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玩要好伴

作品:《重生之跃龙门

    天才一秒记住「三五中文网」地址:www.35zw.com 重生之跃龙门更新最快!无广告无弹窗

    晴天白日,烈日炎炎。

    出了柳本球家的门,一直憋屈的李家明心情总算是好了些,可走到楼下,看着在太阳下疯玩的小妹她们,他的心情又烦闷起来。站在楼梯口好一阵,李家明终于快步去把车子打着,打开空调将车里吹凉快了,再把正在溜冰的三个小妹子叫上车,同样玩得大汗淋漓的柳莎莎也想上车,结果让他以一种训斥的口气拒绝了。

    “成日想着玩,你父母容易吗?”

    话是没错,可话里透出教训的意思,让想给他解释的柳莎莎突然红面涨颈,气鼓鼓地跳下车,将车门摔得‘砰’的一声响,站在车外盯着李家明象是要吃人。

    不愧是妖精,这演技不去电影学院真可惜了,脸上有戏谑之色的李家明松手刹、加油、升档,开着车子走人,全然不顾后面突然蹲在地上双肩抽动的女孩。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或许这妖精在某个时刻有羞愧之心、后悔之意,但事情再次发生,她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不是一路人,就不应该进一扇门。

    在李家明的积威之下,连娇纵惯了的满妹都不敢作声,趴在后座上看着后面可怜的莎莎姐默默流泪。开着车的李家明从内后视镜里,见小妹她们趴在后排座椅上流眼泪,心里也非常不好受。

    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心存善念,触目皆是天堂。自己的妹妹本性纯良,难道还要等她发现,她最亲密的小姐姐原来是个非常坏的人后,再来失望、难过吗?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能有如此的心计与城府,连李家明这样的人都觉得可怕,哪还敢让她跟小妹她们玩?

    气派的越野车开出了林业局,再看不到了后面蹲在地上的柳莎莎,三个小姑娘还趴在那流眼泪。

    唉,造孽啊!实在是受不了小妹她们眼泪哗哗的李家明,只好停下车来去买冰棒,一人嘴里塞一根,换上一张笑脸温和道:“好了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哭啼啼的,好意思吗?”

    见李家明没有生气的意思,刚才还可怜兮兮的小妹擦了擦眼泪,替她的莎莎姐鸣不平道:“哥哥,莎莎姐读书很认真的!”

    小妹敢跟自己争了,烦闷的李家明突然间心情好了很多,打趣道:“有我认真不?”

    这?

    刚才还替小姐姐鸣不平的小妹不作声,连正想帮妹妹腔的满妹也不吱声,各自擦干眼泪啃冰棒。现在哥哥很少管束她们,但她们也晓得要自觉读书,莎莎姐读高中了,当然要比以前更认真。哥哥读高一就能肯定考得上复旦呢,那可是全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只比四哥考的北大差一点点。

    三小孩还把柳莎莎当姐姐,李家明可想让小妹她们离那妖精远一点。住要好邻,玩要好伴,小妹子就应该单纯、善良,快快乐乐地生活。

    “以后离她远点,她来找你们玩,都不准跟她玩!”

    三妹妹没多想,还以为哥哥是怕耽误人家读书,连忙答应道:“哦”。

    “考得怎么样?”

    考得好有奖咧!娇纵的满妹立即道:“我第二、金姐第十五、妹妹第十八!”

    “全班?”

    “全校!”

    一小的五年级可是七个班,能考前二十名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只是李家明没想到平时疯疯癫癫的满妹居然能考全校第二。

    “那是,我以后肯定能考北大!”

    金妹最看不惯满妹这种牛皮哄哄,而且是一有机会就牛皮哄哄,鄙夷道:“牛皮!”

    小妹也不喜欢,尤其是满姐成绩每次都比她好,而且每次考完后都要吹牛皮。

    “哥哥全县第一都没考上,你连全校第一都考不到!对了对了,棋棋姐还肯定比你更厉害。”

    牛皮鬼也有牛皮哄哄的资本,满妹就有这种牛皮哄哄的资本,得意洋洋道:“张棋算什么?上次竞赛还不是考不过我?”

    嗯?李家明在前面听得嘿嘿直乐,以后的大学都会扩招,过两年等自己在北平混好了,把她们几个的户口转过去,满妹还真说不定有机会进北大。

    见开车的哥哥直笑,说不过满姐的小妹连忙拉帮手,趴在哥哥脑袋边叫道:“哥哥,满姐讲她考得上北大,是不是吹牛皮?”

    三个刚小学毕业的小妹子,居然就想着六年后的高考,这事好!

    “嗯,这不叫吹牛皮,这叫志向远大!满妹,有志气,五哥以前读五年级的时候,还只想着考个重点大学呢!”

    ‘耶’、‘砰’,娇纵惯了的满妹刚兴奋的尖叫,又捂着被撞疼的脑袋瓜子眼泪花花,乐得小妹和金妹笑成一团。

    同样‘呵呵’直笑的李家明将三妹妹送回家,任由她们叫上几个小伙伴,继续在院子里的水泥地滑冰,哪怕是太阳晒得人脑壳都发晕。李家明停好车回了家,甚至还羡慕她们的疯癫。哎,其实四哥有句话是至理名言,人的一生就应该完整,她们这几个小妹子就应该有个疯疯癫癫的少女时代。

    ………………

    大喜至大失望,虽然能够冷静、理智对待,但要李家明完全象平常样,那也是不可能的。去省城、帮王老师的忙、跟老柳谈判,那都是趁着一股报复劲头上的事。

    如今毁了宋小军不应该得到的东西,顺便给柳本球挖了个深坑,也算是出了口恶气,两天才睡三四个小时的李家明往床上一倒就蒙头大睡。

    经历过高考的邓灏,为妻弟的天才而高兴,也很能理解妻弟那种紧张。见李家明回来打了个招呼就进书房,刚睡完午觉的邓灏,也没上赶着谈专利、销售公司的事,拿妻弟的车钥匙去了公司,跟几个技工商量整合生产线的事。他可不是曾春、刘新他们,从这公司一成立开始,就在销售、生产两个公司里都占了股份。现在公司生产效率满足不了生产需要,就得他这个学机电工程的人来解决。

    李家明的大姐很为弟弟而骄傲、兴奋,从下了飞机起,就说个没停。明伢高一就能考得赢高三的读书伢子,还有绝对把握能考复旦,从小就厉害得不得了的老三读了三年,也才考个同济咧!

    “明伢,夜边回去不?”

    “明伢”

    正看电视的大姐没听到应声,起身到他书房一看,连忙把空调关小点、帮他盖上毯子又将房门关上、将电视机声音调小。自从明伢跌了那一跤后,真跟村上老人家讲的那样,跌醒了宿智,懂事又争气。五年来,不但带着弟弟妹妹们努力读书,他自己也那么认真,现在终于能考北大了咧!

    要是今年考得起,那就是比家德还厉害,啧啧,那还得了?

    没多久就快到三点了,楼下疯玩的三个小妹子回来了。三个小疯子嘻嘻哈哈地冲到浴室里继续闹,等三人洗好了澡、穿着小妹的衣衫,披头散发地去了做作业,更让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剧的大姐高兴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