生’的事?”

    温老师的家教真失败,两个儿子都不懂礼貌,当面叫老师,背后都叫老x。

    是哦,怎么把那事给忘记了?愣了下神,李家明欣喜若狂,连忙道:“文件下了吗?”

    “还没有”。

    还没有?管它呢,反正能加二十分,北大就是碗里的菜,还能飞了不成?苦熬五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心情激动的李家明又回浴室,隔着浴室门,兴奋道:“瘟猪,晓得文件什么时候能下不?”

    “老大”,跑得满头大汗的温平不知该如何回答,拿起茶几上的玻璃茶壶,灌了几杯下去,舒服了点才倚在浴室门上,小心提醒道:“老大,你想过没有,万一那东西被人抢了呢?”

    正在高兴的劲头上,正洗澡的的李家明也没多想,张嘴便道:“放屁!学校里定了谁,还不就是谁?几年才有一次的好事,而且指标恰恰是高一的,这都让老子摊上了,这就叫‘命里有终归有’,晓得不?”

    平时李家明对一帮同学很不错,成绩好、在外面又罩得住,还经常能给他们喝点心灵鸡汤之类的,温平可是把他当偶像兼精神导师看。见老大还被蒙在鼓里,又正是高兴的时候,平时大大咧咧的温平,一时间不知如何给老大报坏消息。

    “瘟猪,怎么不出声了?”

    一咬牙,平时惫赖惯了的温平隔着浴室门,继续提醒道:“老大,有些事真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想啊,你要是能加那二十分,肯定考得上北大,我都能想到的事,老金会想不到?刚才在我们屋里,你也看到了,老金提都没提这事,你不觉得奇怪?”

    正高兴的李家明猛然一惊,一颗心开始往下沉,半晌才黑着脸道:“晓得谁得了不?”

    “不晓,学堂里报的是你,往年这个时候了,早就定下来了,但一直没收到风。老大,我敢拿脑壳担保,肯定有人挤了你的名额!”

    没收到风就是没宣布,没宣布就是见不得光!

    怒火中烧的李家明把高一至高三的干部子弟想了一圈,脸上阴沉得吓人。‘砰’的一声闷响,一个钵大的拳头狠砸在瓷砖上,血水随着水流而下,吓了门外的温平一跳。

    背叛!出卖!

    老子帮他寻财路,一年能赚十几万!老子把香菇产业的政绩塞到他手里,得到了黄专员的赞赏!老子把他当恩师孝敬,一年三节,连生日都不忘!……

    想起过往的一桩桩、一件件,愤怒的李家明,连一刀劈死柳本球的心都有了!

    冰凉的冷水激喷而下,平时几分钟的冲凉,怒不可遏的李家明足足冲了十几分钟,才算是将愤怒的情绪控制住,擦干身体、穿好衣服出来。

    “你确定学校里是报了我?”

    有了十几分钟的缓冲,李家明脸上已经如常了,可血肉模糊的右手,依然吓了等在门边的温平一跳,有些后悔来通风报信。

    老大是什么人?他一进校门,街上的混混再不敢出现在校门口!虽然大家都没看到过他打架,但能震得住街上混混头子的人,能是蛮善良的人?

    自己都能想到其中的问题,他还会想不到?要是让他查出来了,会出什么事?老大可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犹豫了几秒钟,有些害怕的温平推脱道:“我姆妈盖的章,别的我就不晓得。

    老大,我以前听我耶耶讲过,地区一年有四五个指标,袁州中学是靠得住年年有,其余的县要轮着来。我还听他讲过,有时候书记、县长的崽女读高二,学堂里只有高一的指标,还能县与县之间调剂,甚至今年换明年的。”

    不用温平作徒劳的解释,冷静下来的李家明也断定问题出在学校里。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地区教委给了指标那就一定给了,只要学校把自己报上去了,上级部门就不可能驳回!除非本县有大领导要那指标,学校才可能去换人或换时间。

    妈的,全是障眼法!为的就是在省教委没批下来之前,不让自己或自己家人去捅娄子!

    妈拉个逼,老宋那狗东西副科级享受正科级待遇,手握全县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从来只有人求他,极少有他求人的时候。能让他就范的人,只有县一级的领导,而且是重量级的。三个年级那么多学生家长里,也只有柳本球跟常务副县长丁永电才能让宋逼顾忌三分。

    就丁飞那成绩,莫讲加二十分,就是加两百分,都不一定考得上大专,那就只可能是柳本球!

    脸上神情自若、正往手上贴创可贴的李家明,分析完之后无奈苦笑,颓然叹气道:“算了,命中无莫强求。人家是当官的,民不与官斗嘛。”

    要说温平这小子真是神经大条,刚才李家明的样子吓了他一大跳,如今见人家冷静下来了,又不忿道:“老大,你忍得下这口气?”

    五年的寒窗苦读,换来九成九的金榜题名,突然间变成了五五之数,换谁也会大喜大悲。可刚才还愤怒得失态的李家明,还真快速冷静了下来,连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都失去过两次,他还有什么不能承受的?

    冷静下来的李家明包扎好伤口,还习惯性地站在对方立场上去思考,老柳这么干也正常,名存实亡的师生关系,如何比得上骨肉至亲?若换成自己,谁妨碍了小妹的前程,哪怕是毛砣、细狗,自己也会毫不犹豫地牺牲掉。

    “嘿嘿,这有什么忍不忍得下的?世上龌龊事多着呢,至于这么计较吗?再讲了,有本事,加不加分也能考得上好大学;没本事,象丁飞那样的人,加两百分都没用,何必生闲气?”

    这种拿得起放得下的本事,还没什么社会阅历的温平无法理解,愤愤不平道:“老大,算了,当我白讲。”

    神情如常的李家明喝了两杯水,从父亲房里找出烟,扔了支给经常偷偷抽烟的温平,打听起宋老狗的家事来。县中校长是个超然的职务,要钱有钱、要名望有名望,想让他就范,除了权势压人之外,老柳也肯定给了他不能拒绝的东西。

    以前没怎么关心,也不知他的儿女在哪工作。这次吃了闷亏,拿老柳是没多少办法,柳莎莎跟小妹情如亲姐妹,以前还送自己一个相机当离别礼物,冲她们小姐妹的情谊跟那个相机,自己也下不了狠手。

    老宋那狗东西可不同,他家的新屋是店里帮着装修的,比市价便宜了万多两万块钱;大伯既然主动跟自己提加分的事,凭他做事的精细和喜欢送礼的个性,也肯定私下打点过。拿了李家的好处,关键时候背后一刀,这种事要是轻轻放过,自己以后还怎么为人处世?

    “老宋?你不知道啊?他两个女出国留学了,细崽不太会读书,补习了一年才考到省大,明年就毕业了。对了,你大哥也在省大吧?”

    那就对了,教书有什么意思?柳本球是蔡常务副专员的心腹,又跟黄专员搭得上话,把他儿子安排进行署或地区的其他行政单位,还不是去求求人的事?

    只要那个宋小军还没毕业就好,祸不及家人是没错,但踩着老子脑壳得到的东西,想都莫想攒在手里!打定了主意的李家明拿好车钥匙,又从抽屉里找出存折和阿姨的私章,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准备去省城保养车子、接大姐、姐夫,顺带收回别人出卖自己得到的东西。

    可刚出书房,李家明又理智地停下脚步。做人要有原则,否则迟早害人害己,得让这小子警醒自己两天。两世为人了,还打伤自己的手,可莫在冲动之下,毁了自己的原则。

    “去省城玩不?”

    “啊?去!送我回下家拿衣服。”

    “嗯,等下你在校门口等,我还要去有点事。”

    两人出门、下楼,李家明到公司装了几塑料袋新鲜香菇,在银行里取了十万块钱,最后去药厂找董昊发牢骚。

    “咩?操!”

    阿明估分都680,有那20分加就是700分,北大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把李家明当亲兄弟看的董昊气得火冒三丈。

    “阿明,你就这么忍了?”

    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的李家明双手一摊,激将道:“昊哥,我不忍,又能如何?抡刀砍了他们?”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