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钱通小鬼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有仇不报非君子,十年报仇不晚是懦夫!

    被摆了一道的李家明,可没那个耐心得着自己实力雄厚时,再去报复别人。斗争嘛,总是要扬长避短的,哪有拿自己的短处去跟别人的长处斗?

    自己的长处是什么?

    潜力和钞票!

    估摸着认识自己的人,都看好自己的前程,走仕途必定会青云直上;混商场,迟早是亿万富豪!正面进攻不了,还不会迂回包抄?

    告别了华天雄这位认来的叔,李家明载着温平去省城,这小子虽然很没礼貌、嘴贱,口必称老宋、老金,但为人还算热诚。老宋摆了自己一道,那就借他的嘴巴去通风报信。

    有时候吧,最好的报复方式不是将人砍翻、踩死,而是让他时刻都胆战心惊。人吓人,吓死人,要是自己吓自己,那就更好玩喽。

    在宜风耽误了一会,李家明他俩到省城有点晚,正好过了午饭点。想借人家的嘴,就得让人震撼,觉得这是个大八卦。深通此道的李家明将车直接开进了赣昌市公安局,而且是风驰电掣般的,着实吓了没见过世面的温平一跳。

    叼着烟的李家明摇下车窗,冲还等在大厅里的一个精干警官,吊儿朗当道:“虎哥,看啥呢?嘿,那边没警花!”

    “哟,走私车?举起手来!”

    “关我鸟事,要抓你去抓陈东那混蛋!这车不错吧?独立悬挂、3.0、abs、四轮驱动!”

    “你懂个屁的车!下来,好车让你开成了拖拉机,还好意思跟老子吹?”

    妈的,这开拖拉机?

    “哎”

    不服气的李家明连忙下车,有眼色的温平连忙坐后面去,把副驾驶室让给他。

    “温平,系安全带!”

    “啊?什么东西?”

    一进副驾驶室,李家明立即系安全带、抓紧脑袋顶上的把手,后面的温平连忙有样跟样。两人刚系好安全带、抓紧把手,进口原装的车子就咆哮着冲了出去。也亏得正是中午,又是大热天,大院里空无一人,否则不撞死几个也肯定会撞残几个。

    ‘吱’的一声,高大威猛的黑色三菱帕杰罗一个甩尾,稳稳地停在离市公安局不远处一个中档饭馆前,吓得两个路人站在那动都不敢动。

    这车确实够劲!还没过到瘾的邓虎群松开手里的手刹,教训道:“看到没?这车皮实,不象皇冠、就得猛,就你那温吞性子,开这车简直是浪费!”

    妈的,这可是漂移!难怪这么牛皮哄哄,刚才也被吓了一跳的李家明鄙夷道:“切,你穿身老虎皮,当然横冲直撞。我要是象你那样开车,交警不没收我驾照才怪!”

    “你有驾照吗?”

    还真没有,还差半年才成年的李家明,本想着去走关系搞一个,结果忙于高考把这事给忘了。跳下车,见后面的温平脸色发白,李家明没好气地拉开车门,拍着他的白脸教训道:“天天只想着混,见识到了不?没这个胆子,就老老实实读书,那才是你该走的路!”

    “啊?哦”,腿还在发软的温平愕然,又连忙答应着,让李家明暗赞这小子的聪明。

    三人进了小包厢,笑容满面的李家明落在最后,随手将门反锁又给两人介绍了下,正用茶水洗碗筷的邓虎群嘲弄道:“家明,你还笑得出来?那是北大耶!”

    “不笑还哭啊?妈的,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而毁人前程者更甚!要不是老子有把握不靠加分,也迟早能进得了北大的门,老子非砸一百万出来剁碎他不可!”

    李家明笑眯眯地若无其事,说出来的话可吓了刚缓过神来的温平一跳,他虽然是个高一的学生,但也知道一百万意味着什么。还没上社会的温平都知道,成天接触社会阴暗面的邓虎群又如何不知?工商税务是群狼,公安是个大流氓,李家明张嘴便是一百万,让这个董昊打了招呼的刑警中队长怦然心动。

    “家明,你吹吧?”

    “老子吹个屁!”

    脸上照样笑嘻嘻的李家明,将放在椅子上的背包拿过来,从里面掏出五扎没拆封条的百元大钞放桌上,又吓了温平一大跳。

    “虎哥,我这人吃亏得吃在明处,从不吃暗亏。那玩意,要是人家跟我好商好量,迟一年进北大也无所谓,但背后阴老子,那就别怪我背后也来阴的!”

    这可跟耗子说的不一样,脸上发僵的邓虎群看着桌上的钱,眼睛里射出李家明熟悉的光亮。

    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有钱,脏活有的是人干。

    旁边温平眼里的崇拜,也让他很满意,十六七岁的伢子,哪有什么金钱、是非观念,他们要的是热血沸腾、快意恩仇。

    这不就结了?借流氓的手,帮自己干活。这个世道是欺软怕硬的,与其让人喜欢却在关键时刻捣鬼,不如让人心存忌惮得不敢动歪心思。这次要不让宋、柳二人害怕,以后这样的破事,还会摊到自家头上来!

    “坏我事的人,我现在没法动,跑腿的人,我查出来了!虎哥,这是资料,我要求不高,别人毁我前程,换儿女前程,我得拿回用我的前程换的东西!”

    人是会变的,上了社会更会变,当年生死与共的战友,也会变得世故。眼睛放光却盯着温平的邓虎群,接过李家明手里折好的纸条扫了一眼,打不定主意是发这趟财,还是不冒这风险。哪知李家明又从背包里拿出五扎百元大钞,红通通的钞票堆成一堆,在透过窗户散射的阳光下分外夺目。

    十万啊!

    浑身直打颤的温平抓筷子都抓不稳,看向李家明的目光中全是激动。

    吊!老大就是吊,有仇报仇,而且是立即就报!

    十万啊!

    眼睛盯着温平的邓虎群,虽然很难抵制心中的贪念,但还是将纸条重新折好放在桌上,而不是塞进自己警服口袋,小声道:“家明,这是违法犯罪。”

    李家明早已过了那种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的年纪,相反他还很理智。若只是为了出口恶气,派人来趟省城,而且一毛钱都不要出。

    “没那么严重,祸不及家人,我只想让人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严重?心起贪念的邓虎群,想了一阵才想明白人家是什么意思。确实简单,有嫌疑不代表有罪,拘留不代表逮捕,最多是个误会而已。

    “家明?”

    笑眯眯的李家明,顺着他的眼光看了眼正发抖的温平,不在乎道:“没事,他是我兄弟,没见过什么世面,特意带来让我自己莫做过头事。”

    顿了一下,李家明又给这个心存顾虑的警官一个定心丸,傲然道:“虎哥,在我地盘上,除了当大领导的人,谁敢跟我呲牙?”

    这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其实狠辣得很,手下还有帮赌勇斗狠的混混,一个没见过世面的老师子弟,敢多一句嘴?何况有一年的时间,即使那小子没劣迹,都能让人设个局,把那小子牵扯进去。

    想到这里,谨慎的邓虎群放心了,将纸条放进了警服口袋,却拿过李家明扔在桌上的背包,将那一堆让人心跳眼热的钞票全部扫进去,心里有些不舍地将背包递了回去。

    小心撑得万年船,只要帮这小子办了事,钱还能飞了不成?

    这是个谨慎的人,也是个值得投资的人,若有机会,可以将他拱上去。明白对方意思的李家明,接过背包随手扔在座椅下,再次强调道:“虎哥,祸不及家人,我只想收回人家不应该得到的东西。”

    “明白”

    明白?明白个鬼!

    还真以为老子花十万整人?

    嘿嘿直乐的李家明从沙滩短裤兜里拿出个厚信封,拍在这位不白不黑的灰警面前,歉意道:“虎哥,乔迁之喜正好准备考试,可别怪兄弟事后补礼哦!”

    妈的,这应该是五千吧?跟耗子一个数,还真把老子兄弟啊!

    “不谢了啊,正好省得你嫂子骂我没本事!”

    “谢个鸟!”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