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听人劝,吃饱饭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天气真热啊,明晃晃的太阳晒得梧桐树叶都打蔫,悠闲自在的李家明坐在清凉的车里,在县中门口接上温平,才往省城方向去。起码在温平眼里,老大就是老大,这么大的事,转眼就能拿得起放得下,不愧是‘生哥’他们纳头便拜的大哥大!

    狗屁!

    有了个把小时,李家明早把所有的事情都捋明白了,而且有被背叛、欺骗的愤怒与失望,甚至还有种已经久远了的心疼感觉。这事不但柳本球、宋老逼牵涉在内,而且钟莉、柳莎莎都脱不开干系!‘省三好学生’要本人填表,她们母女能不晓得?柳莎莎那妖精,抢了自己的东西,还能若无其事地去陪自己考试,不愧是妖精之名啊!

    路过宜风的时候,李家明将车停在‘宏达’公司门口,从后备箱里拿出刚装的两袋新鲜香菇去送礼。

    人情往来要靠平时,临时去抱佛脚烧香,那都是蠢人所为。且不讲明年还大哥、二哥毕业分配,指望这位华叔帮个忙、搭根线,单今年王磊的分配,都得来烧炉香。

    胖胖的华总很喜欢李家明的热络,这伢子会读书、又会做人,以后会有大出息的,可惜就是今年运气不太好。要是这次他没考上,明年一定要揪着五叔帮他搞个加分指标,用不用得上是人家的事,搞不搞是自己这当叔叔的事。

    “华叔,帮我个忙,行不?”

    “好讲,什么事?只要叔叔办得到的,还会不帮你?”

    也没什么大事,王老师的儿子,王磊今年师大毕业。就王老师那性子,要是自己不搭把手,十有八九回同古。李家明一边将个信封放在茶几下,一边解释着:“华叔,王老师待我跟亲生崽一样,以前我屋里穷,也帮不上他什么。现在我这当学生的赚了点小钱,师兄又是关键时候,我能不能帮帮忙?华叔,我那师兄性格内向,走行政估计没戏,能不能安排在袁州,进好点的学堂?”

    这孩子仁义,小学老师的好,到高中都还记得,坐在空调间里还额头冒油汗的华天雄勾着他的脖子,小声道:“家明,其他学堂好讲,袁州中学就只能去碰运气,晓得不?”

    那当然,象袁州中学那样的地方,地区教委都只有推荐权,没有用人权,为师兄高兴的李家明连忙小声道:“嘿嘿,晓得晓得”

    “王磊是吧?回来的时候,到我这里来听讯。”

    “哎”

    办妥了王老师的事,李家明心情总算是愉快了点,顺手从人家茶几上拿待客的‘中华’烟塞自己裤袋、又拿水果,江湖气浓的华天雄也喜欢李家明这种不把自己当外人的作派,这才是把自己当叔叔敬重。

    “回来!”

    “叔,您还有指示?”

    李家明也喜欢跟华天雄这种草莽气息浓的老板+官员打交道,仗义多是屠狗辈,只要他当你当自己人,那大家就是真正的自己人。或许你找他帮忙时,他会收你点礼金,但绝对不会背后摆你一道,甚至还会在关键时刻拉你一把。

    华天雄也确实把李家明当自己子侄待,在他眼里,这小子是无求于他的,凭这小子的能耐,也求不着自己。无求于自己,还每星期喊他堂哥给自己送香菇,那就是跟自己脾气相投,把自己当叔叔。

    极喜欢这小子的华天雄,随手将茶几下的厚信封塞回他口袋,笑骂道:“家明,你把我当叔,我就把你当侄子。叔侄之间搞这个,那就莫怪我翻脸了!”

    送出去的礼,哪能收回来了?精通此道的李家明将信封放了回去,吊儿朗当道:“叔,你以为给你的啊?想得美!这是给你叔的!你是他亲侄子,我可跟他没多少关系,你以为我喜欢欠人情啊?”

    这臭小子,还真成了精!没法拒绝的华天叔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却又将他拖回仿红木沙发上,小声道:“家明,我晓得你手下有帮人,屋里也有钱有势,但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晓得不?”

    能理解但不准备放过柳本球的李家明,不由得眼睛眯了眯,玩笑道:“华叔,你不是诈我吧?我跟你讲,你可是我叔,不带这么玩的!”

    “伢子,我就是把你当侄子,才这样跟你讲的。你们街上的王富生、王洪生一伙,跟我们街上的罗汉他们称兄道弟,什么事我不晓得?民不与官斗,贫不与富争,莫看你有钱有人,想跟柳本球那样的人斗,没意思的!斗赢了也是输,何必呢?再讲了,你的兄弟再讲义气,人家手里有印把子、刀把子,何苦让人去冒风险?”

    有点意思,准备走人的李家明又坐了回去,还掏出刚顺走的‘大中华’给这胖叔叔点上,马屁道:“叔,还有什么事是我不晓得的?这半年光顾着读书,好多事都不太清楚。”

    有仇不报不是人,但拿鸡蛋碰石头更是蠢货,这伢子拿得起放得下是个人物!

    对李家明更满意了的华天雄,抽着自己的待客烟,指点人家道:“柳本球是老蔡的人,老蔡以前在宜风当副书记的时候,就护短护惯了、出了名的。你那事吧,柳本球做得确实不太上道,但却是情有可原的。换成你,妹子跟学生争机会,会先考虑学生不?

    我跟你讲,领导也是人,这些事即使你闹,也最多是口头谴责几句,该怎么办还怎么办。叔叔的叔叔当地区教委主任,要是能帮的,还会不帮?”

    更有意思了,还顺道把他们叔侄给摘干净了,李家明连忙小声道:“华叔,蔡老板这么器重柳本球?”

    真没想到,这伢子真想去搞一个县委常委,真是胆大包天,难怪他们街上的混混都认他当老大!看似草莽气息很浓重的华天雄,其实也是个精明人,否则也握不稳数千万国有资产。若是李家明只是拍个马屁之类的,他也乐得站在旁边看热闹,但人家把他当叔叔一样待,每次他堂哥运货从门口过,都会进来送香菇,那就不能眼看着这小子摔跟头。

    “你以为呢?我听我叔叔讲,老蔡以前跟陈书记提过一嘴,讲什么人才难得,想把柳本球先调到行署过渡,再放到经济开发区去主事!看能不能把新区也搞出点成绩来,省得一帮人占着茅坑不拉屎。

    呵呵,你莫总想着报仇,脑子也好好想一想。一个乡村中学的校长,突然提拔成林业局副局长,又马上提局长、常委副县长,能不是他的心腹干将?

    家明,我跟你讲,那些当大官的人就不是人,看事、想事都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你屋里是有钱,这事也是你沾了道义上风,那又能如何?你或许操得翻柳本球,但搞得翻老蔡不?

    你要是搞不翻老蔡,柳本球垮台之日,就是你们李家倒霉的时候!打狗还要看主人,要是一个堂堂常委副县长让你一个读书伢子操翻了,他老蔡还要在官场上混?要我是老蔡,手下人让人家这么搞,即使让人戳背脊,也会先搞死你们的厂子、店子再讲!”

    是这道理!当头子嘛,护不住下面的人,还能有威信?没犯什么大事的心腹干将都不维护,手下们还不得作鸟兽散?

    听人劝,吃饱饭,不死心眼的李家明立即打消了整垮柳本球的打算。当官的再干净,也总有些见不得光的事,而且还有一大票政敌,尤其是柳本球这种火箭干部。只要把龌龊事捅到他政敌那去,其余的根本不用自己操心。可自己再有能耐,谋划得再好,也不难让人看出蛛丝马迹。

    讲证据的那是法庭,莫非当官的人想整你,还需要证据?自己再有本事,还能斗得过地委、行署第三把手,而且是各派系都吃得开的第三把手?

    电光火石间就拿定了主意的李家明,叼着人家的烟,痞里痞气道:“华叔,你也太小看我了。君子报仇尚且十年不晚,何况是我这样的天才伢子?放心吧,能大能小是条龙,能伸能屈大英雄!”

    这话新鲜,有草莽气息的华天雄大乐,拍着李家明的后脑勺,夸奖并打包票道:“天才伢子就是天才伢子!我在你这年纪,不敢抡刀剁,都会夜夜去打玻璃。嘿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莫非人家还能走十年的大运?总有一日会倒霉的,到时候踩几脚就是!

    你放心,今年人家抢了你的,明年叔叔去帮你抢别人的!凭什么好处都是他们当官的人得,不能我们也得?”

    前面的话李家明当作没听见,后面这话他爱听,每年的加分指标都给了干部子弟,凭什么?

    哼哼,柳本球的正面动不得,那就让他来求自己,求自己逼他食言!当官的人也得要信誉,答应别人的事做不到,老子看他的名声能有多好,威信受不受影响?老子帮得了你,也就能坑得了你,只要是你们自己窝里斗,估计那位蔡老板再护短也无话可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